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7

【Wellcon 會客室】恢復才是關鍵 鐵人王志袁:「希望我還有下一個 10 年。」

以業餘選手之姿在鐵人界打滾多年,並拿下多項輝煌成就的王志袁,有個比起本名更響亮的稱號——J 帥。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業餘選手之姿在鐵人界打滾多年,並拿下多項輝煌成就的王志袁,有個比起本名更響亮的稱號——J 帥。說起 J 帥,其實近幾年已經很少現身公眾場合,參與的賽事多半以國外為主,但奇怪的是,他在鐵人界的名氣卻居高不下,是許多鐵人玩家追隨的目標。

30 歲前的三項挑戰

攤開 J 帥的運動生涯,要從 2008 年的第一場全程馬拉松說起。那時正就讀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的博士班,在生活看似一切穩定的情況下,交往多年的女友卻突然提出分手,這對當時的 J 帥來說,無疑是個難以接受的打擊,不過也因此打開通往鐵人之路的大門。

為了緩解失戀帶來的痛苦,他開始嘗試長距離的跑步運動,試圖透過折磨身體來蓋掉心痛的感受,每次都用盡全力地往前跨步,將自己逼到極限,直到喘不過氣。而也是那個時候,他決定在 30 歲前完成三件事:馬拉松、鐵人三項、單車環島。

即知即行的個性,讓 J 帥馬上在 2008 年底挑戰 ING 臺北馬拉松(即現在的臺北馬拉松),更以 3 小時 21 分的好成績完成人生初馬。說起當時感受,J 帥連一秒都不猶豫地說:「很痛,痛死了!馬拉松真的是非常痛苦的運動。」還記得完賽後腳底起了一顆大血泡,拖著歷經 42 公里早已沒有力氣的身體,到醫務站請工作人員協助處理,全身就像被卡車輾過般的痛不欲生,更是逼出 J 帥的男兒淚,「我跑馬拉松只哭過兩次,一次是初馬,一次是破三。」

而 J 帥的第一場鐵人三項,發生在 2009 年的苗栗明德水庫,整個過程讓人哭笑不得!在比賽前從來沒游過開放水域,第一次便直接獻給鐵人賽,實在是勇氣可嘉,但也因為如此,讓 J 帥下水後,面對踩不到地的恐懼和大家又踹又擠的壓迫下,直接想棄賽上岸,「水很髒,根本是伸手不見五指!」

此時,一旁的救生員簡直是一盞閃著耀眼光芒的救命燈塔,沒想到他卻堅持不讓 J 帥上岸,「不行,你不可以放棄。」僵持了一陣子,J 帥只好說:「那你魚雷浮標借我。」不料,救生員居然回答:「不行,這是要救人用的。」逼得 J 帥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但幸好有這段緩衝時間,使他慢慢冷靜下來,仔細思考棄賽後可能會產生的感受,或許會因為這樣一輩子都無法克服開放水域的恐懼。最後,他打起精神安撫內心的懼怕,拉著水道繩,用蛙式慢慢地向前游,也順利完成接下來的騎車和跑步。

這場賽事以 3 小時 01 分 52 秒完賽,分組 11,不禁令人好奇,若在一開始的游泳沒有太多猶豫的話,會有什麼樣的成績呢?雖然時間沒有辦法重來一次,但非常值得的是,這樣的結果反而激起 J 帥的挑戰欲,馬上投身兩個月後的第二場標鐵賽,接著便一場又一場,直到現在成為許多鐵人學習的目標。回想起來,或許也要感謝當初死都不讓他棄賽的救生員,才能有今天的成就吧(笑)。

堅持很難 但放棄更難

非體育科班出身,卻在鐵人領域贏得多項傲人成績,相信背後勢必需要付上許多辛苦代價,特別是準備迎接每一場比賽的事前訓練。談及在練習過程中,是否曾經動過放棄的念頭?J 帥坦言道:「常常會想放棄,在很辛苦的時候也會問自己,靠腰,我到底在幹什麼?」但是這些疑問最終都抵不過身體的誠實,往往到了訓練時間,就會自動自發地進行今天的課表,或許就像每天的刷牙吃飯洗澡一樣,訓練早已是生活的一部分了。

在堅持與放棄,一左一右相互拉扯下,J 帥已經比任何人都了解,鐵人之於他,要堅持很難,但放棄更難,心是誠實的,喜歡就是喜歡。曾經有很多人私訊過他的粉絲團,詢問「很累了,不想練該怎麼辦」,他總是十分率性地回答:「不想練就不要練了。」如果真心喜愛一件事,大概兩三天不碰觸就會開始想念,不需要刻意賦予熱血或動機在上面,這才是內心真正渴望做的事;反之,就代表或許不適合,也不喜歡,那就更不用浪費時間勉強。

名氣愈大 愈有責任感

細數 J 帥在鐵人領域獲得的獎項,從國內到國外真是不計其數,這樣的成績自然帶來許多關注,除了詢問訓練的方式與心得外,當然也有不少讚美和鼓勵。過去 J 帥在接受訪問時曾說過自己「想要紅」,但現在卻一心一意地保持低調,「我很怕被別人捧,因為被捧,就會容易自滿,自滿就會帶來自負,自負就不再進步了,這是很可怕的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