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1
作者:Dexter

史騰和夢幻隊的親善之旅後,NBA的商業籃球如今遇到了一些難題。

現在NBA球員並不是只是球員,他們同時也是政治家、創業家、音樂家和藝術家。不管是什麼型態,歸根結柢他們都是一個公眾人物。從前NBA在7、80年代在有線電視上取得的成功,讓他們打下了受歡迎的基礎;現在球員和聯盟其他的知名人士則是用社群網站進一步的把這影響力擴大到無遠弗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就如同溫斯頓·邱吉爾所說,「永遠都要善用一次危機帶來的機會」。如果達里爾·莫雷(Daryl Morey)的推特把NBA推入了裡外不是人的處境,那他的作為同時也該讓聯盟開始反思自身所代表的意義。

川普的話顯示他確實是一個以自我利益為中心、偽善且民粹的政客,他趁機修理科爾(Steve Kerr)和帕波維奇(Gregg PopoVich),認為他們兩個在此事中的低調和平時抨擊國內政治事件時的活躍大相逕庭。這並不太讓人意外,科爾和帕波維奇是美國籃壇最熱衷於政經時事的幾個人,而且他們同樣反對川普,無怪乎後者會借題發揮。

不過他的發言雖然讓人為美國最高領導者的小肚雞腸感到悲哀,但若不以人廢言,這其中確實是有些東西值得思索。

NBA在全球化世界到底代表著什麼?從川普的話中,不難看出他對於詹姆斯為首的這些籃壇政治狂熱分子的敵意,也就是說對於這些美國政治人物來說,NBA球星或是知名教練的話語聲量是足夠高的。

大衛·史騰(David Stern)在35年前接手時,這個聯盟人氣仍不如NFL和MLB,但前者利用轉播權賺進的資金開始提升球員待遇,他寄錄影帶給尚未合作的國家,打通全球化的交流,然後將古柯鹼和鬥毆的時代永遠關閉。

他組建了夢幻一隊,讓他們將人類所能完成的最美好的籃球呈現在全世界的眼前。這一場敦親睦鄰的友好交流賽,不僅僅是為他們從蘇聯手中奪回金牌,也讓全球籃球正式以美國馬首是瞻,所有對職業籃球懷抱著夢想的男孩,都以NBA為自己的最終目標。

更重要的是,史騰真正的把球員看成是他的資產,願意花資源去營造他們、並且塑造一個適合的「舞台」,讓他們上去盡情的炫耀自己,並且從各個角度去推銷這些人的魅力。

人們對於「明星哨」的爭議在進入到21世紀後,隨著YouTube等影音平台的崛起,討論越來越熱烈。不過不管這東西是否存在,聯盟有意無意的讓球星看起來無所不能是事實。不論是取消「Hand Check」或是上賽季對於走步規則的重新詮釋,都是為了要維持金字塔頂端球員的光環。

當然於此同時,史騰也致力於打造聯盟給人的新印象,他們不但要和中產階級接軌,也希望把這個產品推到明星以及企業家、甚至政府高層之中,因此官方頒布了服裝禁令,這個以黑人球員為主的聯盟,不再能穿著艾佛森嘻哈風的長衫垮褲、配上大金鍊前來球場。取而代之的特別設計過的西裝,籃球員的好身材以及高曝光率成為時尚界的另一個伸展台。詹姆斯、韋德和威斯布魯克等人也慢慢成為《GQ》雜誌的常客。

全球化和高人氣的明星,讓越來越多品牌希望能和NBA進行合作,而且不僅僅只限於運動廠商。詹姆斯不僅僅只是地表上最強的運動員之一,同時也是多家公司的老闆和股東。

現在NBA球員並不是只是球員,他們同時也是政治家、創業家、音樂家和藝術家。不管是什麼型態,歸根結柢他們都是一個公眾人物。從前NBA在7、80年代在有線電視上取得的成功,讓他們打下了受歡迎的基礎;現在球員和聯盟其他的知名人士則是用社群網站進一步的把這影響力擴大到無遠弗屆。

史騰的商業頭腦和多元化發展如今成為這個聯盟的基因,這些人不會滿足當個球員,事實上他們和這個時代相當契合,他們自己當起了媒體製造話題,然後透過IG和推特發送到全世界,足球或許是世界上人氣最高的運動,可是在話語權上他們遠不如NBA。唯一可以稍微比擬的可能就只有男子網壇了。

川普此次修理科爾,在於過去後者針對他的許多政令做出抨擊,特別是關於種族和槍枝的問題。但是對於國外的問題卻悶不吭聲,像是個「被嚇壞的小男孩」。

不過這除了再次顯現當今美國元首格局是多麼的低之外,沒有任何意義。言論自由不僅僅是象徵著你可以說什麼,同時也賦予了「不說什麼」的權利。

一個根本的問題在於:大多數的美國人其實根本不了解中國,他們透過自己國家的傳媒去看著世界上現存的共產國家。世界上200個左右的國家,超過一半用所謂的西方文化過生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