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8

[跑步小說]跟著塔羅跑步去-0 愚者

我是個大叔跑者!但不是很認真練習的那一種。一周二到三趟十八尖山柵欄間來回五公里的跑步行程,是我練跑的日常。

作者:詹阿智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是個大叔跑者!

但不是很認真練習的那一種。

一周二到三趟十八尖山柵欄間來回五公里的跑步行程,是我練跑的日常。

十八尖山博愛街入口,從自來水廠上坡到獅子亭之前的這一小段路,兩旁有著十來戶矮舊民宅。

因這裡每日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各家充分利用門口的空間擺攤,賣點吃的喝的或小農蔬果,給運動完的民眾順手帶回家。

而在道路左側,排列不是很整齊的房子間,尾端靠近停車場處,有著一條地面用藍色線條-畫了"跳房子"圖樣的小徑,通往後方僅有的一間鐵皮民宅。或許因為散發出一股孤獨與隱蔽的氣息,每次經過,總是會引起我好奇,不自覺地多瞄一眼-看起來是有人住的,但不知是住著甚麼樣的人呀!

就這麼巧,去年中秋節那天到同學家去烤肉,隔壁鄰居-留學法國-學打擊樂的乾姊也有來,聊天之餘,當她知道我常在十八尖山出沒時,說要介紹個外國朋友-給我認識,她都叫他顧老師,竟就是住在這山腳下神秘屋裡的房客,展開我一段為期半年多的練跑奇遇。

顧老師是波蘭人,但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第一次見面時,是乾姊打電話幫我約在他家的巷口,說好邊跑、邊聊,認識交流。

我英文很爛,還好顧老師中文流利,問他怎麼會想學中文還講的這麼好?他說他年輕時在大學上歷史課,老師說到元朝成吉思汗西征,一路打到歐洲的故事,燃起了他對東方文化的好奇;當時東方國家為何如此強盛,蒙古、中國又是甚麼樣的國度。於是畢業後工作了幾年,存了些錢飛到北京,接觸中國文化,探究東方歷史。在北京住了八年後,開始展開他漂泊世界的人生,在年過60時,輾轉來到台灣,落腳在新竹這城市。

會住在這裡是透過仲介幫忙找的,他告訴仲介想要找位於市區、便宜、方便接觸大自然的住所,就被帶到這來;或許這裡對一般人租屋族來說,是個老舊、潮濕、蚊蟲多、沒人想住的物件,但顧老師說他才看一眼,就決定是它了,他說這房子實在太棒了。

住在十八尖山腳下的顧老師,早起第一件事就是上山跑步。顧老師說他年輕時曾是國家級的標槍好手,退役後還曾在大學田徑隊擔任過教練。我跟他說我以前也是田徑隊的,練短跑,只是現在就是個中年大叔,跑步強身減緩退化。

顧老師是個很講究養身的人,在台灣平日以教英文家教為生,簡單、低調,說話用字很精準,態度親和,像是居住在城市裡的隱者,是那種才見一次面,你就會想--未來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跟他持續多接觸交朋友的那種人。

從博愛街這端的"獅子亭"跑到寶山路那頭的"早起會”廣場然後折返,距離約五公里,彎曲微起伏的路線,全線禁止汽機車進入,沿途大多有樹蔭遮蔽,加上設置三處廁所、九台飲水機、十一座涼亭,是城市裡難得的優質練跑路線,唯一的缺點就是散步健行的民眾太多,有時必須左閃右躲地穿過漫步聊天的人群。

我們用著可以聊天的easy run速度跑著,顧老師說,他在這住七年了,十八尖山就是他的後院,這裡大大小小的路早已踏遍。聽來慚愧,我每次來都只跑固定的路徑,一丁點往岔路探險的念頭都沒有;從這點來看,感覺我還比較像是年過六十的老頭。顧老師說十八尖山很迷人,充滿著許多自然形成的巧思與魅力,這裡所有的人事物是經過時間累績下的集體(共同)創作,他很珍惜欣賞著這裡的美。

第一次聽到一位外國人這樣稱讚我家鄉的一處公園,雖感到與有榮焉,但還是有點霧煞煞、這裡真有這麼好嗎!

今天就來回早起會慢跑一趟,然後第一次拜訪顧老師的家。

這是一間位在山腳下一層樓的鐵皮平房,或許因為蓋在大樹蔭下,感覺房子有點陰暗加潮濕;進入屋內,就一張小餐桌、茶几、電視櫃,再往裡走是臥室,然後廚房與後門,沒什特別的,讓我突然有種"想像的最美"之感,進來看到"原來如此"後,有股真相大白的失落感。

顧老師倒了杯水給我,他說他跟乾姊是學打擊樂認識的;他曾跟幾位住在新竹市的外國朋友,組了一個樂團,定期會聚在一起交流練習,同學的乾姊有時也會加入;不過後來因團員待在新竹的時間都不長,慢慢就散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