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7

《如何當個好球評:曾文誠╳潘忠韋的完全球評手冊》觀看賽前練習的要訣

一場非科班與科班的棒球對話,聽曾公、喇叭分享播報台前台後的故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何當個好球評:曾文誠╳潘忠韋的完全球評手冊

好讀出版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  p.47-53

 

曾文誠

到了球場後,不管是哪一個球場,我總是習慣朝著中外野計分板看,倒不是看今天的攻守名單,而是看今天的風向,從計分板上旗子的吹動方向去觀察是順風或逆風,這會是接下來轉播中的重點。

確定風向再往前去看打擊練習,首先練打的這一組人,應該就是當天的先發選手,因為照球隊的慣例,先發球員會排在第一組練習,所以看他們的賽前狀況就很重要。

其實看打擊也只是習慣性觀察,餵球投手都會儘量將球投至適合揮擊的位置,讓大家在賽前保持好的擊球手感,所以球員的打擊狀況通常不會太差,不過也會跟打擊教練聊一下大家的狀況,或者有沒有在做什麼調整。

如果真有特別好的狀況,那時就可以在心裡留個印象,誰在今天賽前打擊感覺很不一樣。但賽前處於絕好調的人,並不代表當天比賽結果就是好的,有可能賽前好得很,但就因為手感好,造成比賽時很想「拉大支」,反倒讓打擊動作整個跑掉也說不定,就像有投手比賽前練投很棒,比賽開始就一直想把球速催出來,反而控球大走鐘,所以看到比賽前把球打得老遠的人,也不用在轉播時就急著說他的手感,因為他很可能接下來會吞三振,反而是要有點馬後砲,在他有好表現時才補上一句「今天賽前看他打擊練習狀況很好」或是「今天他擊球時,打擊教練在一旁頻頻點頭」。反之,若比賽和練習狀況相反,也能跟觀眾說「其實他賽前練打非常好,棒球果然不簡單」等。

提到賽前的擊球,有種打者是那種不管狀況如何都能把球轟得老遠的人,像陳大順還有後來的陳金鋒,前者根本是「台灣版的Aaron Judge」,每次打擊好像都跟球有仇,把球揮得又高又遠,連老外都嘖嘖稱奇,陳大順能把球揮得遠是因為他那超級壯碩的身材,有次他被觸身球打到上一壘,防護員趕緊上去問他「你有沒有怎麼樣?」他竟回說「你去看那顆球有沒有怎麼樣?」。

有天我在永和福和橋上看到這麼大隻的陳大順騎一台九十CC的機車,那個畫面映入眼前,我不禁對那台機車未來的命運憂心不已。

上面說過,打擊練習時,必須要讓選手維持好的揮擊手感,所以餵球投手的第一要件自然是控球要好,要投到打者能擊出好球的位置,免得適得其反,餵球投手有時是教練自己上場,也有像呂文生、吳復連,還有以前費城人隊老教頭Charlie Manuel 這種總教練級的都會「御駕親征」。

還有是針對當天對手先發投手的投球型態先行模擬的,像左投、側投等,就叫隊中類似的投手權充一下,以前味全龍老是打不好象隊陳憲章的球,所以賽前一定讓陽介仁、林琨瑋這些低肩側投的投手上去餵球,結果是想法正確效果不彰。但看了這些準備,還是能提供你做為評球的參考。

重新回到賽前打擊。如果有提早進場的球迷都應該看過,打擊練習時,後面有個遮擋球的網子,教練團會在後頭觀看打者狀況,而還沒輪到的人也會在旁邊等著,這時我會上前和他們聊聊,如果是三連戰的後兩場比賽,大概會談及前一場比賽的內容,有些關鍵處彼此的看法,或是對方今天先發投手過去的對戰成績,投打的策略,中信兄弟教練丘昌榮從選手時代就是常和球評交換意見的人,是個對棒球技術一直在求進步的人。

練打的如果不是先發選手而是二線球員,通常我會把話題落在近況如何等,有時教練不在旁,有些私交較好的球員也難免會抱怨兩句,說自己明明狀況很好但教練都不排上場等。這些當然是聽聽就好,比較不適合在電視上公開始談論。

打擊練習結束,有些選手會選擇去休息,有些則是去練習跑壘,利用隊友擊出球去訓練自己的起跑時機判斷,還有就是拿起手套去內野再加強接球的能力。印象中有一次是看到和信鯨二游搭檔鄭昌明和林岳亮,不僅練接傳還做雙殺配合的默契訓練,這時我心血來潮趕緊請導播派攝影同仁去拍他們守備的動作,心想如果正式比賽出現他們演出雙殺時就能派上用場,結果賭對了,比賽中真出現了雙殺,導播立馬播出賽前拍的這段影片,再加上我適時的說明「好的默契需要靠平日的練習」,感覺呈現出來的效果很讚。這種絕佳的感覺,我相信緯來體育台的工作人員也不會因為比賽還沒開始,就多出工作而抱怨,反而覺得那是一種另類的成就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