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7
作者:西門思

犯規或不犯規,那是個大哉問

2009年季後賽第一輪,波士頓塞爾蒂克和芝加哥公牛隊在第四戰打到延長賽,比賽只剩下最後9秒,波士頓以110比107領先三分,而芝加哥即將要發前場球。在暫停時,塞爾蒂克的Doc Rive...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9年季後賽第一輪,波士頓塞爾蒂克和芝加哥公牛隊在第四戰打到延長賽,比賽只剩下最後9秒,波士頓以110比107領先三分,而芝加哥即將要發前場球。在暫停時,塞爾蒂克的Doc Rivers教練告訴球員去故意犯規,讓公牛隊罰進兩分,避免被他們投進三分球。但是塞爾蒂克球員可能忘記了他的指示,公牛隊的Ben Gordon投進三分球,把比賽逼進第二次延長賽。

 

而當第二次延長賽只剩下最後16秒,輪到公牛隊以121比118領先三分。他們讓塞爾蒂克的Rajon Rondo毫無阻礙地運球推進,選擇不去對那季罰球命中率只有64.2%的Rondo犯規,最後Paul Pierce在三分線外的出手被John Salmons封阻,讓公牛隊帶走了勝利。

 

當被問到沒有對Rondo故意犯規的決定時,公牛隊教練Vinny Del Negro這樣回答:「人們有時候會認為犯規很容易。但是有時候你犯規而他們在出手狀態。前幾場比賽Pierce就是那樣,結果我們送他罰進三分。」

 

相反地,當後來被問到沒有對公牛隊故意犯規的決定時,Rivers這樣回答:「我們就是忘記去犯規。我們在暫停結束時說要犯規。我們搞砸了。他們得分,而且在二度延長賽後贏球。我們多花了兩場比賽才贏得那個系列戰。」

 

 

塞爾蒂克花了七場比賽才把公牛隊淘汰出局,也許是因為耗費太多力氣的緣故,他們在東區準決賽輸給了奧蘭多魔術隊,而魔術隊淘汰了克里夫蘭騎士隊成為東區冠軍,在總冠軍賽對上洛杉磯湖人隊。

 

而當總冠軍賽第四戰剩下最後10.8秒,魔術隊以87比84領先三分時,Stan Van Gundy教練面對了同樣的難題:要不要犯規送給湖人隊兩分?

 

Van Gundy教練決定不要犯規。湖人隊的Trevor Ariza把球傳給Kobe Bryant時,Hedo Turkoglu和Mickael Pietrus馬上撲了上去,Bryant把球回傳給Ariza,而Ariza又把球很快傳給Derek Fisher。不知道為什麼,防守Fisher的Jameer Nelson往後退了一步,讓Fisher有了三分球出手的機會。

 

Fisher沒有遲疑地出手投進,把比賽逼入延長賽,最後湖人隊以99比91帶走了勝利,並且在三天後的第五戰贏得總冠軍。

 

當被問到沒有對湖人隊故意犯規的決定時,Van Gundy教練這樣回答:「那是我的決定在剩下11秒時不要犯規,是,我現在很後悔,但是只是後見之明。我是說,通常對我來說11秒還太早。……這場失敗會讓我困擾一輩子,但是我們那球可以守得更好。」

 

 

兩年之後,面對這個難題的換成了時任紐約尼克隊教練的Mike D’Antoni。在一場對上塞爾蒂克的比賽,尼克隊在倒數10秒時還領先三分,D’Antoni教練決定不犯規,結果Paul Pierce在Iman Shumpert防守下投進三分球,把比賽逼入延長賽,最後塞爾蒂克帶走了勝利。

 

對於D’Antoni教練來說,他的決定是有數據依據的,他說根據球隊追蹤自1995年以來的資料顯示,在比賽剩下不到10秒鐘,差距三分的比賽裡,不故意犯規的領先球隊贏球機率大約是93%,而故意犯規的領先球隊贏球機率大約是90%。

 

「只有3%的差別。」D’Antoni教練說:「剩下十分鐘時,你有很大的機會可以贏。如果你問大部份的球員,他們都不會去犯規。因為你不想成為那個要到另外一端罰進兩球的傢伙。」

 

「這裡的學問是不要犯規,但是還有附註。」D’Antoni教練說:「如果只剩下5秒鐘,比賽差距是兩分,而你有個可以得分的球員,那你就去犯規。但是Paul Pierce手中有球,而且已經進入投籃狀態。你不能去犯他規。因為他會跳起來,他很聰明。」

 

「你讓裁判去決定要怎麼吹判是很愚蠢的。如果你把球拿起來,那就是投籃犯規。那就是為什麼大部份的教練不會這樣做。這是很難的。」D’Antoni教練說。

 

 

而當被問到時任他助理教練的Mike Woodson是不是與他相同想法時,D’Antoni教練說:「老實說,我不覺得那很重要。因為誰會被炒魷魚?但是他也同意我的想法。我不知道啦,因為我想我應該沒有問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