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30

NBA意圖嚇阻抱團風氣 恐淪為耳邊東風?

​為了平衡聯盟戰力和確保自由球員市場的競爭公平性,NBA主席Adam Silver祭出重大改革,然而,真正的問題:是聯盟是否有氣魄來貫徹改革?聯盟又是否能平息接踵而來的風波?

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了平衡聯盟戰力和確保自由球員市場的競爭公平性,NBA主席Adam Silver祭出重大改革,然而,真正的問題:是聯盟是否有氣魄來貫徹改革?聯盟又是否能平息接踵而來的風波?

2019年NBA自由球員市場的變化,幾乎令人瞠目結舌。一瞬間,許多球星都換了球衣。但根據事後的報導,早在自由球員市場開市前,還不能接觸或是討論的時期,不少異動和討論已開始進行,甚至是定案,而這種違規事宜已經是聯盟常態。

我們都知道,雖然名義上關於自由球員市場的消息在7月1號來臨前都不被允許,但檯面下各路人馬早已暗潮洶湧,只有當時湖人隊的總經理 Mitch Kupchak在9點開市前,依舊安分守己。而也是因為Kupchak這種堅持,讓湖人隊的Jeanie Buss決定開除掉他,改任用傳奇球員Magic Johnson,期望這位廣結善緣的前輩能夠吸引眾球星來加入紫金大軍。ESPN的名記者Zach Lowe和Brian Windhorst在今年7月的一篇報導寫道,多數球隊早上自由市場開始前兩個月就已經開始動作。但這對球員來說,這其實還算晚。去年夏天,Kyrie Irving就告訴The Ringer的主編Bill Simmons,球員間休賽季的運作,實際上始於明星賽週,比自由球員市場還要早4個多月

經紀人、球團高層和球員在自由市場鳴槍起跑前開始討論之事,你知我知,早已不是什麼秘密。而也正因為如此,NBA聯盟主席Adam Silver在經過兩個月聚焦於在6月30日前自由球員過早開始討論之事的調查後,聯盟理事會投票通過要制定規定。這些規定包含了加重違規招募球員、規避薪資上限的懲處,並且對相關規則的服從會有更嚴格的規範。

根據The Athletic記者Shams Charania拿到的第一手備忘錄,以及Zach Lowe和Adrian Wojnarowski更深入的報導,這些措施包括違規招募球員罰款上限從原本的500萬美元(約1.6億新台幣),倍增到1000萬美元。此外,違規球隊可能損失選秀權,合約可能被作廢。另外,各隊與經紀人的通訊必須紀錄並保留1年,而聯盟也可隨時抽查。如果一支球隊與一名球員達成未經授權的交易,可能會被罰款高達600萬美元,就連球員都有可能被罰款25萬美元;而如果發表對聯盟有害的陳述或行為則是可能會帶來500萬美元的罰款,先前則是100萬美元。

但我們不得不懷疑:這些規定的變更真的能遏止聯盟的歪風?畢竟,我們不清楚聯盟掌握球員間的交流,已經到哪一種程度,我們也不了解球員工會對於球員訊息被觀察的接受程度。美國籃球協會的執行總監Michelle Roberts最近在接受The Undefeated的Marc J. Spears訪問時感嘆道:

「大眾總有一種認知,老闆有權利但球員沒有,我認為這是很負面的想法。某種程度上來說,球員只是商品而不是人,所以我希望能阻擋聯盟試圖查看球員訊息的風氣。」

而對於球團而言,1000萬的罰金相對於能得到如Kevin Durant、Irving、Kawhi Leonard、Paul George或Anthony Davis等級的超級球星來說,這代價絕對值得,而Silver和聯盟也知道這一點,因此多加了除了罰款以外的懲處。Silver在記者會時說到他有權利抽查球隊高層的行動裝置,並視「創造聯盟機會均等的競爭機會」為他的工作宗旨。

Silver同時也表明如果球隊使用不當的作法來接觸球員,聯盟會使用更大的罰則,包含合約可能被強制作廢、剝奪選秀權。

「一旦有球隊違反規定,我們會藉此共識來懲罰。」

類似的罰則在NBA近年的歷史中雖然罕見,但不是沒有發生過。1996年夏季熱火隊試圖以7年9800萬網羅Juwan Howard時,因為違反薪資上限而遭到駁回。4年後灰狼隊在1999年夏季和Joe Smith秘密達成協議,當時聯盟主席David Stern懲罰灰狼隊350萬元,並剝奪2000到2005年灰狼隊的首輪選秀權(後來灰狼隊爭取回2003和2005年的籤)。

「我們希望能改善聯盟風氣。」Silver接受訪問時說道,「這些私下小手段都是無賴行徑,而我們會想盡辦法遏止不良風氣。」

或許更嚴厲的規定和罰則,會稍稍遏止球隊和經紀人囂張的氣焰,讓他們忍耐到自由市場正式啟動後才將一切搬上檯面運作和洩露消息給記者;但也有可能為了躲避罰則,球隊和經紀人開始用更加隱蔽的方式來保持聯繫,如一次性聯絡裝置來避免留下證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