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4

【Wellcon 會客室】活出自己的生命 雷理莎:「追求夢想,當孩子最好的榜樣。」

一個看起來時常會出現在台北信義區購物的女孩,實際上卻是個喜歡騎著機車,穿梭擁擠街道,以及天天換上跑鞋,認真堅定且對運動充滿熱情的跑者。力與美這兩種力量,被她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是雷理莎。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很難不被雷理莎的外表吸引,立體的五官、纖細的身材、浪漫的捲髮,似乎所有女生夢寐以求的樣子,都呈現在她身上了。採訪當天下著大雨,問及怎麼前來,一個從未想過的答案從她口中說出:「騎車。」看到我驚訝不已的表情,她連忙補了一句,「我很喜歡騎車,別擔心!」

一個看起來時常會出現在台北信義區購物的女孩,實際上卻是個喜歡騎著機車,穿梭擁擠街道,以及天天換上跑鞋,認真堅定且對運動充滿熱情的跑者。力與美這兩種力量,被她發揮得淋漓盡致,這是雷理莎。

我是運動員 不是天才跑者

細數雷理莎的相關報導,除了曾在全中運締造 1,500 公尺三連霸的勛績外,總是可以看見「混血」、「美女」等形容詞。對於與身俱來的美貌而產生的焦點,她有著不一樣的看法:「我在做什麼,跟我的外表一點關係都沒有。」

比起這些讚美,她更喜歡被稱作「運動員」。因為外貌不用特別花上力氣,伴隨出生就開始,甚至隨著年紀、時間,終有淡去的一天。但運動員代表的意義則是扎扎實實地付上代價,一種自己替自己爭取來的價值,榮耀或許有一天會逝去,不過堅毅的心智卻能一輩子存留。謙虛的雷理莎也表示:「可能是我還不夠努力,成績不夠突出,讓人覺得可以蓋過我混血的頭銜。」

除此之外,她也坦言:「我不喜歡別人叫我天才跑者。」被冠上「天才」這兩個字,彷彿代表成績好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自然而然掩蓋了背後付出的努力。沒有任何一位頂尖選手,是不用經過訓練就能有傑出成就,雷理莎也是。

在過去的學生生活,每一天都為了田徑而活,沒有任何娛樂,才能拿下令人驚豔的成績;而現在,同樣為了愈加突破自己,在家庭和工作的夾縫中,每天擠出時間練習,「其實我跟大家都一樣,他們想要的話,也可以做到我這個樣子,就是看有多想要而已。」

家人無條件的愛 是最大的精神支柱

自小與跑步為伍的雷理莎,從單純享受奔馳的快感,到為了滿足大家的期待,斤斤計較每次練習與比賽的成績,最終在 2008 年全運會前夕,毅然決然選擇拋下一切,離開承載了許多快樂、痛苦、汗水與淚水的田徑場。「當離開的時候,自己也迷失了,因為我只有跑步,突然間我不知道自己是誰。」

在這段迷惘且難熬的過程中,雷理莎的父母用無盡的耐心與全然的信任陪伴著她,「這是妳自己的人生,妳要負責,要自己去探索。」不干涉的支持,無疑帶來極大的安慰與力量。漸漸地,雷理莎沉澱下來,明白脫下運動員的身份,少了光環和耀眼的成績,她依舊是父母親心中備受珍視的孩子,沒有任何改變,「這件事對我的幫助非常大,家人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

毀掉之後 才是真正的開始

逃離田徑場,丟開大家期待的目光後,雷理莎在家人的信任與支持下,學會不再用競賽成績定義自己的價值,也不需要因為沒有達到目標,而承受別人失望的壓力。雖然這樣的轉變,建立在徹底拋下從小建立的選手生活,但卻十分值得,「中間做了很多蠢事,不過至少這些綑綁已經沒有在身上了,這時候我才把自己看得比較清楚。」

天生存在於體內的跑步基因,怎麼藏也藏不住。經過幾年的沉寂,雷理莎因著重訓前需要熱身的關係,在跑步機上開始久違的運動,這一跑,便再也停不下來。也是此時此刻,回頭發現最能讓自己心跳加速,點燃熱情的,依舊是跑步。

「我覺得每個人一生出來就是會某些東西,這是天賦,是你該去做的,那種東西心裏感覺得到。」

一見鍾情 無法自拔的越野賽

雷理莎的第一場路跑賽發生在 2014 年,是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5km 夜跑,而初次參加,就跑出女生第一的名次。聊到當時的感受,她笑著說:「我還以為可以上台領獎,沒想到只頒總三,我還在那邊等上台,哈哈!」豁達與快樂的心情,佔據雷理莎的身心,那個曾經執著每場成績的她,已經消失不見了。

重拾跑鞋的生活,讓她確定自己對跑步的熱愛,也發現比起競技場,更喜歡路跑,特別是跑在山林中的越野運動,「在感情中,我不相信一見鍾情,但我對越野真的是一見鍾情。」雷理莎難掩激動與興奮地分享。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