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10/20

理想與現實的抉擇,社會人左右護法襄助-2019日本火腿選秀結果介紹

2019年日本職棒選秀會,日本火腿包含育成選手在內一共指名了10位選手,但其中只有僅僅1位高中』生,這和過去給大家感覺偏好挑選素材型球員的印象完全不同,或許理想終究還是得屈服於現實。

作者:艾迪

2019年日本職棒選秀會,日本火腿包含育成選手在內一共指名了10位選手,但其中只有僅僅1位高中生,這和過去給大家感覺偏好挑選素材型球員的印象完全不同,或許理想終究還是得屈服於現實。

經歷了慘烈的2019年球季,七月底之前球隊戰績仍一片大好,沒想到進入八月在傷兵滿營、球隊狀況急落之下單月吞了20場敗仗,當然戰績也跟著直直落最後只能名列第五。因原本就自知能投長局數的先發投手不足而實施『栗山流短先發』新戰術在N.馬丁尼茲及上澤直之分別因傷高掛免戰牌後被迫得頻繁使用,最後這些局數投不長的先發投手與每天都處於備戰登板狀態下的中繼投手們不是調整狀況無功就是體力漸漸無法負荷。

為了填補先發投手人數不足的這個現實問題,在選秀會上日本火腿最後於第一、二指名挑選了JFE西日本的左投河野龍生與東海理化的右投立野和明這兩位社會人投手。

先來介紹河野龍生這名投手,他在高中時期就讀鳴門高校時從高一就是主戰投手,還達成了連續三年都在夏季甲子園登板的紀錄,不過他後來沒繳交職業志望書進入社會人球隊JFE西日本。這3年在社會人他的表現也相當穩定搶眼,去年在台灣舉行的冬季聯盟賽事河野還曾在一場比賽中送出13次三振,可說是今年選秀會上社會人第一左投。

至於第二指名的立野和明和第一指名的河野龍生一樣都是高中畢業後直接進入社會人球隊打球,渡過3年不能參加選秀會的限制後其實也才21歲。立野在這次選秀會前也被評價是即戰力的投手,也有不少日本媒體預測他可能在第一指名就會得到青睞,日本火腿能在第二指名選到他其實也算運氣不錯。另外他來自愛知縣豐山町,是朗神不折不扣的同鄉小老弟,立野的母親還是鈴木一朗在國中時期高2屆的學姊,也因此從小就常聽媽媽說國中時的一朗有多風光。

這兩位來自社會人的左右護法在人生中都還未踏上北海道的土地過,不過他們即將背負這支北海道職棒球隊的未來。

第三指名是今年唯一的那位高中生,他叫上野響平。如果說靠守備就能讓場邊觀眾看得如癡如醉,上野響平就是擁有這種能力的選手。身高172公分、體重68公斤,說來身材不算起眼,不過他的守備能力在今年眾多的高中游擊手裡算得上數一數二的。

守備能力有時候是與生俱來的,這樣的說法在上野身上可能也適用,因為京都國際高的球場土地中據說混著很多小碎石,有時候真的很難判斷球的彈跳,不過上野卻適應得很好。京都國際高的小牧監督形容上野對接滾地球有種特別的嗅覺,看起來好像球會自己乖乖的彈給他接一樣。

不只接滾地球,上野在接到滾地球後把球從手套裡轉換到右手持球的這個瞬間的動作非常快,甚至已有職業的水準。另外上野傳球的穩定度也很高。

打擊或許是他要加強的課題,以成為職棒選手為目標的上野自己也早已意識到。去年冬天起上野開始增加重量訓練這方面,還有打擊姿勢也由左半身主導改成右半身主導,高中生涯一共11支全壘打的他,今年大約五、六月起全壘打數有量產的跡象,光這段期間就打了9發全壘打。

第四指名同樣是來自社會人的投手鈴木健矢,其實在去年選秀會鈴木健矢的名字就經常出現在預測名單裡,大家也都看著哪支球隊會挑選他,只是最後他的名字並沒有被司儀唱到名。今年日本火腿選了他,很清楚就是要再增加中繼後援的投手戰力,目前隊上也剛好有秋吉亮這樣投球類型相似的前輩可以討教,而鈴木本人則已經準備好要作宮西尚生的徒弟。

對鈴木健矢有興趣更了解的朋友可以參考這篇的介紹:
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45411

第五指名是來自創價大學的投手望月大希,小學四年級時父親因病離世,家中經濟陷入困難的他們賣掉原本自己的家,媽媽帶著三個小孩搬進月租金7萬日幣且狹小的房子居住甚至日以繼夜犧牲睡眠時間賺錢,由於經濟狀況未見好轉,當時升高中的望月哥哥也只好被迫放棄喜愛的棒球去打工來幫忙維持家計。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