2019/09/16
作者:hoopjunkie

30%的Shaun Livingston,已經足夠

Livingston的幸運,來自他還能夠在場上奔馳,但是每次看到他的身影,都不由得不想起Grant Hill、Penny Hardaway這樣的球員。我們後來所見到的,很可能只是30%的Livingston,同樣的,我們見到的Grant Hill和Penny,或許都只有他們蒙受重大運動傷害之前的一半而已。如果他們未曾受傷,會是什麼樣的球員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年輕時總是介紹崛起、有未來性的球員,覺得不把他們寫出來讓大家知道,就是失職,胸口也有股鬱悶。年紀漸長,就像參加的婚禮愈來愈少、喪禮愈來愈多一樣,反倒是辭世的樂手、宣布退休的球員,才會激起一丁點寫作的慾望,因為如果那一刻不記錄點什麼,就像是錯過交流道,即使還有下一次機會,但整個過程和感覺都不對了。

所以今天的主角是Shaun Livingston,這個幫金州勇士拿了三座冠軍,昨天才宣布退休的球員。

NBA歷史上類似Livingston的球員並不在少數,他就是個生涯夠長,績效相當穩定,值得信賴的高替補控球,是每一支成功隊伍和冠軍隊伍都不可或缺的綠葉;像勇士隊自己的教頭Steve Kerr,當年在芝加哥公牛也是這種角色。

不過我對Livingston總有著一份特殊的感受。他於1985年9月11日出生在伊利諾州的Peoria,你會很驚訝的發現,雖然感覺上他在NBA已經打滾了很久(確實有15年之久),但今年也才34歲而已。

高中時期的Livingston名滿全國,2004年高三那年,他是全美排名第二的高中生,第一是Dwight Howard;附帶一提,第6名是當年被大炒特炒,被喻為下世代超級控球的紐約街頭英雄Sebastian Telfair。眾所周知,Telfair被炒作過頭,後來的表現極其令人失望,但看這排名大概就知道Livingston當時的功力。

另一件眾所周知的事是,我是杜克迷(更精確的說法,其實應該是K教練迷,簡稱K粉;因為我對Mike Krzyzewski的崇拜超過對杜克大學男籃的喜愛)。Livingston原本選擇加盟杜克,這讓我非常興奮。沒想到,後來他決定不念大學,直接投入選秀,在當年NBA選秀的首輪第4順位,被洛杉磯快艇挑走。

以一名首輪第4順位球員的標準而言,Livingston雖然擁有身高201公分、雙臂翼展達到恐怖的211公分的條件,在上場時間和場上表現兩方面,發展都不順遂。然而最驚人的事發生在2007年2月26日,他在快艇出戰夏洛特山貓的比賽中快攻,卻不知為何以極其詭異的姿勢落地,左小腿竟然扭了整整90度的角度,那大概是我看過最可怕的NBA球員傷勢,後來只有穿刺性骨折的Paul George可以比擬。

(有關他受傷的畫面,實在很驚悚,我幾乎不想再看第二次,有興趣的人可以去Youtube搜尋。)

Livingston的左膝蓋可說是全毀,前後十字韌帶、膝蓋軟骨…可以受傷的地方無一倖免,傷勢嚴重到快艇防護員在第一時間衝上場目擊之後,當場流淚不止。十個人裡面應該會有九個半,認為Livingston生涯就此再見,醫師檢查後也確實警告Livingston,他的左腿最嚴重有可能要截肢。

當然沒有截肢,但他光是要重新走路就花了好幾個月,一年半之後能夠重返NBA球場,已經算是奇蹟。自此之後,Livingston不得不改變球風,體能不再是他能夠仰賴的武器,必須多動腦子,也就有了我們看到的穩健球路、省力打法;他的生涯命中率高達48.6%,對一名後衛而言是非常不得了的紀錄。

生涯平均每場6.3分、2.4籃板、3助攻的成績單,實在不是什麼很好看的數字,卻也沒有人能夠否認Livingston在場上的貢獻。籃球正如同其他運動,從來都不是只靠數字就能論高下的。

Livingston的幸運,來自他還能夠在場上奔馳,但是每次看到他的身影,都不由得不想起Grant Hill、Penny Hardaway這樣的球員。我們後來所見到的,很可能只是30%的Livingston,同樣的,我們見到的Grant Hill和Penny,或許都只有他們蒙受重大運動傷害之前的一半而已。如果他們未曾受傷,會是什麼樣的球員呢?

這可能只是多慮,沒有受傷的Livingston,搞不好只是另一個只會揮灑身體天賦、腦沖血的傢伙,老天讓他受傷卻因此得以擁有15年的生涯,也算是一套很不錯的人生劇本。

30%的Livingston,或許已經足夠。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