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8

國王不死,只是逐漸凋零 ─ 你應該認識的Felix Hernandez

Felix Hernandez的成就與對西雅圖的重要性已毋須多言,這樣的一個巨投在職業生涯的終點靠站,除了完全比賽與賽揚獎,還有他生涯如何發跡、崛起、衰退殞落的故事,我想讓讀者更多地認識這位雄踞西北角的國王,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以前讀書的時候,看見老師上課講義引用的註釋居然是自己的著作,總忍不住啞然失笑,用自己的話來加強自己所說的話的可信度,太過自負了吧?

 

但此刻我得引用一下自己季初文章寫過的一段話:

 

所以某個程度上,我們每看見國王穿著水手球衣出賽一次,可能就離他告別西雅圖的日子更進一步。

 

因為很不幸地,西雅圖的「國王」Felix Hernandez的告別之日似乎來到了。

 

從一週前西雅圖時報的記者Ryan Divish寫了一篇”The King’s Farewell”回憶國王的生涯開始,球隊官方twitter與facebook粉絲專頁放上他的精彩片段,甚至不避諱地使用了”last start”一詞,到最終戰擴大舉辦King’s Court,給球迷大舉招搖的黃色”K” card也換上了”Thanks”的字樣,每一個動作都在告訴球迷們,這將是Felix代表西雅圖的最後一場比賽。

 

但事情不該是這樣結束的。

 

特別是Felix沒有說過或暗示過他將在這個球季結束後退休,球隊這樣的操作,在我這個從1995年開始關注西雅圖水手的老球迷眼裡,好似要逼退過去15年裡西雅圖人的另一個精神象徵,實在難以接受。

 

直到Felix完成了第六局第一個出局數,將球重重地塞進總教練Scott Servais的手中,與投手丘會議的其他成員擁抱後,我看見他帶著發紅的眼眶,對著西雅圖球迷們揮手,我才願意說服自己,這真的可能是國王的終點了。

 

Felix的成就與對西雅圖的重要性已毋須多言,這樣的一個巨投在職業生涯的終點靠站,生涯的回顧理應是不可少的。但站上其他優秀作家已經快速地撰寫了相關文章,我並不打算在這邊重複談國王的完全比賽與賽揚獎,或是他生涯如何發跡、崛起,接著如何衰退殞落。

 

我想讓讀者更多地認識Felix Hernandez,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

 

 

Felix是被上帝眷顧的孩子,他的天份太好太耀眼,以致於各家球隊無不爭搶這塊亮眼璞玉。2002年7月4日美國國慶日這一天,Felix花落西雅圖水手,然而西雅圖不是第一支向他遞出合約的球隊(紐約洋基),也不是出價最高的球隊(亞特蘭大勇士),Felix選擇西雅圖,只是因為他喜歡西雅圖的球探部門派來的代表Pedro Avila, Emilio Carrasquel以及後來的國際球探副總Bob Engle。

 

這就是Felix,一個重視好感度勝於金錢的小伙子。

 

當然啦,71萬美金對於一個剛滿16歲3個月的孩子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但他很在乎感覺,他要用感覺來體驗他的人生,要用感覺來提供自己內在的力量,好勝過接下來的挑戰,也是因為這個感覺,讓他開啟了與西雅圖之間的連結。

 

Felix的天賦是顯而易見的,而他自己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往往展現出漫不經心或放浪不羈的態度,反正船到橋頭是自然直。錄製主場播報先發名單的球員頭像影片,他是唯一一個把帽子戴歪的人;他大概也是全隊上下最難把球衣第一顆鈕扣乖乖扣上的人。

 

在成為西雅圖的國王以前,Felix在手套上繡上”FELIX EL CARTELUA”,大略的意思是”Felix the Badass”,就是這一份粗獷的自信,以及無比的天賦,讓他小聯盟時期橫掃被認為是打者友善的加州與德州聯盟,投完149.1局奪下14勝4敗防禦率2.95的成績之後,”King”的封號就加在Felix Hernandez的頭上了,即便他尚未在大聯盟投過任何一球。

 

在他大聯盟首次登板的那一天,搭配的先發捕手Wiki Gonzalez發揮了學長的領導風範,主動詢問了坐在更衣櫃前的Felix,「你ok嗎?會不會緊張啊?」,Felix搖搖頭,露齒而笑反問道「你會嗎?」。

 

他21歲那一年,在芬威球場迎戰紅襪重金禮聘的東洋巨投「平成怪物」松坂大輔,波士頓人歡欣鼓舞殷殷期盼,電視轉播更準備要將松坂大輔的威力傳遞到美國的各個角落。Felix不僅無所畏懼,他還主動跑到當時總教練Mike Hargrove的辦公室,然後說: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