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5

歷史岔路:幻滅的巨塔與險些消失的暴龍

2018-19球季以暴龍的隊史首冠做收,但,這支球隊曾經差點沒有機會問世,而多倫多的第一支NBA球隊會是……

作者:arenasis

請繼續往下閱讀

1984年,快艇老闆Donald Sterling以觀眾過少,及地方民眾興致不高為由,將球隊從聖地牙哥遷移至洛杉磯。聖地牙哥迄今再也沒有另一支NBA隊伍。對於一些人,例如出生在離聖地牙哥僅有9公里的拉米薩(La Misa)的傳奇中鋒Bill Walton,形成苦澀的終身回憶。

 

「當你辜負了家鄉,那種感覺說有多糟就有多糟,而我熱愛我的家鄉」Walton在1979年與聖地牙哥快艇簽約前,便因為腳傷報銷一季。但1976-77球季帶領拓荒者拿下總冠軍、翌年獲得聯盟MVP,讓這位才氣縱橫的中鋒值得花錢一賭。造化弄人,Walton與快艇的6年緣分中,兩季完全報銷,1982-84年間只出賽88場。等到1985-86球季他被交易到賽爾提克,便拿下了冠軍。

「我希望聖地牙哥能有NBA球隊,但失敗了,這全是我的錯」。Walton認為假使自己在快艇能更健康,也許便能奪下一冠,將它留在聖地牙哥。他形容這是職業生涯最大失敗,「將一輩子背負,無法洗刷」。在球評席上語不驚人死不休的Walton,談起在聖地牙哥的傷病,也不禁收起誇張的表情和話語。「如果不是十分篤定,我不會那樣講……事實是我持續受傷,假如我能打,聖地牙哥現在一定還有職業籃球隊」。

 

無獨有偶地,1983年騎士也一度面臨離開根據地的危機,他們要去的地方,不是溫暖的加州,而是當時NBA的未開拓地:加拿大。1980年廣告業大亨Ted Stepien成為騎士的大股東,他對職業球隊的營運毫無認知、欠缺準備,亦無長遠的眼光。在胡亂交易首輪籤引發聯盟介入的事件後,1982-83球季騎士共更換四任總教練──其中包括Don Delaney,他的本業是壘球教練──總成績15勝67負。1983-1986年間收到騎士首輪籤的球隊所選入的球員:Derek Harper、Sam Perkins、Detlef Schrempf、Roy Tarpley生涯合起來出賽3,901場。騎士用這幾張首輪換進來的4位球員,一共只出賽436場。跑騎士新聞的記者Leo Roth認為Stepien不失為一個親切的人,可是從廣告業踏進職業運動領域後,他就像失去點石成金能力的Midas王一樣,碰什麼都變成石頭。

 

多倫多職業籃球的歷史可以上溯到1940年代美國籃球協會(Basketball Association of America)的哈士奇隊,在該地只打了一個球季。1970年代初期,布法羅勇士(Buffalo Braves)為了拓展國際市場,也曾跋涉到多倫多進行16場的賽事。這段時間中有不少球界人士奔走著,想安排一支球隊落腳多倫多,卻都功敗垂成。

Stepien做了把騎士搬到多倫多的事前準備,他和NHL楓葉(Maple Leafs)老闆Harold Ballard談妥,新球隊可以以楓葉隊的球館為主場。Stepien計畫在1982-83球季騎士賽程告一段落後,便開賣新球隊的門票,他捧著新設計的Logo及隊徽,笑的合不攏嘴:以紅、白色為主色設計的隊徽,寫著「多倫多巨塔(Toronto Towers)」。有了場地和隊名,Stepien腦袋裡的算盤動的飛快,騎士在1981年曾經開出合約延攬已退休的傳奇球星Wilt Chamberlain出山,合約內容包括Chamberlain只需要出戰主場比賽,最後兩造雖未達成協議,但Stepien對球星的影響力還是有基本的認知。他的目標是雪城大學的二年級小前鋒,加拿大籍的Leo Rautins。

從15歲入選加拿大青年國家隊開始,Rautins就是加拿大籃球的看板人物。轉入雪城大學受Jim Boeheim教練執教,該季場均有12分6籃板5助攻,Big East分區首名完成「大三元」成就的球員。照Stepien的藍圖,巨塔隊有機會在1983梯次的選秀選入這名6呎8吋的小前鋒,讓在地球隊的第一年就能有在地球星效力。「我一直都夢想著在家鄉父老面前打球」和Stepien會面過的Rautins說道。

 

「Al Davis都做了」,Stepien話中意指美式足球NFL奧克蘭突擊者的老闆,他在1982年將球隊搬到洛城「NBA是要怎樣阻止我」?據Stepien說法,多倫多當地的投資人向他保證有足夠的集客率,並爭取地方政治家的支持。連電視轉播合同在內,巨塔隊第一季會有600萬美金盈收。然而,實際上Stepien需要竭盡財務上的努力,包括售出他的廣告公司,才能籌綽一切遷移球隊的資金。再者──NBA當局還真的有能力阻止他。在聯盟給予的優惠(例如把4張首輪籤補回給騎士)跟超過2,200萬美元的開價下,Stepien把騎士賣給春田球館的老闆Gund兄弟。

 

雪城的Rautins如願在首輪17順位被費城挑上,是加拿大史上第一位首輪新秀。韌帶傷勢伴隨著他的NBA生涯,只有零星登場的Rautins在1984年離開美國,將他的天賦帶往義大利、西班牙、法國。現在他擔任於暴龍的場邊球評分析,十分活躍。

在某種意義上,Stepien終究達成帶給多倫多職業籃球的承諾,賣出騎士經營權後一個月,他買下大陸籃球協會(Continental Basketball League)的一支球隊,命名為多倫多魚雷(Toronto Tornados)。此隊的隊徽活脫脫就是巨塔隊隊徽的改配色版本,它只在多倫多存活了2個球季。NBA真正進駐多倫多,要等到90年代誕生的暴龍,騎士則留在克里夫蘭,2019-20球季將慶祝建隊50週年。

 

這兩支隊伍都迎來了總冠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