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從運動產業視角來看大型運動場館的營運

全球運動產業的GDP成長率是倍數大於總GDP成長率的,即便在中國這種經濟快速成長的國家之中,運動產業的成長率仍然高於總產業的成長率,運動產業看似前途明朗,但為何運動場館的蚊子館問題還是一個千古不化的議題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首先得在這篇文章中感謝我的好友運動員生涯規劃師-荃鈺的鼓勵之下,持續把自己的專業用文章的方式跟所有讀者分享,與其說是為了留下數位足跡,倒不如說是期望自己用不同的方式為運動產業做出一點點的貢獻。

蚊子館,顧名思義就是一座碩大的場館,沒有實際產生她該有的效益,僅能拿來空養蚊子。

在國外,這種情況則稱之為白象(White Elephant),我認為這種說話比起蚊子館來得更加貼切,據說這個詞的由來是,泰國皇室將白象贈送給厭惡之人,雖然皇室白象是高貴的象徵,但對於那人不僅是無用的動物,還得要花費大量的資金來照顧,反而拖垮財務導致破產。

今天我們就要來談談大型運動場館的規劃興建流程,以及到底這與運動產業之間有何緊密的關聯呢?以及我們是否能夠避免白象持續橫行呢?

一、淺談運動場館在運動產業中的角色

不論你相信與否,根據過去的產業統計 (統計截至2014年)已經發現,全球運動產業的GDP成長率是倍數大於總GDP成長率的,特別是在足球產業的成長速度更是所有運動中最快速的一項運動。在歐洲這些經濟成長逐漸趨緩的已開發國家中,運動產業仍是保有爬升的衝勁,即便在中國這種經濟快速成長的國家之中,運動產業的成長率仍然高於總產業的成長率。

把視角縮小至我們的鄰居,中國運動產業規模的情況,雖然運動產業的規模占整體產業規模的比率,相對於歐美國家仍是較低的,但如上面所述,期成長的動能卻是高過整體產業的,在2014年僅佔0.64%到了2016年已將近1%。

對於中國這樣如此之大的經濟體而言,即便是一點點的%數,也代表了極大的經濟產值,或許拿中國的產業規模來探討,各位會覺得這經濟規模跟台灣相差太遠,根本是XX比雞腿。

但不要忘了,中國不僅是運動產業規模龐大,同時也是蚊子館問題龐大的一個國家,此外,如果我們總是想站在台灣的位子思考台灣的問題,對於運動產業這樣的國際化強的產業而言,恐怕是更加不適合的,這點我們後續會繼續提到。

我們將繼續深入探討產值背後的組成!

中國運動產業規模快速地爬升,仰賴的是在經濟成場後,大量的人口紅利在運動相關產品的購買、租賃等等,但這背後也反應出來的是大規模的運動人口、運動培訓產業等等,同時也帶動了對運動場館的需求。

過去解析運動產業的經驗累積讓我有個體悟,運動產業的兩條大支柱:運動活動(軟體)及運動場館(硬體)是密不可分的,它們也是驅動整個運動產業的核心引擎。

中國的人均GDP的快速成長帶動了中國人民對於運動需求的快速增長,根據過去的研究指出,當人均GDP超過7000美元時,人們對於運動及旅遊的需求會快速增加。中國在2016年時,人均GDP已超過8500美元,而我們也的的確確地在報告中看出這樣的成長關係,同時也包含了運動場館興建的數量。

從數據上來看,大量的運動場館興建似乎是必然的趨勢。從了人均收入外,我們也常用人均可用體育場館數量,作為一個參考指標來看是否還有運動場館的需求缺口。我們以第六次中國體育場地普查的數據來跟美國的情況做一個對比。

在美國,平均每13萬人就擁有一座大型運動場館,而反觀在中國,平均119萬人才有一座大型運動場館,從這樣的數據來看,想必中國勢必得再持續興建“超大量”的運動場館。

然而,就如統計學教授常說的:數字不會說話,會說話的是人。

數據呈現出來的僅是的現象而已,中國是否真的還需要如此大量的運動場館呢?我們必須得要更細部的去看整個運動產業的結構才能判定,不要忘了大型運動場館最大的使用者可是職業運動呢,而美國正是職業運動最發達的國家。

這裡也延伸出了更多的問題,我們不僅是要問是否還需要興建運動場館,而還要去問我們需要什麼樣的運動場館。

二、大型運動場館的經營(以中國為例)

中國大型運動場館的興建與經營,從某些程度其實跟台灣很像,簡單來說就是政府出資、政府營運。當然現在也越來越流行所謂的政府興建、民間營運的模式(BOT、ROT、OT、PPP等),但那也限於具有盈利潛力的場館為主,以台灣為例,大概也就是運動中心為主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