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1

偉勁人物專訪:坐在螢幕前,將精彩傳給全世界的職業賽轉播員——劉冠甫】

一場場精彩的職業賽事,透過雲端,將球星的分分好球呈現在粉絲面前,將一場競技的熱血傳遞到運動愛好者的面前,他就如同職業選手一般,飛越一個又一個國家,穿梭一座又一座賽場,他是職業賽轉播員——劉冠甫。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場場精彩的職業賽事,透過雲端,將球星的分分好球呈現在粉絲面前,將一場競技的熱血傳遞到運動愛好者的面前,他就如同職業選手一般,飛越一個又一個國家,穿梭一座又一座賽場,他是職業賽轉播員——劉冠甫。

    甫才結束的高雄海碩盃,是劉冠甫從事職業賽事轉播的起點。2010年劉冠甫走進了網球的世界,進入中華台北網球協會(後稱網協)工作,回憶到當初在網協的工作,劉冠甫直言「大家都很好奇協會在做什麼,協會超忙的!從教練、裁判講習到各種國內賽,全國排名賽、青少年排名賽、ITF 未來賽,三太子挑戰賽,海碩男、女網賽、世青世少,聯邦盃、台維斯盃,平均下來,在協會只有兩個週末『可能』可以休息。」在網協多年的劉冠甫,在2016年的高雄海碩盃,正巧為與轉播方的窗口,劉冠甫與現任公司ALBS的老闆相識,隔年便提出了工作邀約,該公司設籍於澳洲,是IMG承包商,承攬ATP挑戰賽及BWF羽球賽亞洲及紐澳地區賽事網路轉播。。

    「我現在手上主要任務是以網羽球賽事為主」,劉冠甫表示以挑戰賽為主通常為三人一組,基本一台Main Camera俯瞰整面球場,若是場地數較多或是需要多機架設,則會再加派人力,劉冠甫表示在轉播工作中最首要的任務,是要先確保分數能及時傳送,確定訊號能夠傳到網路上,公開直播的頻道是ATP的官方首頁跟Live stream.com。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之前錯過盧彥勳在寧波挑戰賽在中央球場的直播」,劉冠甫說道,當時因只有一個人在,在第一球場與中央球場的之間調整機位,結果因兩面球場相距太遠,時間無法銜接,錯過中央球場的開場後,遠段監控人員判定無法直播該場比賽,故變成該場比賽沒有直播。

     雖然網球以挑戰賽級別為主,但劉冠甫轉播的第一場賽事其實是WTA深圳女網賽,「偶爾公司還是會接一些亞洲區的ATP跟WTA賽事,像我是去過清奈跟成都250,還有一些WTA在中國的女網賽。」而ATP及WTA等級的賽事更是多了Side Camera,需要去做導播,除了將直播影像上傳外,更是要準備主審使用的PDA跟設定主審手上的分數直播,準備任何跟直播有關的備料與週邊器材,若是有賽場內大型螢幕呈現比分,更是要分出一隻手,控制軟體精準無誤。

     「各個方位到過最遠的過家,應該是最北俄羅斯,最遠杜拜、紐西蘭,不過不同國家的執行風格有差,對我來說這算是最有趣的部分。」劉冠甫表示不同國家之中,讓他最具印象的兩個國家,一是日本的規矩與謹慎,「日本真的不誇張,我們轉播會有很多線材,幾米長,要怎麼貼纜線,全部都標示清清楚楚,連便當垃圾的分類都一清二楚」,而另一個讓劉冠甫印象頗深的便是第一次到印度發生電線走火,「幸虧那時候還沒有開賽,有多帶備用線材,趕緊在直播前處理」。

      「其實這個工作門檻沒有很高,但臨時的應變能力要夠好,中文跟英文算是我一個優勢。」在網協工作時期,時常負責賽事的主持,尤其是在職業賽球員進場、頒獎典禮……等,而回到家鄉轉播職業賽期間,「重操舊業」的劉冠甫,將麥克風拿起,流暢地說出一句又一句的中英文介紹詞。

       劉冠甫表示對自己而言,並沒有對網球非常著迷,他認為做轉播工作無法沈迷於看球之中,「雖然這份工作會有更多機會看到一些選手、精采好球,但工作同時也需要專注,就不能這麼地沈迷其中。」而行程與選手一致的劉冠甫表示在他的觀察之中,有些選手亞洲區只來台灣,對他來說Lloyd Harris令他最印象深刻,Harris在青少年時期曾到台灣打過ITF Junior 的南瀛盃,也是Harris人生中的轉捩點,讓他更確定往職業的路上前進,也是因此,劉冠甫認為台灣給職業選手的感受上,在生活品質、文化積累……等,與其他亞洲區域相比十分具有優勢。

       轉播室裡的工作,在整場職業賽事中或許是不被人注意的一個角落,事務細節繁複,亦是魔鬼藏在細節裡的職業,而劉冠甫以自己優異的應變能力,成為團隊中的老手,將更多賽事的精彩,如同親臨現場般地呈現在千里之外的你面前,將選手們的經典好球,一一記錄下,而將精彩傳給全世界。

(撰文/林莉純)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