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4
作者:alonetogether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Nomar,漸離中心

1997年,上面三位游擊大物,幾乎要將Smith類型的游擊手給掃入歷史的垃圾桶裡,A-Rod延續了前一年的優異表現(.358/.414/.631),1997年繳出了.300/.350/.496的猛打表現;Jeter則是.291/.370/.405;至於Nomar的數據也同樣驚人(.306/.342/.532外加30發全壘打)。突然間,光擁有優秀守備能力(但只有.250的打擊率)的游擊手好像被烙上了失格的烙印!因為隔年Jeter打出了19支全壘打,Nomar打出35支全壘打,而A-Rod則更誇張地來到了42支全壘打,光是這一個球季,三位金童的全壘打數就已經超過了Smith類型的游擊手如Rizutto、Smith和Pesky三人的生涯全壘打數總合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Nomar,英雄歸來

Nomar Garciaparra和Alex Rodriguez、Derek Jeter並稱1990年代大聯盟游擊手金三角,不僅是因為他們進入大聯盟的時間相近,也因為他們帶動了游擊手的形象革命!

我們如果看一下大聯盟的歷史,從1917年Honus Wagner(生涯三圍.327/.391/.466)以降到1982年Cal Ripken Jr.橫空出世以前,游擊手普遍被視為是一個”守先於攻”的位置,雖然仍有像Lou Boudreau或者Johnny Pesky這般擁有優秀打擊能力的選手存在,但上述兩位球星生涯全壘打數總和只有85支(Lou Boudreau打出了68支,John Pesky打出了17支),仍屬於較短程安打型選手。甚至某些帶有偏見的論者,還發明了一個詞叫Mendoza Line(這個詞來自於1970年代的大聯盟選手Mario Mendoza,生涯打擊率.215),用來取笑游擊手在打擊上的”無所作為”。

最符合傳統概念的游擊手,好比說身高5呎11吋、體重150磅的Ozzie Smith,他那宛如雜技般的防守功力,為他贏得”巫師”的綽號,但一講到打擊,他的棒子卻沒有什麼巨大的魔力,他的生涯打擊率為.262,另外敲出28發全壘打。至今仍有許多人視Ozzie Smith為大聯盟史上最佳游擊手之一,不過原因都來自於他的防守能力。

而到了1982年的Cal Ripken Jr.,情況有了改變,當時身高6呎4吋、體重225磅的Ripken Jr.,身形太過巨大,幾乎沒有人認為他可以勝任游擊手的位置,因為那個位置需要的是如Ozzie Smith般輕盈的球員。但幾乎並不代表沒有,當時Ripken Jr.的教練Earl Weaver獨具慧眼,決定將Ripken Jr.給調到游擊防區, 因為Weaver垂涎於Ripken Jr.那與尋常游擊手相較之下優異太多的長打能力與攻擊貢獻度。而Ripken Jr.也很快地利用他本身的長處,好比說他有強健的臂力,他因此守得比一般游擊手深,可用來彌補速度不夠快的缺點,並利用傳球來讓對方打者出局,這在防守上的效果是一樣的。於是突然間,金鶯隊在游擊手這個位置上擁有了一個兼具金手套與25發全壘打實力的球員!

然而儘管Cal Ripken Jr.證明了大個子也能夠鎮守游擊大關,但其他的球隊似乎並未採納Earl Weaver的觀點,於是在1982到1995年間,Ripken Jr.仍是個獨特的存在,大部分球隊仍舊選擇Smith類型的球員(好比說Omar Vizquel)來擔任游擊手。

但1996年,那是Cal Ripken Jr.擔任游擊手守備位置的最後一年,西雅圖水手隊的游擊手Alex Rodriguez(6呎2吋,190磅)站上大聯盟;紐約洋基隊新人Derek Jeter(6呎3吋,185磅)取代了球隊因傷缺陣的游擊手Tony Feranadez;而Nomar Garciaparra(6呎,165磅)也在該年被叫上了大聯盟,並在1997整季成為紅襪隊全職先發游擊手。

1997年,上面三位游擊大物,幾乎要將Smith類型的游擊手給掃入歷史的垃圾桶裡,A-Rod延續了前一年的優異表現(.358/.414/.631),1997年繳出了.300/.350/.496的猛打表現;Jeter則是.291/.370/.405;至於Nomar的數據也同樣驚人(.306/.342/.532外加30發全壘打)。突然間,光擁有優秀守備能力(但只有.250的打擊率)的游擊手好像被烙上了失格的烙印!因為隔年Jeter打出了19支全壘打,Nomar打出35支全壘打,而A-Rod則更誇張地來到了42支全壘打,光是這一個球季,三位金童的全壘打數就已經超過了Smith類型的游擊手如Rizutto、Smith和Pesky三人的生涯全壘打數總合了!

在生涯的早期到中期,就算是跟其他兩位金童相比,Nomar的表現也不遑多讓,而在這樣的情況背景下,我們便不難理解為什麼2004年的紅襪隊那麼期待他們的英雄Nomar能夠歸來,再現榮耀。然而Nomar也是一個常與傷勢為伍的球員,Mark Verstegen就說Nomar這樣一名利用全身爆發力去比賽的選手,隨著年紀愈來愈大,必定會常處在受傷的邊緣。好比說2001年Garciaparra因傷只打了21場比賽,他的手腕出現了持續的傷勢,但2002與2003年的Nomar表現依舊搶眼,所以原本2004年開季紅襪隊想要跟他談延長合約(落在4到5年,每年1300萬到1400萬美金之間),但春訓時Nomar扭傷了他右小腿的肌腱。一開始紅襪隊認為那只是個會缺席幾場比賽的傷勢,的確Nomar在第三場比賽便回鍋了,但沒過多就又進入了傷兵名單。這個時候紅襪隊制服組也緊張了,他們自問:Nomar還會再回來嗎?而就算Nomar回來,他還會是以前那個”Nomaaaaaaah!”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