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30
作者:小佛

《NBA│人物自述》「非洲巨人」,Masai Ujiri的回饋與回鄉之旅

多倫多暴龍總裁Masai Ujiri深信非洲的孩子們擁有無窮潛力,然而這些孩子卻礙於資源匱乏而無法將資質兌現,於是,他在2003年創立了Giants of Africa(GOA)組織,將資源投入非洲、每年舉辦訓練營,期許能幫助更多非洲的孩子們扭轉劣勢,讓他們能夠在籃球領域發光發熱。Ujiri要向世人表達,即使無法成為NBA球員,非洲的孩子們仍然有在NBA立足的無限可能......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此外,我們也教導他們生活哲理。我們教導他們何謂革命情感和團結一致、盡量守時、誠實待人以及尊重女性;我們告訴孩子們專注於簡單的事物上:無論是上學或工作,要成為弟第和妹妹們的領袖和榜樣。你必須設立原則──勇往直前但讓人尊重;對於你的身分和出身充滿信心。在成長過程中,別害怕成為一個出色的追隨者,因為許多出色的追隨者最終都成為了很棒的領導者。

當這些課程成為組織使命的一部份時,讓我們獲得更多成就。接著,我們開始在能力所及的地區興建球場,這也成為了使命之一。總之,我們的規模不斷擴大,無論是艱困的貧民區、難民營或是我們想要影響更多女性的社區都是我們的目標。GOA可以向世人證明,只要將正能量注入這些地方,並和對的人攜手合作,這些地方仍然有許多很棒的人。在索馬利亞,我們和Ilwad Elman女士一起合作,她在當地擁有用來拯救女性以及童兵並幫助他們重新振作的基金會和設施。如果你直接和這樣的組織合作,便會感到很愉快。和她之間的合作非常棒!

今夏,當我們帶著總冠軍的榮耀回到非洲時,所有能量都棒透了──包括我們投入其中的以及從人們身上得到的回饋。那裡的人們瞭解NBA,他們知道要得到總冠軍難如登天。他們瞭解沮喪和失望的感受,所以更能夠體會達成目標的意義。現在,每當我們要告訴訓練營的球員們何謂獲勝時,便能拿總冠軍來舉例了,這對孩子們來說更為真實。當初的我們和這些剛起步的孩子們別無二致,從前的我們就像現在坐在地上專心聆聽的他們一樣。如果我們能成長茁壯並贏得總冠軍,那沒道理他們做不到。

在練習時段之間,我們會進行對談活動,和孩子們聊聊理想和目標。所有孩子會分組成幾個圈子,然後我們發給每人一本日記並讓他們寫下心中的短期目標以及長遠夢想。孩子們對這項活動的態度非常認真,這非常好。學會設定目標可不只對球技有巨大幫助。

800

這個夏天,我們舉辦了六場訓練營,某些是男子專屬而某些則是女子專屬的。重視女子籃球非常重要,這是有原因的。我們想給予這些女孩們建立信心的機會,讓她們學習如何團隊合作。在運動的相關領域中,有許多事物能幫助她們拓展視野,但最重要的是『平等』。人們總是說「噢,我太太將家務事打理得很好!」、「噢!我女兒非常棒!」但在實際的工作場合上,人們並沒有給予女性平等的機會。我們必須向年輕世代傳達不同的訊息──尤其在非洲,女性們獲得的機會少之又少,在某些地區,從事運動的女性甚至被認為是褻瀆。我們地須前往這樣的地區並傳遞我們的理念,而運動是常好的媒介。

在坦尚尼亞訓練營的女子明星賽是我這輩子看過最不可思議的比賽之一,它相當扣人心弦。當時男生們全都圍在場邊觀賽,而場上的女孩們…..我不知道一切是怎麼發生的,但一切都從比賽末段其中一方投進三分球開始,接著另一方回敬了一次漂亮的切入,然後就是一連串三分球和切入的來回對抗,大約十四個回合的你來我往,好像只有一球失手。我發誓,我當時的感受和在總冠軍賽第六戰的感覺一模一樣。那是一場讓人永生難忘、獨一無二的比賽之一。

GOA和政治無關,一旦你踏入不擅長的領域,便意味著失敗的開始;不過如果是我能透過運動發聲而且能有所作為的地方,我們便會義無反顧地前往。

如果我們能將籃球帶往那些地區,帶給孩子們感到歡樂與希望的元素,我們毫無理由避而不前。我是非洲人,這與非洲是否發生過戰亂無關;就像,如果你來自多倫多,你總是會回到多倫多,你知道那是你成長的家鄉,而你會回到那裡,這就是我對非洲的感受。我總是願意回到非洲,而GOA永遠會盡所能地向人們伸出援手。畢竟,如果連我們都不願意挺身而出,那又有誰願意這麼做呢?

給予回饋,並回到家鄉,這是非洲文化的一部份──從早期的Manute Bol、Hakeem Olajuwon、Dikembe Mutombo到後來的Luol Deng、Luc Mbah a Moute、Serge Ibaka以及Pascal Siakam等人都為非洲做出重大貢獻。其中Manute Bol是告訴我要勇往直前、無所畏懼、說話要聰明得體使自己融入群體的前輩之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