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3

在回應中國問題上,Kerr和Curry為何令人失望?

Steve Kerr和Stephen Curry素來在社會議題上敢言的教練和球員,在被問及這次NBA與中國的問題時,他們卻變得畏縮,表示自己不理解議題而拒絕評論。

作者:KH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動聲色

我自14-15年成為勇士和Curry的粉絲,也對Kerr和Curry的言論感到失望。和他們以往敢言的作風相比,今次他們對香港議題的回應實在有明顯落差。

陸仁賈

雖然我也不認同Kerr, Curry對這次事件的反應,但我能理解他們為什麼不敢,甚至不能暢所欲言。

以Kerr來說,他代表的是GSW,一旦他講真話,那受害(賺不到錢)的不只是他個人,而是整個球隊,所以他也只能不影響到他人。

而Curry,他是隊長,尤其是中國大咖Thompson的好朋友,一旦Curry表態,那下一個被要求表態的Thompson該怎麼說?舔共?那他的一堆中國合約會被取消,不舔共?他自己應該也看不下去。

所以這個問題應該要問Durant這種不怕死,不怕中國,又夠份量的球員才比較有爆點。

不動聲色

能理解,但作為一個香港人,暴政前的受害者,我必須表示失望。我也沒指責他們,因為我明白他們面對很大的壓力和利益衝突。中立勉強可以接受,但我期望他們可以更敢言。

Glacier1943

所謂的言論自由指的是...被問到要選哪邊站, 無論如何都得回答才行? 選擇不回答不能夠是一個選項? 這種逼迫受訪者一定要表態的觀點...到底哪裡符合保障言論自由?

不動聲色

我不認同你的觀點,不回應當然是一種選項。但在大是大非前,例如面對極權政府,中立形同幫兇。被欺壓的一方需要幫忙,但有人卻裝作看不到或保持中立只會讓極權繼續下去,甚至變本加厲。希望你能再想清楚中立意味著甚麼。

李小儒

倘若得罪中國大陸,NBA得在未來減少大約15%的收入,可能大家都想說那其實不多吧?但是美國是資本主義國家,一旦成真,短少的那15%由誰吞下?不用想說老闆會吞下這毒藥,所以是球團從頭到腳所有受薪者砍薪水15%、還是裁員15%or更多來填補這差異?試著換作為他人的處境去想想,我認為Kerr跟Curry為什麼不會講出令某些立場的人滿意的話是可以理解的,一切都是錢啊!

KH

以上的留言我一併回答吧:我了解不同的球員/教練發言的時候都有他們的顧慮,可能是基於商業利益,或是對球隊的影響;他們怎樣發言也是他們的權利和自由。

但是作為形象進步,過往敢於就公共議題發言的運動員,支持者對Kerr和Curry自然有所期望,亦希望他們的發言與他們秉持的價值一致。他們選擇在對中國的議題噤聲,連支持Morey的言論自由亦不發一言,自然會被人批評與過往的言論不一致吧。

人生、經濟

可能我的想法過於簡單,但是從NBA一開始和中國有生意往來時,就已經知道中國是個極權政府。但是中國政府在他們允許的情況下,願意讓資本家們談生意。這是一開始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

就像美國企業和中東國家做生意(石油),不會有哪個美國石油公司的企業家或員工特別跑去批評中東國家對女性的不公平待遇或歧視。同樣的情況,放在不同的產業,在某些中南美國家或非洲國家,也同樣成立。

我不想說金錢至上,但這就是現實。想要賺極權國家的錢和拿他们的好處,就不要把自己表現得有多麼大義凜然。再說,香港在中國大賺人民幣的各大明星,也不太知道有誰公開反中國。我就只知道鄧紫棋有公開聲援反送中,像成龍這一類的香港人或其他生意人都沒有公開聲援....

