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4

當台灣籃球的寒冬來臨之時(五):漫漫寒冬之後,SBL該何去何從?

面對近年來最嚴峻的台籃寒冬,SBL是否也該大破大立、有所作為?

作者:Hayate

請繼續往下閱讀

Melody Huang

民視也有意願,也有播過(可能是棒藍重疊期的支援),但......

馬克斯 MAX

想想看主事者是誰??
一位靠著人頭會員作弊當選的彰化地方縣國民黨議長,還說出SBL當農場的幹話

秘書長還是一位只會擺臭臉的萬年秘書長,另一位還把戴維斯當血汗勞工的秘書長

其他球隊高層也是一樣,連最簡單的球隊視覺設計跟球衣視覺還有商品開發都不敢不想不做,看看九太那個幫寶適小象LOGO簡直笑死人,怪不的富邦單飛,人家雖然有錢有資源,但至少有心並且擅用這些資源來造福球迷

SBL就等同於台灣的老一輩觀光業,明明知道問題在哪,卻不想不敢不做出一步改變,而富邦跟夢想家則是勇敢跨出一步的青年觀光業

為何不在SBL體系內的寶島夢想家、甚至是脫離SBL體系的富邦勇士做得到,有籃協「力挺」、不乏經驗的SBL卻做不到?

◆ 在完善的行銷推廣之下,寶島夢想家的票房屢創佳績。(照片來源:寶島夢想家)

 

說穿了,就是主事者辦事不力。

首先,這麼多年以來行銷的問題幾乎沒能解決過。近幾年來除了主場週、主場日之外,行銷推廣幾乎是趨近於零,沒有道路上的廣告旗幟與看板,也沒有電視媒體的廣告放送,僅有轉播單位的電視廣告與相關節目支援,也難怪每當活動結束後,票房總會被打回「現實」。

看看部分場館賽前居然只有一面紅布條、幾面豎立的廣告旗幟,這的確不該是一個國內的頂級籃球聯賽該有的宣傳規格。

再者,這是環環相扣的惡性循環,SBL無法向外推廣以找回流失的老球迷、甚至吸引更多新球迷,勢必票房就難以提振,如此一來球團當然不願意投入更多資源經營與包裝,別說是職業化,恐怕連目前的半職業化模式都不易維持,也難怪CBL登高一呼,卻難有更多球團響應;而籃協似乎總抱持著「打得一年是一年」的心態去運作,卻始終沒有想下更多功夫去改善制度與推廣賽事,SBL又要如何進步?

接著,今年的熱身賽將於十二月六日開打、開幕戰則是在十二月十四日,距今已經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仍舊沒有確定的電視與網路轉播單位,也沒有任何賽程的資訊,球迷就算有意了解、甚至是提前安排行程也都無法規劃,這樣運籌帷幄的能力怎麼能讓人認為這是國內的頂級籃球聯賽?

上個賽季的熱身賽是十一月七日開打,九月就已經確定由WinTV得標,這個賽季目前為止除了得知兩間電視台有興趣轉播之外,所有賽事的轉播訊息都是未知數;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密切留意台灣籃壇動態的球迷,縱使懷疑是否還有第十七季賽事可看也不足為奇。

目前SBL的半職業化經營模式都已經搖搖欲墜,完全職業化的CBL更有如天方夜譚。沒有完整的行銷方案、賽制規定、球員工會等說明,唯一確定的只有令人大失所望的無主客場制,還有號稱已經同意加盟CBL的台銀、台啤和金酒三支球隊,其餘的全都是打上問號;如果單憑一個減稅法案,就希望說服各大球團加入,那也只能說籃協似乎太小看經營者的思維了。

人都是風險厭惡者,這些球團經營者在目前的SBL當中都無法看到未來的獲利空間,難道還會願意支付更高的成本,來投入一切都不明不白的CBL嗎?

◆ 國際賽事期間似乎總是台灣籃球票房最穩定的時期。(照片來源:籃協)

 

雖然不是唯一的問題,但行銷應該是SBL最關鍵的問題;這個問題的本身不單是來自於SBL本身或籃協,而是部分球團也該調整心態經營的。SBL是否想過用更多不同的方式去推廣賽事?包含社群媒體的經營,平面或電子媒體的廣告放送等等都是再基本不過的選項,若是能落實真正的主客場制相信更有機會增加在地球迷的認同感和參與感。

球團也必須以更多不同的方式介紹自家球隊與球星、用更積極的態度經營各式可以增加曝光度的平台,或是藉由參與在地公益之類的公眾活動來提升球隊形象,而不是只想著日復一日的維持現況。如果身為要角的各大球團只想各自為政、繼續打這樣的「小規模聯賽」,那麼要改善SBL整個大環境勢必難如登天。

◆ 面對近年來最嚴峻的台籃寒冬,不論是球團或籃協都該有所作為。(照片來源:籃協)

 

雖然NBA曾分別在1998-1999年賽季與2011-2012年賽季出現了50場與66場的「縮水賽季」,但主因來自於勞資糾紛而導致暫時性的封館事件,並非因為有球團退出才不得已壓縮賽程;而今年SBL的賽程減少則是由於兩支球隊退出,使得採用循環賽制的SBL只得縮短賽程,這不僅是SBL開辦以來絕無僅有的警訊、更是一記重重的當頭棒喝,倘若籃協與球團仍舊文風不動,那麼恐怕在這近年來最嚴峻的台籃寒冬過後,會是永無止境的冰河時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