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0
作者:陳九十三

【MotoGP】日本站:談追擊Quartararo,Dovizioso自評:煞車煞得像莽撞車手

談到在日本站尾聲追擊Fabio Quartararo ,Andrea Dovizioso表示他「冒了太大的風險」,而且煞車「煞的像個莽撞車手」。

請繼續往下閱讀

Andrea Dovizioso在日本站的比賽進入中段不久超越SRT車隊的Franco Morbidelli位居第三當時,和第二位的SRT車隊另一車手Fabio Quartararo差了四秒。

然後當Dovizioso在比賽跑了總數24圈中的21圈之後,將和Quartararo的差距縮短到兩秒左右,然後Dovizioso做出比賽當中自己最快的三圈,在通過終點線時,只比Quartararo慢了半秒,而且只比取得分站冠軍的Marc Marquez慢了1.3秒。

「我跑的比較快,只因為我冒著很大的風險,然後我煞車就像個莽撞的車手一般。」Dovizioso談到他比賽尾聲均速時表示。

「我好幾次前端鎖死,但是我看到Fabio也跑得相當掙扎。所以,Fabio的狀況是我在正賽更進一位的好時機,比起場上比賽的大家,我的煞車狀況相當好,尤其是在大直線路段之後的11號彎,我能夠從中獲得很多好處。我在那一區段跑得很拚,而且能夠跑的很平順。」

「很幸運的,即使在我一開始無法跑得快的時候,我能夠冷靜而且總是能順順的騎。所以最終當車輛運作狀況變好一點的時候,我能夠跑得更快,而這就是為什麼後面能夠有所表現的原因。」

在開始追擊Quartararo之前,Dovizioso以更好的加速和更快的直線速度克服Maverick Vinales較佳的過彎速度,抵擋住了來自Vinales的激烈攻勢。

「我在整場比賽都沒看到Maverick,但是我能夠輕易地在彎中聽到Maverick跑得更快了。」 Dovizioso回想當時的狀況時表示。

「Maverick好幾次試著超掉我,但是或許這樣的舉動不會太具侵略性。我試著關門並且在彎中阻擋他,而且拿出更好的加速,因為我們的賽車加速性能更好。」

「但是在高速彎當中,像是6、7和8號彎,我擋不住Maverick,因為那是個高速彎,而且Maverick好幾次試著要把我超越掉。但是當我在和Maverick纏鬥時,我的單圈時間還是很好—我做出1分46.4秒的時間。」

「在最後四圈當中,我知道Maverick用的是後軟胎,而且當我看到Fabio的後軟胎也出了狀況,我試著發動攻勢,然後在煞車上冒了一些風險,我能夠控管住狀況,所以對Maverick來說,要咬住我是件困難的事,然後我能夠追上Fabio。」

原文來源:Motorsport

https://www.motorsport.com/motogp/news/dovizioso-risks-braking-stupid-motegi-quartararo-vinales/4560558/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