我留言只是想表達一下,大多公眾人物不會願意放棄物質生活來幫助其他人追求所謂的自由和人權。

火箭總經理Daryl Morey在Twitter貼文支持香港抗爭的風波,演變成NBA與中國之間的衝突,更一度令兩場湖人與籃網在中國舉行的季前賽蒙上陰影。然而受影響的並不限於火箭、聯盟的商業合作,與及兩場季前賽,NBA的教練和球員們如何回應記者在這議題上的提問,同樣成為了焦點。

在這場風波中,聯盟總裁Adam Silver支持Morey行使言論自由,固然令人鼓舞;不過一些素來在國內議題敢言的教練和球員,特別是勇士教練Steve Kerr和當家球星Stephen Curry,在這個問題上卻顯得退縮,難免讓人失望。

在捍衛言論自由上,不能亦不應退讓

倘若NBA是一個貫徹秉持進步價值的聯盟,聯盟上下或許該如Enes Kanter和Morey一樣敢於發言,公開為基本人權的價值發聲,支持香港的抗爭行動,甚至結束與中國的一切商業合作關係,將過去為打入中國市場而噤聲的時代作結。

然而,要聯盟斷絕中國市場是不太現實的,畢竟他們在這個國家還有龐大的經濟收益,在人權問題嚴重的新疆還開設了訓練營。至於NBA球員或教練為香港說話,其實同樣不必期待。雖然香港的警暴、人權問題都已經相當明顯,但是假若他們對國際議題認識不深,要求他們評論香港的問題,或許就像要求我們評論喀什米爾的狀況一樣,難以給予詳細的評價。因此,他們不願評論或只是輕輕帶過,並非難以理解的舉動。

雖然如此,Morey這次風波牽涉的並不止於香港的問題,而是關乎美國公民的言論自由:當中國遇上不利自己的言論時,就會動用民間、企業以至國家的力量,以切斷經濟關係、透過外交施壓等手段,務求壓制反對者的聲音。任何人希望進入中國的市場,就要乖乖地將言論自由拱手相讓,不說中國的壞話,甚至如籃網老闆蔡崇信一樣,願意為中國的利益說話。

因此,對於過去積極就美國政治和社會議題發聲的球員,球迷以至美國的普羅大眾,都會期望他們至少捍衛美國人在本土的言論自由,不受外國的經濟和政治勢力干預。

尤其是在Silver已經代表聯盟公開回應,支持Morey在這件事上的言論自由後,人們都期望聯盟中人能如塞爾特人教練Brad Stevens和馬刺教練Gregg Popovich,與及後來轉口風的火箭球星James Harden一樣,至少緊守言論自由這條底線。(Popovich甚至在訪問中借去年Jamal Khashoggi被殺案,攻擊他一直看不順眼的總統Donald Trump) 但是,過去經常就社會事件發言的Kerr和Curry在接受訪問時,一直不願評論,以至當中的一些細節,就難免讓人失望了。

Steve Kerr的「不理解」其實只是藉口

先不論Kerr發言中一些值得斟酌之處,例如說香港的議題有很多觀點 (vantage points) 這種相對主義,實際上有助中國模糊焦點的說法 (可參閱The Athletic勇士隨隊記者Ethan Strauss的評論文章),Kerr不願意評論這事的主要原因,是他覺得自己對事件不認識,對於不屬於自己熟悉範圍的事情 (例如貿易戰),他不會評論:

「對於我們國家發生的事,我作為一個公民,我可以暢所欲言。但對於影響這麼多人、這麼多國家和政府的議題,對我而言是很難評論的。當一個『被嚇到的小男孩』好像比較明智。 」

「對於北韓,對於烏克蘭的問題,我不太清楚。我們可以看看世界各地,或許有幾個地方的問題是我能夠舒適地評論的。但這件事情實在太荒謬了,我們身處在這個的國家,擁有言論自由是幸運的事。我行使了這種權利,但選擇對自己感覺不舒適的議題不評論,也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

看起來就是相當能理解的解釋吧?

然而,Kerr卻被網民翻舊帳,發現他早於9月18日的時候,轉發了作家及政治評論員Ben Rhodes的貼文:「Bibi (以色列總理Benjamin Netanyahu)在倒退,Boris (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 在搖動,香港正在起來抗爭。威權潮流並非無可避免,反抗是有效的。」

除非Kerr在轉發貼文時對提及香港的內容視而不見,那麼他對於香港的抗爭其實早已表達了個人立場。「不理解而不評論」的說法,從來就站不住腳。在中國的打壓面前,Kerr以「不理解」為理由,選擇噤聲。可是他不理解的是,只要中國人知道他曾轉發這樣的貼文,他同樣也會被群起而攻之。選擇背棄自己立場,噤聲過後,他很可能還是要面對打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