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3
作者:KH

在回應中國問題上,Kerr和Curry為何令人失望?

Steve Kerr和Stephen Curry素來在社會議題上敢言的教練和球員,在被問及這次NBA與中國的問題時,他們卻變得畏縮,表示自己不理解議題而拒絕評論。

請繼續往下閱讀

火箭總經理Daryl Morey在Twitter貼文支持香港抗爭的風波,演變成NBA與中國之間的衝突,更一度令兩場湖人與籃網在中國舉行的季前賽蒙上陰影。然而受影響的並不限於火箭、聯盟的商業合作,與及兩場季前賽,NBA的教練和球員們如何回應記者在這議題上的提問,同樣成為了焦點。

在這場風波中,聯盟總裁Adam Silver支持Morey行使言論自由,固然令人鼓舞;不過一些素來在國內議題敢言的教練和球員,特別是勇士教練Steve Kerr和當家球星Stephen Curry,在這個問題上卻顯得退縮,難免讓人失望。

在捍衛言論自由上,不能亦不應退讓

倘若NBA是一個貫徹秉持進步價值的聯盟,聯盟上下或許該如Enes Kanter和Morey一樣敢於發言,公開為基本人權的價值發聲,支持香港的抗爭行動,甚至結束與中國的一切商業合作關係,將過去為打入中國市場而噤聲的時代作結。

然而,要聯盟斷絕中國市場是不太現實的,畢竟他們在這個國家還有龐大的經濟收益,在人權問題嚴重的新疆還開設了訓練營。至於NBA球員或教練為香港說話,其實同樣不必期待。雖然香港的警暴、人權問題都已經相當明顯,但是假若他們對國際議題認識不深,要求他們評論香港的問題,或許就像要求我們評論喀什米爾的狀況一樣,難以給予詳細的評價。因此,他們不願評論或只是輕輕帶過,並非難以理解的舉動。

雖然如此,Morey這次風波牽涉的並不止於香港的問題,而是關乎美國公民的言論自由:當中國遇上不利自己的言論時,就會動用民間、企業以至國家的力量,以切斷經濟關係、透過外交施壓等手段,務求壓制反對者的聲音。任何人希望進入中國的市場,就要乖乖地將言論自由拱手相讓,不說中國的壞話,甚至如籃網老闆蔡崇信一樣,願意為中國的利益說話。

因此,對於過去積極就美國政治和社會議題發聲的球員,球迷以至美國的普羅大眾,都會期望他們至少捍衛美國人在本土的言論自由,不受外國的經濟和政治勢力干預。

尤其是在Silver已經代表聯盟公開回應,支持Morey在這件事上的言論自由後,人們都期望聯盟中人能如塞爾特人教練Brad Stevens和馬刺教練Gregg Popovich,與及後來轉口風的火箭球星James Harden一樣,至少緊守言論自由這條底線。(Popovich甚至在訪問中借去年Jamal Khashoggi被殺案,攻擊他一直看不順眼的總統Donald Trump) 但是,過去經常就社會事件發言的Kerr和Curry在接受訪問時,一直不願評論,以至當中的一些細節,就難免讓人失望了。

Steve Kerr的「不理解」其實只是藉口

先不論Kerr發言中一些值得斟酌之處,例如說香港的議題有很多觀點 (vantage points) 這種相對主義,實際上有助中國模糊焦點的說法 (可參閱The Athletic勇士隨隊記者Ethan Strauss的評論文章),Kerr不願意評論這事的主要原因,是他覺得自己對事件不認識,對於不屬於自己熟悉範圍的事情 (例如貿易戰),他不會評論:

「對於我們國家發生的事,我作為一個公民,我可以暢所欲言。但對於影響這麼多人、這麼多國家和政府的議題,對我而言是很難評論的。當一個『被嚇到的小男孩』好像比較明智。 」

「對於北韓,對於烏克蘭的問題,我不太清楚。我們可以看看世界各地,或許有幾個地方的問題是我能夠舒適地評論的。但這件事情實在太荒謬了,我們身處在這個的國家,擁有言論自由是幸運的事。我行使了這種權利,但選擇對自己感覺不舒適的議題不評論,也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

看起來就是相當能理解的解釋吧?

然而,Kerr卻被網民翻舊帳,發現他早於9月18日的時候,轉發了作家及政治評論員Ben Rhodes的貼文:「Bibi (以色列總理Benjamin Netanyahu)在倒退,Boris (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 在搖動,香港正在起來抗爭。威權潮流並非無可避免,反抗是有效的。」

除非Kerr在轉發貼文時對提及香港的內容視而不見,那麼他對於香港的抗爭其實早已表達了個人立場。「不理解而不評論」的說法,從來就站不住腳。在中國的打壓面前,Kerr以「不理解」為理由,選擇噤聲。可是他不理解的是,只要中國人知道他曾轉發這樣的貼文,他同樣也會被群起而攻之。選擇背棄自己立場,噤聲過後,他很可能還是要面對打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