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30
作者:小佛

《NBA│人物自述》「非洲巨人」,Masai Ujiri的回饋與回鄉之旅

多倫多暴龍總裁Masai Ujiri深信非洲的孩子們擁有無窮潛力,然而這些孩子卻礙於資源匱乏而無法將資質兌現,於是,他在2003年創立了Giants of Africa(GOA)組織,將資源投入非洲、每年舉辦訓練營,期許能幫助更多非洲的孩子們扭轉劣勢,讓他們能夠在籃球領域發光發熱。Ujiri要向世人表達,即使無法成為NBA球員,非洲的孩子們仍然有在NBA立足的無限可能......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多倫多暴龍總裁Masai Ujiri深信非洲的孩子們擁有無窮潛力,然而這些孩子卻礙於資源的匱乏而無法將資質兌現,於是,他在2003年創立了Giants of Africa(GOA)組織,將資源投入非洲、每年舉辦訓練營,期許能幫助更多非洲的孩子們扭轉劣勢,讓他們能夠在籃球領域發光發熱。隨著組織規模不斷擴大,成果越加豐碩──至今,曾參加過訓練營的孩子們中,超過80人前往美國就讀高中或大學,超過100人前往奈及利亞就讀大學,將近20人加入了歐洲職業隊的青年隊,30多人曾入選奈及利亞國家青年培訓隊,另外,將近55人參加過NBA非洲無疆界訓練營。

我們的使命是透過籃球來教育非洲的年輕世代,並藉此豐富他們的人生。我們的目標是提供優良的訓練設施、裝備以及教練,並提升非洲的籃球比賽。我們的訓練營重視努力、負責、誠實生活以及正面樂觀,透過訓練營,我們喚起人們對於弱勢孩子與青年的關注以及支持。我們努力創造的機會不僅侷限於成為球員,更拓展至其他運動相關的領域──我們希望刺激非洲的年輕世代懷抱遠大的夢想。----GOA組織使命

今年夏天,Ujiri一如過往地帶著組織團隊回到非洲舉辦訓練營,他要向世人表達,即使無法成為NBA球員,非洲的孩子們仍然有在NBA立足的無限可能。以下,我們來看看他的看法。

---

2003年,我創立了Giants of Africa(GOA)。最初,我們的目標是挖掘更多天賦。當時我思考著,我們該如何找到下一個Hakeem Olajuwon呢?那時候,我還是丹佛金塊隊的球探。我們在我的家鄉奈及利亞舉辦了第一個訓練營,我們為球員們準備的是金塊隊的藍色球衣。Kiki Vandeweghe是金塊的時任總經理,他讓隊上的裝備管理員將手頭上最便宜的球褲和練習衣都交給我,好讓我們能盡可能地準備更多服裝。我們還需要球鞋,所以我們在更衣室中央放了一個大箱子,Carmelo Anthony、Kenyon Martin、Marcus Camby會把舊球鞋丟進箱子內交給我。

隔年再次前往非洲前,Camby詢問我們需要幾雙球鞋,教練加上球員,我估計大約需要75雙左右,然後Camby通知了And1。幾天之後,我回家時在家門前看見三大箱的球鞋,總共有80雙球鞋。我可沒有辦法獨自將它們運往非洲,所以那個夏天,同行的每個教練賀工作人員都在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和行李袋中塞滿了And1球鞋,還得祈禱它們不會被弄丟。

現在我們組織和Nike合作,球鞋、襪子、全套的裝備,全都是Nike提供的。這個夏天,Nike甚至為索馬利亞訓練營的女性準備了希賈布(hijab,穆斯林女性所穿戴的頭巾),不過它們被偷走了,這是今年夏天讓人心碎的事情之一。你能想像那個畫面嗎?50名索馬利亞女球員全身上下身著全新的球衣,頭上戴著Nike特製的希賈布!最終,這些女孩還是戴了自己的希賈布,我們仍然能夠上場並打了很棒的訓練和比賽。

連續辦了好幾年的訓練營之後,組織的使命已不只侷限於籃球本身。每梯營隊,我們會邀請當地最好的五十名球員來參加,但事實很明顯,這50人中或許只有一名球員能夠打進NBA,那其他49人將來該怎麼辦呢?於是,我們開始教導他們更多球場以外的事物──除了上場比賽之外,籃球圈可是一個龐大的生態系統,比如說管理層面、新聞報導、醫療技術、心理輔導…等等,他們將來能成為許多和運動息息相關的人才。而我們是如何將這些知識傳授給孩子們的呢?就算你不下場比賽,你依然能夠在籃球最高殿堂中佔有一席之地,我就是絕佳的例子,我可不是NBA球員!

對孩子們來說,能親眼見證實體的榜樣非常重要。Godwin Owinje是底特律活塞隊的球探,Astou Ndiaye在非洲NBA籃球學院工作。至於暴龍隊體系中,Sarah Chan是名球探,Patrick Mutombo是暴龍隊的教練,他是NBA最好的助教之一,他來自剛果;Jama Mahlalela則是發展聯盟猛龍隊905的總教練,他來自史瓦帝尼;另一名球探Patrick Engelbrecht則是來自南非。許多非洲人來到西方後在籃球界取得成就,就算不是成為NBA球員,仍然有許多與運動有關的選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