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0
作者:久保

簡介澳洲足球與男足成人國家隊(上)

10月15日(週二)於高雄市左營區的國家體育館,2022卡達世界盃亞洲區資格賽第三回合,B組中華對澳洲成人男足的主場賽,澳洲男足23位出賽球員星光熠熠。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4年11月筆者在TOKKA專訪陳柏良對照如今陳柏良的形象有著天壤之別

附錄2014/11/20【中華足球代表隊隊長陳柏良賽後專訪】

  中華足球代表隊17號陳柏良,乃是此次東亞盃的國家隊隊長。這位生長於高雄市區的臺灣足球一哥,近幾年隻身在對岸職業隊打拼,努力不懈的精神堪稱我們臺灣足球員的典範。儘管中華隊在東亞盃以一平、二負遭到淘汰,然而陳柏良在三場球賽的精彩表現,已讓場邊數以千萬計的觀眾們,為之揪心並瘋狂吶喊。以下內容是陳柏良在賽後隔天,接受TOKKA編輯群的深度訪談:

筆 者:您對這次東亞盃開賽之前,中華足球代表隊組訓有何感想?

陳柏良:足協規劃移地至日本訓練,確實作業繁瑣而且辛苦。可惜東亞盃開賽之前的集訓只有15天,而且每週只有週一、二、三這三天。當中華代表隊員們週三下午4:30返回母隊,換回母隊的訓練內容與戰術指導。面對港甲與中超歷練職業隊的陳柏良,及同在中超踢球的溫智豪與陳浩瑋,早已習慣在短期內消化多重戰術。可是我們中華隊未至國外歷練職業球賽的球員們,要在一週之內轉換兩套戰術,很容易發生戰術錯亂,影響他們在這次東亞盃的表現。

筆 者:提到戰術,東亞盃外圍賽近三場,中華隊員的傳球,偶爾發生傳至毫無隊友之處,送球讓對方有機會反攻。這類失誤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呢?

陳柏良:除了中華代表隊的組訓時間不足,臺灣大多數球員們長年習慣被教練指揮,往往養成慣性的踢球動作與反應。這使得球員們在球場上,缺乏主動且深遠的思考。再者,臺灣球員們閱讀比賽的能力,明顯與國外職業球員有段差距。連同先前提到的戰術錯亂,便容易造成隊友之間的傳球失誤。

筆 者:東亞盃這三場球賽,中華隊有著下半場前半段,普遍出現退縮挨打,然後下半場後半段恢復常態,甚至出現人來瘋的普遍現象。您認為這是什麼原因,造成隊員們有此現象呢?

陳柏良:我個人在場上的表現應屬平穩,沒有這種明顯的起伏狀況。我們球員們若有這個現象,也不是陳貴人教練在中場休息時,有對球員們宣達戰術考量或體能調節。我想很可能是其他球員們在休息之後,重新上場時出現暫時精神不集中的情形。等到比賽經過一段時間,球員們回神後便會正常表現,並且咬牙求勝拼到最後。所以我們全隊在第三場迎戰朝鮮隊,下半場後半的體力不是問題,而且大家都很想贏朝鮮隊!

筆 者:東亞盃賽前的臺灣足球圈,曾爭論代表隊應在本土球員或歸化及旅外球員之間如何選擇。您認為該如何取捨呢?

陳柏良:我認為歸化球員只能短期增強中華隊的戰力,但這對我國的足球發展並非長遠之計。我認為足協可以讓本土球員到有職業聯賽的國家,遴選進入職業球隊以接受訓練,不僅增廣見聞還能培養勇氣。像是溫智豪和陳浩瑋兩人,到中超的球隊接受磨練之後,處理球的方式變得沉穩,場上的心態也相對成熟。所以我認為讓球員們出國接受職業球賽的洗禮,對台灣的球員們是很有幫助的。

筆 者:目前中華足球代表隊的陣容中,您認為誰最適合旅外磨練呢?

陳柏良:我想後場選擇邱育宏或陳庭揚,可惜的是中超禁止守門員使用外援球員,因此邱育宏無緣進入中超。至於前場則以林昌倫較為適合,因為他踢球的位置較為全面,李茂雖有特色但還不夠,再者,李茂缺乏國際賽經驗,導致他在這次東亞盃有些緊張,表現略遜於平日而有點可惜。

筆 者:國際賽經驗相當重要,您認為這次東亞盃對中華隊球員,有什麼助益或成長之處?

陳柏良:由於國際賽與國內城市聯賽的強度,國際賽的對方逼搶速度較快,球員們面臨的壓迫感不同。所以東亞盃對中華隊球員們,在提前觀察、預判的能力有所提升。

筆 者:您對中華足協在東亞盃,對中華隊球員們待遇如何?又有哪些您認為尚待改善之處?

陳柏良:新上任理事長很努力的安排到日本移訓,也很想有一番作為。集訓的半個月內對我們也相當照顧。像是賽前的飲食內容,這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因為我不會在賽前吃多。只是中華隊的球員們為國爭光,至少足協要給球員們感受到溫暖。試想代表隊的集訓津貼是每日200元,這種津貼水準比不上在外面賺錢。教練即便想要操練球員,看到這種薪資水準又有何立場呢?當然我們有向理事長反映此事,理事長應允我們在日後會妥善處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