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7
作者:亞倫

臺灣足球的梯隊接班、產業發展與職業化之探討

一場球賽引起各方檢討的原因?足協主管、球員該有的態度?足球選手、教練到票房的養成方針為何?我國足球有何可能強化發展?就讓下文探究我國足球職業化目標難以兌現的現實治理困局。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言:「一場想要興奮最後卻輸掉比賽的餘波盪漾」

中華男足的近期國際賽事,相信關心足球的民眾,心情肯定是五味雜陳。球隊無論在訓練和比賽過程中多努力,結果卻是差強人意的情況下,或許還不會有這麼多基層球迷跟媒體專欄作家,齊集撻伐中華足協甚至是要求總教練下台負責。主要原因被認為是該贏的比賽沒贏、比賽前講大話!可以參閱這篇:「蘭卡斯特談世預賽戰尼泊爾:這是場重要的比賽,我們期望打造出讓球迷興奮的球隊」

原先想要提早進球卻被對方更早進球,破中華男足最快被進球的紀錄。
興奮起來!(圖片來源:TVBS新聞台)

一、事後檢討是帶風向?還是檢討球迷?

賽後中華男足隊長也代表球隊表示讓球迷失望了!親口說出「對不起」。不過各界對於賽後的檢討文章,更是如夜襲般的滾滾而來,如:「中華0:2尼泊爾男足賽事簡易紀錄與省思」「尼泊爾男足能贏而我們輸的各種場外理由」等文章,針對尼泊爾賽後進行各方面的檢討,不過中華男足隊長-陳柏良也在自己的Facebook粉絲專頁針對專欄作家以及球迷的檢討文,認定他們是在帶風向、試圖讓球迷不進場看球。既然如此,我們先來看看曾經的中華棒球隊長-彭政閔身旁的國家隊選手們,對於「恰哥」國際賽的態度及看法:

看完之後,我們再來比對一下身為中華男足隊長在Facebook粉絲專頁發言,認為贏球代表實力和運氣的展現,雖敗猶榮則是大家用來安慰的說法。這種雙重標準的言論,難道代表輸球不該檢討嗎?現在中華男足隊長去檢討作家跟球迷,覺得人家有利可圖沒拿到才來帶風向?都已經是身在中國甲級足球聯賽的職業球員,又是中華台北男子足球國家隊隊長的頂級選手,怎麼會是輸球檢討民眾呢?我的老天啊!這樣臺灣足球還妄想談產業化?原來球星可以直接跟潛在的消費族群槓上,真的是好棒棒!

職業運動的衣食父母來自消費群眾,對於各式批判的態度不是檢討民眾,而是深刻反省。
(圖片來源:電影「功夫」)

很努力、很用心就不需要檢討?這是不論輸贏都要反省,因為臺灣的足球並不是一場比賽,或是政府喊說幾年達成目標,就可以進軍亞洲足球的前段班。全國必須要有永續經營的理念,替足球後進鋪墊未來,他們才有可能替臺灣走向更遠的目標。

 

二、「選手梯隊接班與產業人口金字塔」

來談談梯隊接班,下面這張圖表示筆者根據我國唯一職業運動-棒球所整理的「運動產業人口金字塔」,如果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是整個金字塔的頂端,表示下面在不同年齡層的人口基數需要達到一定的數量,才能撐起這個運動項目。只有運動產業人口金字塔的底盤大,金字塔才能累積高度,進一步在國際賽成績上屢有斬獲,確保國內舉辦賽事的票房穩定成長。這樣才可能討論到該項運動,是否應往職業化前進?

若我國足球欲職業化,可參考棒球的發展脈絡進行評估。
(圖片來源:筆者自行整理)

可是,這次中華隊對上約旦跟尼泊爾的官方公布進場觀眾人數,在2022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第二輪的第一場對上約旦約為5,500位、第二場對上尼泊爾約為4,400位。如果連國家隊的國際賽進場觀眾數,是如此難以盡如人意、成績又不理想的狀況下,未來職業賽事在平日和假日的票房更加堪憂。

空蕩蕩的球場並不是有人號召不進場,而是過程沒有讓球迷感受到拼勁。
(圖片來源:筆者友人9/10於臺北田徑場現場拍攝)

 

三、「基層教練(Coaching)人才培訓分級制及定期回訓」

從筆者上一篇文章:「從產業視角看足球 基層推廣與草根教練培訓的關聯性」有大略勾勒出足球運動如何從基層的興趣推廣,接著養成運動習慣、再到校隊、俱樂部的技術訓練等等。如何在我國普遍家長在升學主義的傳統思維中,找尋推展運動習慣、建立運動文化的道路?或許108新課綱在課程規劃以及學童面對生涯選擇時的各種路徑,是可以透過專業規劃和教育養成達到讀書以及運動不衝突,甚至是1+1大於2學習效果更佳的情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