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4
作者:野球喵藏

【12強點將錄】鈴木誠也:邁向卓越的打擊求道者

彷彿帶著一股殺氣進入打擊練習區。鈴木誠也對自己的打擊從來不曾感覺到滿足,他總是無時無刻地思考著,要如何比前一個球季、前一場比賽,甚至前一個打席來得更進步?就像一名追尋著打擊真諦的青年求道者一般。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四棒經常要與高等級的投手進行對決,是一個可以讓自己成長的棒次。對於四棒,我非常地樂在其中。」

 

在球隊需要你的當下,能夠適時地挺身而出,在一決勝負的關鍵時刻,總是能夠有求必應。身為打線的絕對核心,不但需要一棒擊沉的長打能力,往往更要有克服逆境的抗壓性,若論誰能扛下本屆日本隊四番主砲的重責大任,逐步邁向巔峰的鈴木誠也,當仁不讓!

【圖片出處:NumberWeb

 

巨人之星真人版?從小紮根的英才教育

出生於東京老街的荒川區,鈴木誠也在小學二年級就被父親「半強迫」地抓到地區的少棒隊練習,至此展開他與棒球的不解之緣。

「與其有空唸書的話倒不如去跑步」、「給我集中精神盯著眼前的球」。除了球隊練習,放學回家後還得接受父親一對一的打擊特訓,每天不是去練習,就是在前往練習的路上,鈴木誠也從小開始累積的龐大訓練量令人難以想像。

正因為有父親從小開始的英才教育,也才能造就出今日的鈴木誠也。【圖片出處:出没アド街ック天国 節目截圖】

 

雖然還不至於像鈴木一朗的父親當年這麼不人道,但鈴木誠也也曾經一度對棒球和練習感到厭倦。當時他就讀的二松學舍大附高校並沒有強制球隊一定要住球隊宿舍,但鈴木誠也卻寧可選擇住校也不想要待在家裡。想必是為了學習獨立自主,所以選擇離開父母的羽翼吧?不,這純粹只是小孩子耍叛逆,不想每天在家爭吵不休,如此而已。

「我非常討厭練習。我只是單純地喜歡棒球,能夠上場比賽就很快樂。雖然我喜歡打擊和傳球練習,但我超級討厭打T座和跑步,重量訓練也幾乎都沒在做,就算被監督抓到時挨罵,也總是有辦法用打哈哈的方式巧妙地帶過。」回想起高中時期,鈴木誠也如此說道。

三年下來,身為王牌的鈴木誠也從未帶領球隊打進過一次甲子園。不過監督並沒有放棄他,他心裡清楚這孩子是塊料,也不是沒有上進心,只是現階段對一成不變的練習產生抗拒。

 

「有人正在場邊看著你,若是你不好好練習,在職棒可是混不下去的喔。」

 

監督在高三夏天大會結束後的一席話,讓鈴木誠也逐漸找回練習的熱忱。而自己也在進入職棒的第一年徹底感受到職業棒球的高強度以及驚人的練習量,每個人都為了在職棒賽場上存活而努力不懈。從那一刻起,鈴木誠也就再也不一樣了。

 

追求完美的求道精神

高中三年累積43支全壘打、一雙50公尺最快5秒8的快腿以及最速可達148公里的強壯肩膀。作為野手,鈴木誠也身上蘊藏的無限潛能毋庸置疑。而他過去的成長背景及對棒球絕不妥協的個性,也讓廣島隊當年提早動用第二指名的這個決定收到最甜美的果實。       

高卒第一年就在一軍亮相,第2年出賽36場就繳出 .882的OPS,並在第一屆的U21世界盃棒球賽風光奪下打擊王和最佳九人。第3年不僅搶下開幕一軍,出賽場次也提升至97場。年僅21歲的職棒三年級生能繳出這樣的成績單已屬難能可貴,但唯獨鈴木誠也自己還不滿意。

「在三振後回到休息區時,那小子真的是滿臉的不甘心。對於那種沮喪地走回來或是隱藏情緒的選手,或許還會和他說些什麼,但如果對自己可以生氣到這種程度,其實也沒有再和他多說什麼的必要了。」現任廣島隊一軍打擊教練,東出輝裕提到他對鈴木誠也的觀察

 

「不甘心」、「有夠差勁」、「真是沒用」、「無法接受」

和場下喜歡搞怪的開朗模樣簡直判若兩人,鈴木誠也彷彿帶著一股殺氣進入打擊練習區。他對自己的打擊從來不曾感覺到滿足,總是無時無刻地思考著,要如何比前一個球季、前一場比賽,甚至前一個打席來得更進步?就像一名追尋著打擊真諦的青年求道者一般。

鈴木誠也經常獨自在夜深人靜的室內練習場,刻意不打開照明進行揮擊練習,據說這是為了加強打擊時的集中力。【圖片出處:BBNEWS

 

覺醒的契機,廣島1號的繼承者

透過隊友小窪哲也的引薦,鈴木誠也在2016年如願實現與內川聖一進行聯合自主訓練,並且在這名天才右打的身上學習到更成熟的打擊技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