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6
作者:久保

尼泊爾男足能贏而我們輸的各種場外理由

9月10日(週二)晚間9:00前後,臺北田徑場的觀眾席傳來噓聲,中華男足彎腰向觀眾道歉。關心臺灣足球的民眾,在賽後檢討或批評的聲浪,鋪天蓋地席捲中華足協。

請繼續往下閱讀

9月10日(週二)晚間9:00前後,臺北田徑場的觀眾席傳來噓聲,中華男足彎腰向觀眾道歉。關心臺灣足球的民眾,在賽後檢討或批評的聲浪,鋪天蓋地席捲中華足協。低潮度過中秋佳節的中華足協與中華男足,10月中旬與B組最強的澳洲男足對賽,倘若連三場且大比分落敗,無疑加重了關心臺灣足球民眾的怒火。賽後檢討總有怪政府不重視、沒給錢、沒職業聯賽等說詞,可是尼泊爾足協的近況,連同新近客場進2球取勝中華的尼泊爾男足,卻告訴我們這些說詞是似是而非的理由。

 

一、政府不重視一直是錯誤認知

 

許多國家鼎力支持足球競賽,乃是替政府或領袖宣傳,以足球場作為凝聚國族意識的場域。本世紀以來的國際體育競技機構,為了擺脫往昔國際政局的諸多難題,由成員國制演進成為如今的會員體制。我國以中華臺北(Chinese Taipei)會籍,自大洋洲足聯重返亞足聯,亞洲足壇早已今昔迥異,在本世紀紛紛推動足球產業,走向足球聯賽職業化之路。我國政府近年有心推動,卻也無奈於中華足協內部紛雜,給予再多的經費都是枉然!

首先,中華足協坐領教育部體育署補助,近3年來都是年年約略1.3億新臺幣,相當於420萬美金的高額。中華足協獲得教育部體育署的補助款,近年更是遙遙領先各單項運動協會,卻也養出財源自籌率超低的中華足協大米蟲。若非邱義仁理事長的政治號召力,中華足協職員有誰能讓官方持股較高的華南銀行,願意贊助300萬新臺幣給予中華男足9月主場賽呢?其次,行政院有前瞻計畫足球分項,教育部體育署也有既定年度預算編列與運動發展基金,補助足球運動設施與活動的相關經費。第三,各縣市政府也都有編列預算,教育局處推展校園足球運動,體育局處主持足球運動競技,各有功能且如此運作行之有年。

尼泊爾主場的重建預算比政府每年補助中華足協1.3億新臺幣多?

若要批評我國政府不重視、不投資足球運動,到底是個人想像呢?還是過時思維作祟?在9月10日中華輸尼泊爾男足2分之後,敢問尼泊爾足協難道會比中華足協更有錢?甚至像中華足協獲得國際足總、亞足聯、教育部體育署三方補助逾1.7億新臺幣嗎?現今中華足協債臺高築,原因恐怕與自籌財源能力有限,提報教育部體育署的預算執行,缺乏開源節流有著密切關係。只是9月10日輸給尼泊爾男足之後,再也找不到掩飾中華足協失能的藉口。

 

二、「沒錢萬萬不能」適用尼泊爾足協?

 

足球職業運動發展至今,國家政府重視投資之餘,更要民間投入運動產業,才有推動業餘聯賽朝職業化發展的可能。過去的輿論總是批評政府不作為,沒有投入大量資金發展足球,可是2015年尼泊爾發生廓爾喀大地震,致使該國政府為了舉國重建,財政窘迫到尼泊爾男足主場重建,歷時數年至今仍在趕工著……。

2015廓爾喀大地震後舉國重建也包括加德滿都盆地內的尼泊爾男足主場

此時要說尼泊爾足協給予尼泊爾男足的經費,難道會比中華足協給予中華男足來得多嗎?這次若有讀者想護航中華足協,麻煩參照尼泊爾男足球員對該國媒體敘述的困境。既然如此,我國足球發展乃至職業化的推動,難道非得政府挹注大量資金,給予中華足協行之有年的揮霍,才有望催生臺灣的職業足球聯賽嗎?無論是尼泊爾、柬埔寨還是朝鮮等國家,都給予我們很諷刺的答案:沒有錢誰說不能!

尼泊爾的足球環境未必優於臺灣卻是國民從事的主流運動

當中華足協連邁出人事鼎革的第一步都沒有勇氣,中華足協方秘書長連完全負責的勇氣都欠缺。路易斯.蘭卡斯特(Louis Lancaster)總教練毋須歸咎於非上場球員,總教練就得扛起輸球與觀眾數下降的責任。關心臺灣足球的國民之所以怒火燎原,在於中華男足總教練的調度,中華男足球員賽場表現的態度,無關乎場館周邊環境的改變。中華足協方秘書長賽後數日,私下辯稱教練團人選的決定,乃是中華足協全體決策,卻忘了自己仍然是最後拍板定案的簽章負責人!如今方秘書長不敢負起全責,卻要拖著中華足協全員下水挨罵,作為中華足協行政決策者,適任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