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世界大賽後記:太空人整季的第一個故意四壞保送獻給了他?

世界大賽第二戰,面對這個半局半局可能的最後一位打者:Juan Soto,太空人隊緩緩向主審提出指示,他們決定故意保送Juan Soto填滿一壘壘包,來面對下一棒的Howie Kendrick。這看起來毫不稀奇的舉動,卻是太空人隊今年整季的第一次故意四壞球保送......

作者:MedCY

請繼續往下閱讀

siltechhsu

很簡單的對這個調度的一句總結, 就是“人算不如天算”!!

siltechhsu

然後今年世界大賽莊家通殺!因為這是棒球之神的劇本, 沒有人能預料的到!!

今年世界大賽國民vs太空人第二戰第7局,Kurt Suzuki打出了一支超前比數的全壘打,加上Victor Robles的保送,讓季後賽勝率仍然維持完美0的Justin Verlander黯然退場。接替的Ryan Pressly沒能即時穩定軍心,再度對Trea Turner投出保送,好險他迅速回神地拿下了兩個出局數,緊接著上打擊區的,是這個半局可能的最後一位打者:Juan Soto。此時太空人隊緩緩向主審提出指示:他們決定故意保送Juan Soto填滿一壘壘包,來面對下一棒的Howie Kendrick。這看起來毫不稀奇的舉動,卻是太空人隊今年整季的第一次故意四壞球保送。

今年例行賽結束時,太空人就創下了大聯盟史上第一支整季沒送出過任何故意四壞球保送的球隊。事實上,自從2018年8月17號之後,包括2018年八場季後賽,太空人就從來沒有再故意四壞球保送打者。去年僅僅只有4次故意四壞球保送的太空人隊,也是1955年以來單季最少的。

當然,我們都知道最後的結局是Howie Kendrick打了安打,後段棒次更繼續補槍,結果太空人反而讓國民形成了6分大局。重回當時,如果太空人不保送Juan Soto,Ryan Pressly或許有可能安全下莊,但Soto也可能對太空人造成更重的傷害。不過更令我好奇的是,整季沒送出任何故意四壞球保送的太空人,為什麼會在這時候選擇保送Soto?

在談這件事情之前,我們先來聊聊為什麼A.J. Hinch整季都不採用故意四壞球保送的戰術呢?

製造故意四壞球保送,不外乎就是為了讓下一棒比較弱的打者打出雙殺打,或是在強迫進壘的情況下,減小防守者的防守難度。

太空人是一支把數據應用得淋漓盡致的球隊,他們一定從數據上發現了四壞球保送的某些缺點,是不能用上述好處來彌補的。於是,我們來看看A.J. Hinch怎麼解釋他的策略:

如果是國聯的比賽,我可能會保送Christian Yelich;我每次也都想要保送Mike Trout,但是必須要在適當的情況下......如果你研究故意四壞球保送,你會發現我們每次都只記得成功的例子,但更多時候是失敗的,我覺得故意四壞球保送就像是給予投手過度的壓力,把比賽置於失敗當中......不過我不排斥它,我會再使用它的。

這是簡單的數學問題。如果你把機率奉為圭臬,你不能白白把打者送上壘包,即使是一位打擊率高達0.300的強打者,他出局的機率還是比較大,為什麼要讓他上壘?

不知道大家看完A.J. Hinch的回答,是不是和我一樣霧煞煞?

"喔......我好像知道他的意思,可是可以再講清楚一點嗎?"

現在我就以我的觀點,來敘述A.J. Hinch可能的心理盤算,並討論故意四壞球保送這件事到底合不合理。

其實大家應該很快就會聯想到,雖然A.J. Hinch沒有在訪談中提到,但是他手中擁有幾乎是全大聯盟最好的輪值,即便是在季中Zack Greinke加入太空人以前,Justin Verlander、Gerrit Cole、還有九月才開始大崩盤的Wade Miley,這三人就足以威懾整個大聯盟。擁有這些賽揚等級的投手,A.J. Hinch大可以放心地把比賽交給他們,而不必多費心思發動故意四壞球保送的策略。

不過,如何從更客觀的角度討論故意四壞球的必要性呢?

首先,我們看看A.J. Hinch提出唯一看起來比較客觀的思考邏輯:

這是簡單的數學問題。如果你把機率奉為圭臬,你不能白白把打者送上壘包,即使是一位打擊率高達0.300的強打者,他出局的機率還是比較大,為什麼要讓他上壘?

坦白說,如果這真的是A.J. Hinch唯一的客觀理由的話,那還真的無法說服我,大家可以想想看被A.J. Hinch稱為「簡單」的數學。很顯然地,打安打和保送上壘讓球隊得到的效益完全不一樣,擊出安打可以讓隊友推進壘包,但保送不能,因此打安打的效益很明顯比保送上壘大,所以如果直接比較0.300(打擊率)和1.000(故意四壞球上壘率)的機率,是完全行不通的。

但我可以認同的是,故意四壞球保送的效益可能真的沒有想像中那麼大。

有一項數據叫做RE24 (Run expectancy based on 24 base-out states),會去統計過去大聯盟比賽當中在不同出局數和跑者在壘的情況下,該半局預期的得分值是多少。這樣講可能有點複雜,我們直接來看看RE24的數據: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