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5
作者:小佛

《NBA│The Players' Tribune》Kyle Lowry──這可不是落水狗的故事

在奪得隊史首冠之後,多倫多暴龍展現最大誠意,與當家「隊魂」Kyle Lowry達成一年$31M的延長合約協議,也就是說,剛開打的2019-2020賽季會是Lowry身穿暴龍球衣的第八個賽季。對於奪得生涯首冠的感受,Lowry有感而發,他在10/22於《The Players' Tribune》網站上發表了自己的想法。以下,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Lowry怎麼說......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無時無刻都被人們追問這個問題,現在,我要親自解釋這番感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贏得生涯首冠是什麼滋味?」

 

它聽起來像是能夠輕易回答的問題。畢竟,為了追求生涯首冠,我嘗盡了各種方法。不過,一切仍然一言難盡。

 

當你投入許多時間和熱忱在比賽中,各式各樣的情感都會與追逐冠軍的信念產生共鳴。你必須得到這項「認證」(validation)。當你對這項目標越來越執著卻始終無法攀上顛峰、成就壯舉的同時,感到難受的程度也越高。

 

高中時,我從未贏得冠軍。在我高三和高四這連續兩年,我們在Catholic League冠軍賽中失利,高一時球隊敗給了UNC高中,高二時則是輸給了Florida高中。這些對手最終都成為錦標賽的最大贏家。

 

這麼說比較好理解,如果你在十年前告訴某些人說我將來會以多倫多暴龍隊球員的身分拿下總冠軍,他們或許還無法確定哪件事比較荒謬。

 

但,或許我無法確切解釋贏得冠軍是什麼滋味的原因是我還沉浸於其中。

 

是這樣的,儘管它是某個獨一無二時刻,但關於「感覺如何?」、「這代表什麼意義?」之類的問題,還是很難用文字和話語來表達。我唯一確定的一點是,它是屬於我的。這座冠軍是屬於我、我的家人、我的隊友、我的教練以及整個多倫多的。老兄,這才是最重要的。

 

接著,人們有時會問下一個問題:身為一支尋求衛冕的王者之師,我們是否得到了足夠的尊重?

 

當然沒有。

 

但說實在的,我在乎嗎?

 

其實我不太在乎。

 

一向如此。多倫多永遠無法獲得應有的尊重,因為我們是聯盟中唯一一支來自加拿大的隊伍。從我來到暴龍隊開始,情況就一直如此。

 

對我來說,追求冠軍的路途既艱苦又漫長,對整支球隊和球團來說也是如此。但我們做到了。

 

人們可以毫無顧忌地批判,或隨意猜想。但事實不會改變:我們拿到了冠軍戒,而那些人則是徒勞無功。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我們就是總冠軍。

---

人們或許不是有意這麼說,但我永遠都不喜歡被當成「落水狗」(underdog)。

 

這聽起來讓我覺得,我能走到這個地步是因為運氣好。

 

我不否認,這其中絕對含有一些運氣成分。但這對聯盟中所有人都一樣,包括所有已完成奪冠夢想的所有球員──運氣就是比賽的一環。不過如果是談到如何在聯盟中生存、如何競爭、如何成長成為一個拿到總冠軍的球員,像我一樣,這些靠的可不是運氣。而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想聽一個真正的落水狗的故事嗎?一個來自美國最危險的地區的小男孩,獲得了Villanova大學提供的四年獎學金。

 

這不只是落水狗逆勢崛起的故事,而是我奇蹟旅程的起點。

 

無論場面或氣氛多麼盛大,籃球非常夢幻。不管結果是贏是輸,也不管我表現的好不好,和籃球有關的一切並沒有真正的壓力。

 

現實生活卻充滿壓力。

 

壓力是在一片大雪中漫無目的地行走,而那是你能夠四處閒晃的唯一方式;壓力是等著你的堂兄弟接受WIC(The Special Supplemental Nutrition Program for Women, Infants, and Children,美國農業部食品營養局旗下的援助計畫,此計畫對低收入家庭的的女性、幼兒以及孩童提供食品救濟)的救濟,或許你能分到到免費的牛奶,運氣夠好的話還能拿到果汁;壓力是當你的母親必須身兼兩份工作的同時,還得盡心盡力做好為人母的角色,避免孩子們和許多人一樣死於街頭或被關入大牢。

 

這就是現實生活。

 

而籃球呢?它永遠都是避風港。不管比賽有多麼激烈。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