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3

中華職棒30年臺灣大賽G2短評:決勝守備。

常言道「長期賽看攻擊力,短期賽看守備力」,Lamigo第二戰開頭打得亂七八糟,先發投手尼克斯悽慘寫下總冠軍戰不名譽紀錄,可是這個責任真的都要算到他頭上,還是跟「守備」其實有很大關係?為什麼碰到中信兄弟,外野手的守備就格外重要?就讓我來告訴你隱藏在這場比賽背後的那些數字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臺灣職棒大賽.G2

Lamigo 1-1 中信兄弟

 

桃園球場
運氣不好的話,這很可能是最後一次在桃園球場看到Lamigo的名字
CPBLTV截圖

 

在季後賽開打前,強者我朋友DC和我討論季後賽的時候曾經說過:「就算李茲可以丟一、四、七,他頂多贏下兩場,王溢正大概只會贏一場,在這種狀況下,Lamigo只要算不出第四勝,就不可能三連霸。」

因此,尼克斯在這場比賽炸掉,或是在下一場比賽炸掉,對Lamigo來說,差別僅在於是在洲際被再見,還是在桃園被再見,因此也可以窺見這場比賽有多重要,贏了,就可能三連霸,輸了,就可能什麼都沒有。

誠然,我們都知道尼克斯丟出了非常糟糕的0.1局,創下總冠軍史上的不名譽紀錄,可是我會告訴你:責任並不全在他身上。

那責任要怎麼算,就像標題講的:決勝守備,這「守備」涵蓋了很多層次,讓我們一件件來談:

首先,在之前的大貝湖畔棒球雜記就已經拿出數據驗證,尼克斯在中四日之後功力僅剩七成,ERA從中四日前的3.37暴增到5.28,在檢證之下我們可以得知,在教練團的測試之後,尼克斯弄丟了他非常重要的微調球路能力,他只有「把球丟進去給打者打,然後試試看守備能不能解決」和「球丟得很外面,打者的棒子連動都不想動」兩種選擇。

他把球丟進去給打者打,結果是什麼我們也都看到了。

 

藍寅倫這個判斷錯誤真的可以用「致命的」三個字來形容。

影片來源:CPBL youtube 頻道。

 

在狀況這麼差的時候,投手更需要捕手的引導,問題是今天Lamigo第一任捕手劉時豪配球實在略顯單調,他配球的長相是:內角盡量使用指叉,外角對左配直球對右配滑球。

這套策略既然明顯到電視機前的觀眾都能猜出他要的球路是什麼,場內的球員絕對更清楚,於是中信兄弟的球員幾乎只要能分辨出內外角,八成也能猜出來球的球種。

在這種狀況下尼克斯的變化球只要不落地,不管變化幅度再怎麼大對打者都不是威脅,除了詹子賢被尼克斯三振以外,用了40球一直要不到第二個出局數,灰頭土臉的直接被換掉。因此,真的要去算這大失血的責任,恐怕尼克斯要負的責任也只有三分之一。

更別提在尼克斯被連打的過程中,劉時豪就蹲在本壘後面不動如山,這實在是有點……教練上來兩次就要換投了,上來當然要克制一下,捕手什麼時候適時安撫投手真的很關鍵。

說到這裡是有點感嘆:在2015年,老將黃浩然也是被嫌棄配球不好,在總冠軍戰後半段失去先發寶座,當時換掉他的人叫劉時豪,沒想到幾年以後劉時豪和黃浩然換了一把椅子坐,而劉時豪的椅子則被廖健富坐走了。

說到守備,我們又不得不去提昨天提到的問題:第二局的兩支三壘安打可以說是陳晨威兩度貼牆沒接到球弄出來的,這個球如果處理得當應該是不會讓打者進到三壘。

雖說詹智堯因故不能先發,不過這裡還是得問上一句:洪一中能忍受陳晨威用貼牆的方式送中信兄弟的打者額外進壘到什麼時候?

 

美技跟送壘包其實只有一線之隔。

影片來源:CPBL youtube 頻道。

 

 

可能會有人想問「如果陳晨威去打DH,那林泓育不就得蹲捕了嗎?」

在這裡提供各位一個數字:今年林泓育以捕手身份出賽打了300個PA,OPS.992,以DH身份出賽191個PA,OPS1.026,差距沒有大到不可忍受,加上林泓育的引導和偷好球的技術在目前的三個捕手裡都算最好的,我就不知道為什麼不讓他先發蹲捕。

如果你要說「問題是二壘不設防」,我得說劉時豪的阻殺率也沒比林泓育好(劉時豪.231,林泓育.255),讓林泓育蹲捕、詹智堯先發CF應該會比現在好一點。

尤其以滾飛出局比來看,中信兄弟是全年度滾飛出局比最低的球隊(0.88,上半季0.98、下半季0.78,聯盟平均1.00)的時候,應該更要重視外野守備,因為你看到外野手的機會會很高,同時也很仰賴外野手用判斷來阻止兄弟球員獲得額外的推進,一支三壘安打和一支二壘安打在得分機率上有差別的,尤其在一支球隊全隊都蠻會在外野出局的時候。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