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6
作者:JC 江納森

原來只是拖延症患者 - 夏洛特黃蜂暑假作業

這季運動視界把回顧跟前瞻結合,主題是各隊的暑假作業,作者則是扮演「老師」的角色評量學生成績。好,如果我是黃蜂隊的老師,收到這份暑假作業之後我可能會引咎辭職......。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季運動視界把回顧跟前瞻結合,主題是各隊的暑假作業,作者則是扮演「老師」的角色評量學生成績。好,如果我是黃蜂隊的老師,收到這份暑假作業之後我可能會引咎辭職......。

不論中外媒體,今年給予黃蜂暑假作業的評價普遍都是「爛」,排名最後的那種爛。但是爛這種評價其實不足以形容黃蜂今年的操作,爛也不是黃蜂球迷甚至媒體集體崩潰的原因。除此之外,黃蜂今年暑假的操作也讓那種會願意做功課了解球團之所以作出某些動作背後原因的球評都面臨心靈崩潰(對阿步我就是在說你)。

沈澱了兩個月,想想為什麼?大概就是發現這支球隊的操作邏輯跟策略似乎落後聯盟兩個時期以上...。

前一個時期的強隊(也就是目前比較強那些)大多是靠著在自家選秀挖掘核心級潛力,然後利用薪資紅利簽下高級自由球員往攻頂之路邁進。最新世代的操作法更注重球隊本身的吸引力,在頂級球星即使在合約中都有類似自由球員的自由度時,徹底坦到谷底追求高潛力新秀的做法風險更高,更多球團(工作環境)是靠著對球星的吸引力建構足以爭冠的陣容。

黃蜂呢?

新任總管 Mitch Kupchak 在上個球季臨危受命後動作頻仍,在資源限縮的狀況下仍然取得不少屬於未來的正資產。這讓球迷期待一個球團大展身手的球季,結局卻是帶給大家一個「毫無反應,只是個屍體」的一個球季。

跟暑假。

老庫大展身手的暑假回顧:《改變,從放棄Dwight Howard開始

差一點合作的兩人

黃蜂的困境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上一代總管 Rich Cho 「先養選秀培養核心陣容,再由自由市場補上拼圖」的方針確實一步步在執行,只是很可惜選秀眼光不足球隊只養出 Kemba Walker 跟 Cody Zeller 這 1.5 個真主力,MKG、Bismack Biyombo、Noah Vonleh、Frank Kaminsky 這幾個高位選秀都是失敗作收。

第一步失敗後,球團沒有勇氣(當然球團要找回黃蜂名字與視覺,戰績自然不能太差)直接翻盤再來一次,進行第二步時又把大筆薪資錯壓在 Nicolas Batum 身上,造成一個戰力不上不下,戰績也不上不下,薪資卻緊繃到很難動彈的困境。

解決困境的方法有兩種,一是交易掉陣中明星早早重建,文章前面提到的第一種標準建隊法(其實也是黃蜂上一代的方法啊...)。二是球隊重組且戰且走,也許靠著優秀的團隊文化與工作環境在交易市場賺上一把。黃蜂去年攢了一些籌碼,這兩條路看似都派得上用場,結果...這些籌碼什麼都沒動只是擺著。

老庫跟阿華兩次的交手都沒什麼好下場
老庫跟阿華兩次生涯交錯都沒什麼好下場

從聯盟歷史長河來看,黃蜂的困境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但球團處理方法真的不理想。如果走第一種組隊方式,陣中即戰力就可以及早拍賣換籌碼,但是黃蜂不果斷,放著卡死的陣容繼續走。第二種呢?更只是虛應故事。

上個球季其實黃蜂打出這三個沒進季後賽的球季以來最優的表現,Tony Parker 的領導力跟第二持球點的角色幫助球隊不少,菜鳥教練 James Borrego 大膽嘗試陣容的做法功過難定但整體表現已屬及格以上頂尖未滿。但季中曾經「無限接近」交易來 Marc Gasol 後卻因籌碼不如暴龍而最終補強失利。

最後只靠著球季末重用年輕球員死馬當活馬醫打出一波衝擊季後賽的攻勢,但最終還是以一勝之差被拒於東區八強(這甚至不算太難的任務)之外。

交易 Gasol 失利只是剛開始,黃蜂在第二種組隊模式上的虛應故事才正開始呢。

延伸閱讀:《沒有,我只是看看 在截止日的無作為之後

黃蜂即將進入Scary Terry時代

暑假作業:隊史最重要的自由球員

Walker 是一個有缺陷的球星。大概就只有180公分(或以下)的身高在防守對位跟繞掩護上就是有無能為力的時候,他有傳球意識但卻沒有組織大腦。他可以單打可以無球投籃非常精準,這可以是一個優秀的二當家,當作一哥卻不是完全理想。

我們可以理解 Michael Jordan 不願意給 Walker 頂薪或超級頂薪(這還是一個天份沒那麼頂尖的地才自己掙來的資格呢)的原因,豪華稅絕對只是藉口,黃蜂有太多方式可以避稅,主要就是不認為球隊該放那麼多薪資在他身上。但是當 Khris Middleton、Tobias Harris 這種二三當家等級的球星也能拿頂薪時,黃蜂雖然開出五年,但年均薪卻低於他隊能負擔的四年頂薪時,不只 Walker 會灰心,其他在選老闆的球星也看在眼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