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6
作者:alonetogether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兩隻貓熊

而Federer跟Nadal之間所散發的善意,卻又跟前輩們不大一樣,對Federer與Nadal的關係描述,Bud Collins舉了一個相當跳tone,但卻又令人莞爾一笑的例子(儘管當事人可能不同意):他認為在這個愛與和平的年代,每當看見費納兩人,都會讓他聯想到兩隻玩在一起的大貓熊! 他們在場上真槍實彈地對決,他們喜歡彼此,他們尊敬彼此,他們賺了非常多錢,但那中間卻沒有妒忌,這對Collins來說,絕對是最神奇的事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神秘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愛與和平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我不要愛,也不要和平?

當被問及對Jimmy Connors的看法有何回應時?Roger Federer很清楚地表明,愛與和平的年代並不是突然憑空而降的,它是長期有意為之的產物。我總是認為,當年輕的選手踏入職業網球這一行時,對他們友善,比讓他們感覺巡迴賽像地獄要來的好,而我想這樣的想法也漸漸傳到Rafa和其他球員身上。網球無疑是一項艱難的運動,但最終它仍舊只是種運動,生命中還有許多同樣重要的事!Federer這樣說。

也因此在費納的年代,你常可以看到Federer在選手休息室用推車推著他的小孩,或者看到就在幾公尺外的Nadal,正吃著那一大盤拌著橄欖油的義大利麵。Nadal看足球轉播時會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緊張地跳上跳下,他也不管在他身旁的、等下要上場跟他比賽的選手,是世界排名第五還是排名第兩百五,他對待每個人的態度都是相同的。

Nadal也聽到Connors有關費納之間的敵意”太輕微了”這樣的評語,他認為敵意的輕微與否,端視對戰的選手們要不要將他們給推到極限。在其他的運動領域中,也許敵意會溢出球場/球賽的範圍,但他跟Federer彼此都很清楚,網球賽就只是一場網球賽,而欣賞對手的表現,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了,Nadal很欣賞Federer,那是因為Nadal職業生涯中有許多偉大或難忘的片刻,是與Federer(通常他是站在球網對面的對手)所一起共度的!他們讓所有的事情在場上解決,球賽一旦結束,所有的事情就留在球場上了。Novak Djokovic也反駁了Jimmy Connors:每位選手都要追求更好的表現,也期望最終能夠拿下冠軍獎盃,但這並不表示你可以不尊重你的對手,在比賽中你必須展現出尊嚴與公平,因為這正是網球比賽所擁有的最美好特質。

然而Jimmy Connors並不孤獨,還是有選手持不同看法,好比說Ernest Gulbis,他就說:我尊重Roger、Rafa、Novak和Murray,但對我來說,他們都是很無聊的球員!看樣子愛與和平年代似乎令Gulbis難以忍受,那簡直有點像是笑話,Gulbis接者說:是Federer這位來自瑞士的完美紳士開啟這風潮的,我重覆一次,我尊重Federer,但我不喜歡現今所有的年輕選手都要模仿他。如果我贏了,球網對面那個傢伙就被我送回家了,那是血淋淋的現實;如果我輸了,我可沒興致對這一切感到”感激”,在球場上,那是戰爭,我希望賽前或賽後訪談能夠像拳賽的訪談一樣,充滿了情緒與血光!而對此Rafa的回覆就跟他的左手正拍一樣,沒那麼客氣了,西班牙人這樣說:我想這是因為看待世界的價值觀與方式不同,或許他(Gulbis)是來自另外一個文化吧?每個人都能自由地表達他的意見,但他在訪談中所表現的態度,對青少年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模範,不管是不是故意的,青少年都會觀察我們,他所說的,不管是在”模範”或者”教育”的面向上來看,都是徹頭徹尾錯誤的!

Bud Collins,網球界最鼎鼎大名的記者之一,數十年來他專注於網球的報導與寫作,他認為Connors與McEnroe之間有恨意,Connors和Lendl之間有恨意(而且還很多),McEnroe跟Lendl之間也是一樣,但那個年代卻是網壇最美好的年代之一!在1970年代,Connors從來不尊敬任何人,McEnroe也是一樣,就連Lendl,這個高瘦又安靜的捷克人,Collins也不認為他會打心裡尊敬他的對手,那是一個不同的年代;而Pete Sampras和Andre Agassi,他們從孩提開始,幾乎一輩子在場上互相對抗,但他們的關係卻顯得有點冰冷且遙遠,Sampras認為他打出的比賽比較好,但Agassi卻比較受歡迎,對此Sampras並不喜歡這樣,而Agassi,也不喜歡這樣。

而Federer跟Nadal之間所散發的善意,卻又跟前輩們不大一樣,對Federer與Nadal的關係描述,Bud Collins舉了一個相當跳tone,但卻又令人莞爾一笑的例子(儘管當事人可能不同意):他認為在這個愛與和平的年代,每當看見費納兩人,都會讓他聯想到兩隻玩在一起的大貓熊!

他們在場上真槍實彈地對決,他們喜歡彼此,他們尊敬彼此,他們賺了非常多錢,但那中間卻沒有妒忌,這對Collins來說,絕對是最神奇的事了……

(下回待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