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5
作者:文生大叔

[WIT] 中華隊的保險、岌岌可危的球員工會 2019週記之35

有沒有人告訴你,中華職棒球員工會積極在為中華隊爭取的保險,是因為棒協和聯盟都不想付錢,所以才一直沒有進展?如果我告訴你錢根本就不是問題呢?如果我告訴你,球員工會正迫切的想要抓住舞臺一角,你會替它的存廢感到憂心嗎?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有沒有人告訴你,中華職棒球員工會積極在為中華隊爭取的保險,是因為棒協和聯盟都不想付錢,所以才一直沒有進展?如果我告訴你錢根本就不是問題呢?如果我告訴你,球員工會正迫切的想要抓住舞臺一角,你會替它的存廢感到憂心嗎?

我寫我的你看你的,看得懂是你聰明,看不懂是我無能, WIT就是每個星期的What I Think。

www.CPBL.com.tw

中華職棒大聯盟跟中華棒協又吵起來了,很意外嗎?不會,對吧?反正只要有國際比賽就會來一次,我們都習慣了。

但是現在的情形其實是:中華職棒大聯盟被球員工會罵, 而球迷跑把中華棒協罵了一頓,這中間是不是有哪裡接不上?

我來講個大家都應該知道的秘密,那就是這次世界棒球12強大賽的球員保險受到拖延,並不是錢的問題;真的,從來就不是錢的問題。

如果有人像巴夫洛夫的狗狗一樣,一聽到這件事就汪汪汪的叫說都是棒協票房賺飽飽,都是棒協收錢、聯盟好可憐只能出錢;那請大家很誠懇的告訴那隻夠狗位天才說,大腦是個好東西,每個人最好都能有一個。

你以為我這個星期才湊熱鬧關心起中華隊的保險嗎?不不不,我三個星期前就問過了,只是沒人鳥我而已。

你以為我這星期才關心起球員工會?不不不,我去年就已經發過尋人啟事了,只是沒人鳥我而已。

Anyway,球員保險的錢不是問題,因為這是體育署體發會管他的反正是政府會出錢,棒協和聯盟都出嘴就好。

意思就是說,保險費是政府全額買單,完全不花聯盟和棒協兩個單位一分錢,但是這兩個單位也該有人跟保險公司聯絡一下,請人家準備一下保單吧?

怎麼會一拖就拖到九月底,還逼得球員工會要發聲明呢?

www.CPBL.com.tw

這星期在球員工會周思齊理事長揚言不惜罷賽之後,中華職棒大聯盟終於有了回應;我們來看報紙。

『中職秘書長馮勝賢今天表示,並非聯盟在拖延,而是昨天才和棒協針對參賽及保險的責任歸屬釐清...』(2019/09/21 自由時報倪婉君);這裡的昨天,指的是9月20日星期五。

同篇報導也說,『馮勝賢表示,中職聯盟並非在拖延,而是之前和棒協的責任歸屬並未釐清,「事實上,之前聯盟就已將工會提出的保險需求,跟保險公司都談過...」』(2019/09/21 自由時報倪婉君)。

請容許我以最恭敬的態度送給祕書長兩個字:□□。

再換成更囉嗦一點的句型就是:還是恭請您專心出國考察,盡量去累積飛行里程數好了。

前一句說不是拖延,是因為責任歸屬到上星期五才釐清,後一句又說其實之前已經跟保險公司談過;你以為我們是第一天認識你嗎?

套句你同事說的:秘書長口中還沒釐清責任歸屬的事,怎麼可能會提前搶起來做?

對不起,我不是那群剛剛加入中華職棒大聯盟,看到秘書長就會眼睛閃閃發光還會立正問好的小朋友。

對不起,我就是不小心知道中華隊投保內容的細節,在星期五確定保險責任歸屬之前,根本就沒人跟保險公司談過,反而是保險公司一直追著聯盟和棒協問。

廢話,保險公司要收錢,當然急著快點把保單簽回來,只是找不到人而已;要是連盟真像秘書長說的『 已將工會提出的保險需求,跟保險公司都談過』,保險公司會這樣追著問細節嗎?

最後,我必須要說球員工會周思齊理事長真的處在一個很艱難的位置,所以大家不該對球員工會有太多苛責。

球員工會理事長應該是要毫無顧忌地幫球員爭取權益的,但是當中華棒協辜仲諒理事長是發他薪水的老闆,中華職棒大聯盟馮勝賢秘書長又他是黃衫兄弟軍的前輩,你要周思齊理事長怎麼爭取?

一位現役球員,既要擔心自己在球場上的表現,又要付出額外的時間來深入了解所有工會所面臨的問題,這對任何一位球員來說,都是太沉重的負荷。

請容許我提供球員工會幾個小小小小的建議。

第一,球員工會理事長應由退役球員、或是對臺灣體壇事務有足夠認識的專業人士來擔任,現役球員請讓他們專心為自己的球員生涯奮鬥。

第二,球員工會不是球員的經紀人,更不是球員的老闆,所以工會的每一次發言都必須更加謹慎;球員的利益就是工會的利益,但工會的利益未必是球員的利益,這一點工會成員必須要搞清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