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8
作者:Red Bull

F1 2021年新規,將如何改變這項運動?

F1世界錦標賽至今70多年,賽車運動最重要的賽車技術規定,在一定的基準下不斷微調。就本質而言,賽車工程與細部技術都會進步與發展,幾乎每個賽季都會有微調。 但就算如此,每隔一段時間,規則還是要做一次較大的修改。這像是一顆重置鍵,按下去讓技術規則轉彎,賽車運動從進化變成革命。2021年將迎來一次大變革,現在車隊已經可以得知新規的詳細內容,並開始研究規則與安排研發流程。 2021年規則改變,特別針對賽車外型做調整,希望讓賽車外表更吸睛,當然,主要目的是試著讓比賽變得更好看,這是我們車迷期待的方向。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些運動的規則就像刻在石頭上,就算只是微小的改變,也需要斤斤計較。不過,F1不盡相同。

F1世界錦標賽至今70多年,賽車運動最重要的賽車技術規定,在一定的基準下不斷微調。就本質而言,賽車工程與細部技術都會進步與發展,幾乎每個賽季都會有微調。

但就算如此,每隔一段時間,規則還是要做一次較大的修改。這像是一顆重置鍵,按下去讓技術規則轉彎,賽車運動從進化變成革命。2021年將迎來一次大變革,現在車隊已經可以得知新規的詳細內容,並開始研究規則與安排研發流程。

2021年規則改變,特別針對賽車外型做調整,希望讓賽車外表更吸睛,當然,主要目的是試著讓比賽變得更好看,這是我們車迷期待的方向。


 

更緊湊的賽車競逐

F1的主要問題,或者更精確地說,是最大的挑戰,就是不斷在追求兩項互相衝突的目標。一方面,想要打造這個星球最快的賽車;另一方面,又渴望上演最扣人心弦的比賽。然而,多數時候前者會阻礙後者。

13場大賽勝利者David Coulthard,為我們總結。「我認為有一個要點非常清楚:賽車能彼此競逐是好比賽的關鍵。這會跟『F1想要打造世界上最快賽車』產生衝突,這代表賽車需要有最複雜的空力設計,這完完全全與『緊湊的比賽』互相違背。」

在F1「超車」不應該太簡單,但過去幾年的觀察,一直有聲音認為,現在要超車似乎變得太困難了。這個問題很大一部分要歸咎於「亂流」,F1賽車的空力設計要在平穩、一致的氣流下,才能發揮最大作用。

這是單座賽車既有的問題,因為前輪會破壞氣流並製造亂流。因此車隊花大把時間試著把亂流往外推,讓賽車的氣流保持平穩。

賽車獨自跑的時候很有效,但這概念在比賽時就會被破壞,賽車近身肉搏時需要穿過混亂的氣流。越接近前車,「亂流」就越嚴重,這會讓空力設計的效能失效,導致超車變得非常困難。所以,2021年的空氣力學規則,旨在推動車隊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產生下壓力。


 

地面效應

F1將以「地面效應」取代複雜的前翼與側箱導流板,未來下壓力將會從車底產生。這會減少對他人的影響-是一種能實現更緊湊比賽,但不影響速度與性能的方式。

FIA單座賽車技術首席Nikolas Tombazis解釋說:「車底會有個擴散器,形成一個文丘里式的通道,從最前端到尾端,

基本上,(2021年的賽車)會把原本(2017年的數據)緊隨前車失去的50%下壓力,縮小至5~10%。因此,我們會大大減少緊跟前車所喪失的下壓力。」

F1最後使用「地面效應」的時期,是在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期,這項技術在導入平底版後被禁止,因為要抑制賽車越來越快帶來的高危險性。

現在的計畫是,用擴散器將文丘里隧道將的氣流導向比現行賽車更高處,搭配其他零件,譬如輪圈蓋,前車產生的氣流將更窄更高,能讓後車在更「乾淨」的氣流中緊隨。

Tombazis說:「我們創造兩道渦流,讓大量輪胎的氣流抬升,高過尾隨賽車的高度。就結果來說,後車將會有更平穩的氣流。」

Coulthard認為,駕駛「地面效應」賽車的感覺,應該跟現行賽車不會有太大不同。

「車手不會感受到下壓力產生自賽車上方或底板,他們只會感覺到有下壓力。或許,尾流的效果可能會有些不同,但我不知道會有多大的影響。橢圓賽道賽事擅長在高速行駛時跟隨前車,所以我們或許能從美國那學到些東西,這可能是我們要耐心等待並觀望的地方。」

 

輪胎與激情

超車-與缺乏超車-不是過去幾年車手會抱怨的唯一問題,他們還想要磨耗更緩,但提供更多抓地力的輪胎。第二點已經長期在車手的願望清單裡了,比我們想的還要久;而自2011年Pirelli接替Bridgestone後,前者就已經是個趨勢了。2021年,F1將改變輪胎的概念,同時也會改變輪胎的設計美學,輪圈從13英吋改成18英吋,想藉此讓賽車更吸睛。

「我們正與Pirelli進行深度討論,關於如何讓輪胎更容易進入比賽狀態,並且不會降低或強迫車手做太多輪胎磨耗管理,」Tombazis解釋:「輪胎需要更寬的工作範圍,而不是像現在這麼敏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