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4
作者:Thousand

從魔球理論來看規格之外的Westbrook

2019年夏天肯定具有足以被記載於NBA洪流歷史的地位,這個暑假不單單只意味著王朝的更迭,更代表著嶄新大時代的降臨,尤其對奧克拉荷馬而言,更是如此。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年夏天肯定具有足以被記載於NBA洪流歷史的地位,這個暑假不單單只意味著王朝的更迭,同時也代表著嶄新大時代的降臨,尤其對奧克拉荷馬而言,更是如此。

在Paul George選擇琵琶別抱後,Russell Westbrook也正式從奧克拉荷馬買了張前往休士頓的單程機票。這張機票充滿著不確定性,或許不必擔心Westbrook與其家人們在德州的適應問題,然而從Mike D'Antoni的體系建構到James Harden的球風適性,我們完全有充分理由選擇對還尚未實現的夢投下信任票,自然也能在各式不利的想法上提出質疑,這只是取決你在哪種觀點上來進行討論。

休士頓這支球隊可以說是聯盟裡最矛盾的存在,Daryl Morey提出了有趣的,屬於籃球版本的魔球理論,利用公式及科學來構築一支極具未來性的球隊。不過在火箭上個賽季這套理論下所體現的隊伍,卻又讓比賽變得無趣且不具驚喜感。

斯隆體育高峰會為Morey這名籃球科學家所一手打造,他替我們展現出有別於以往籃球所呈現的樣貌。或許我們可以說勇士在Joe Lacob及Steve Kerr的領導下,將籃球以不同形式發揚光大,但我們並不能否認那名早就在進行各項籃球分析實驗,卻還尚未用一枚戒指證明過的總管先前所做的努力。

Morey替籃球世界提出了問題,甚至還為了尋找出正解而在每年三月舉辦會議,魔球理論是什麼?每個籃球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見解,Kerr在2014-15賽季為我們寫下第一種成功版本,更於一次歷史級別的毀滅後,再次改良成為二連霸的樣貌;2018-19賽季Mike Budenholzer也在密爾瓦基用改良版本的魔球「幾乎」走上最高殿堂。

然而,如果我們用勇士是幸運版本的火箭來形容,對雙方來說都並不尊重。

我曾在魔球理論詛咒,越投越上癮的三分毒藥這篇文章中,提出個人對於魔球理論的看法,強烈建議不管有沒有看過的人可以點開來看一遍。我在該文中展示了現代籃球體系建構的樣貌,也用隱晦方式表述了對於魔球理論失敗的看法,可是必須強調的是,儘管這幾年火箭和公鹿的失敗都沒辦法讓魔球理論獲得金盃,但我並沒有否認以數據來建構的魔球理論。

如果我們從數據籃球被發揚光大的2014-15賽季冠軍賽開始看起,其實不難發現這五年來的冠軍隊伍在擊敗以魔球理論作為主要基礎上都有共通點,而這個共通點皆是名為「人」的變因。

2014-15賽季總冠軍賽,勇士在「死亡五小」的摧枯拉朽下,戰勝了失去兩名球星的克里夫蘭。站在騎士迷的立場,自然會以Kyrie Irving與Kevin Love的缺席當作失敗理由,然而假如我們以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其實正是魔球理論的第一次冠軍賽對決。

當時的情況是這樣,奧克蘭以類似當年Steve Nash作為發動機的太陽當原形,孕育出屬於勇士版本的投射大隊,他們於這年一路用王者之姿走上了最高舞台。在Kerr前往奧克蘭與Lacob會合短短一年內,隨即打造出冠軍之師,這是巧合嗎?我可不這麼認為。

Kerr曾是D'Antoni構築那支跑轟大隊興衰的見證人之一,於充分認知到這支與遺憾並存的球隊,尚未展現出應有的成功後,以前者當成藍圖的構想一直在他的腦海中。在TNT當播報員的4年過後,Kerr和一直以來都是斯隆體育高峰會風雲人物的Lacob一拍即合,結合矽谷的高科技與數據分析,再加上過去幾年的選秀球員結構,那支就許多層面意義上和魔球理論組合的勇士就此誕生。

Morey並非魔球理論的擁有者,將他稱作籃球版本魔球理論的發起人似乎更加符合事實。以三分球作為進攻主軸的體系,休士頓於2013-14賽季就開始進行實驗了,而這個實驗的起源也正是在他透過數據分析所得出的結果。

Lacob身為長期斯隆體育高峰會的參與者,Morey那套理論早已潛移默化在他的想法中,但他還欠缺執行者,而Kerr作為後來被Morey稱作魔球體系的完美建構執行者D'Antoni的前「工作夥伴」,即是再適合不過的人選。

嚴格意義上來說,並非當年的太陽就是一支魔球隊伍,而是在現代化經過數據和科學計算下,那支出手大量三分與速度領銜的球隊,恰好就是最為接近當今理論的原型。而2014-15賽季的勇士,很可能就是那個最接近魔球理論建構,同時又取得成功的案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