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9
作者:果子

【果子的棒球雜記】吋距千里-讓富邦悍將失去爭冠機會的兩個關鍵PLAY

本文一開始先表達筆者對於「毒」必須徹底處理的立場,而今年富邦悍將一冠未得或許可以從九月份兩個關鍵PLAY裡找到端倪。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正文開始前,筆者先針對前幾天的憾事簡短表達自己立場。

 

只要染「毒」,幾乎就等於「放水」!所以一定要用最高標準制裁!!

 

要拒絕賭徒接近,球員只要潔身自愛,謹言慎行絕對可以做到。但只要一染上毒品,跟毒品等級完全無關,就是終身無法擺脫藥頭糾纏,而且只要癮頭一來,提供毒品的藥頭只要扣著,(染毒的)球員何止放水,任何喪盡天良的事都做的出來!

 

球員與毒品共處一室,你真的會相信他從來沒有碰觸?

 

所以我強烈建議:不管最後測試結果如何,中職立刻宣布該名球員永遠不得加入中職(包含職員),然後中職與業餘所有球員立刻進行毒品測試以證明清白。

 

只有快刀斬亂麻,才能杜絕任何傷害台灣棒球的可能。

 

讓邦迷扼腕的2019球季

 

今年對於富邦悍將的球迷而言,應該是心情非常複雜的一個球季。如果純按戰績,今年整體都在A段班(全年戰績63勝55敗2和),但上下半季都與季冠軍失之交臂:上半季與Lamigo一直纏鬥到補賽週,才讓Lamigo在上半季天王山之戰取得絕對優勢後拱手讓出。下半季則是在九月份兩次與中信兄弟的六場天王山對決輸掉其中五場。讓中信兄弟在補賽週的洲際主場享受封王香檳。

而這系列的天王山大戰中,邦迷最感扼腕的應該就是這兩個關鍵時刻;9/17楊晉豪該跑未跑,還有9/27被林智勝擊出再見安打。以事後諸葛來看,如果這兩個關鍵PLAY沒有出現任何誤失,最終也讓富邦悍將取勝的話,不但下半季勝負會與中信兄弟相同(都是34勝26敗)出現史上第二次加賽爭冠的狀況,而且萬一加賽輸了也能因年度戰績第一「保證」至少取得季後挑戰賽的機會。

 

因為這兩個PLAY對於富邦悍將的影響實在太大,所以筆者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澱思考後,才來談個人對這兩個PLAY的看法。

 

楊晉豪的「基本功」

 

9/17在新莊的中信兄弟VS富邦天王戰第一場,六局下半,中信兄弟領先三分,但富邦展開激烈反攻,一出局後靠著楊晉豪的安打帶動形成滿壘,這時只要不是擊出內野滾地或平飛導致跑者回壘不及變成雙殺,得一分都是低標。這時林哲瑄大棒一揮,只見球遠遠的往左外野飛去……。

 

影片來源:CPBL

雖然很可惜的在接近外野紅土區的邊緣被接殺,但這個距離絕對足夠讓三壘的楊晉豪跑回本壘得分。但……這時鏡頭一切換到三壘,才發現楊晉豪竟然這時才準備要「重觸」三壘。這時不只跑向一壘的林哲瑄展開雙臂大感不解,應該現場與即時觀看轉播的邦迷都同時大喊「WTF」,結果,這局富邦一分未得,最後比數也以3:4一分輸球。試想如果楊晉豪要是有跑回這一分,最少是打入延長賽,那麼這場比賽的勝負由未可知。

 

楊晉豪的這個PLAY沒有任何疑義,100%的跑壘失誤,就算只看球不打球的球迷也都知道,這種時候只要打者擊出飛球,100%就是先回踏三壘,等確認落地或接殺後再決定是否起跑。

 

問題就在這裡,從小學就開始接受正規棒球訓練,職棒也已經進入第二年的楊晉豪,為什麼會在這個關鍵時刻,出現連少棒球員都不該發生的判斷失誤?

 

筆者一開始也百思不解,後來是想到一段回憶,才找到可能的根源。

 

不過不是棒球,而是桌球。

 

回去大學時,因緣際會加入了桌球社團,忘了是那一年(因為超過十年以上),有次「升級」打進校隊的學長回來看我們練球,看到所有人都是呆板的練正反手斜線對打,學長在看了約20分鐘後,實在忍不住,直接叫停把所有人集合起來就是一頓臭罵

 

「你們知道練球的目的嗎?練球的目的就是要練習時的技術可以用在實戰,你們花了這麼多錢借這麼好的場地,然後珍貴的兩個小時就是這樣悶著頭,跟呆子一樣的練正反手,這樣就算再練十年,也是原地踏步,有什麼意義!」(學長在講這段話中間夾雜了許多X字,這裡就略去~笑)

 

罵完以後,學長直接按照技術能力分成三組,只會打正反手的,開始練正反手直線;正反手已經熟練,但切球不穩的,專心練正反手切球(斜直線都要);正反手與切球技術都具備的,甲發球給乙,乙要把球回到甲指定的位置,甲用正手快攻或弧圈攻擊,乙則試著防守反擊……這中間有個重點,要是甲發球失誤或者乙沒回球到甲指定的位置,直接伏地挺身五下,甲發球五次後換乙發球甲回球,校隊學長則在每一個循環結束後,針對甲乙的處理進行講解,並詢問甲乙「為什麼會這樣回球(攻擊)」,強迫每一個成員練習時都必須思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