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lcon 會客室】從初馬 4:49 到跑進 2:40 的高牆 「速」人跑者謝佳晉:「在不完美的條件下,詮釋出屬於自己的完美。」

他是謝佳晉,人稱 Jimmy、雷米,一名擁有全馬最佳成績 2 小時 40 分 05 秒的「速」人跑者。卸下獸醫白袍,轉至知名科技品牌 Garmin 任職的他,除了更投入跑步,現在也結合所學在網路平台上執筆分享。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的故事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是謝佳晉,人稱 Jimmy、雷米,一名擁有全馬最佳成績 2 小時 40 分 05 秒的「速」人跑者。

翻開他的個人社群頁面,滿滿都是精實的跑步貼文,再看看照片中合影的友人,不是台灣馬拉松百傑、就是跑圈名人⋯⋯如果不說,你可能還以為他是跑齡甚久的科班運動員,但其實跑齡僅有四年的他,不僅有著建中、台大的高學歷,一年半前還是一名獸醫師。

除了靠天份、肯努力,謝佳晉說,志同道合的朋友更是讓他得以不斷前進的動力。而在卸下獸醫白袍,轉至知名科技品牌 Garmin 任職,除了更投入跑步,現在也結合所學在網路平台上執筆分享。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的故事吧!

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是跑步的最大的樂趣

談起開始跑步的契機,謝佳晉說自己在大學時期就有運動習慣,當時是桌球隊,後來迷上單車跟登山,期間更爬了近四十座百岳。而會接觸跑步純粹是因為在畢業入伍後,擔任替代役的關係,壓縮了原本的運動時間,因此才開始「比較不花時間」的跑步生活。

起初只是繞著公園跑,跑完就去附近逛夜市,後來在中正紀念堂開始認識了一些跑友,或聊天、或共跑,對跑步的興趣才日漸濃厚。「不同運動會有不同樂趣,雖然跑步相較於單車、登山確實比較乏味,但當你能遇到同好,彼此可以互相交流、聊訓練看法,甚至只是瞎講一些沒有營養的垃圾話時,這個運動就會變得有趣許多。」謝佳晉說。

褪下獸醫白袍,跳脫舒適圈的開始

曾是一名獸醫師的謝佳晉,一年半前在因緣際會下,決定轉職進入知名科技品牌 Gamin 工作,這旁人乍聽或許會有滿腹疑問,包含他的家人甚至也有一度無法諒解、替他覺得可惜,畢竟醫職在大眾既定印象中,是一份薪水相對較高而且穩定的工作。而讓他毅然決然轉換跑道的原因,除了喜歡跑步,更多的或許是想給自己一個跳脫舒適圈的機會,「證照還在,萬一真的走投無路還是有機會回去呀!」謝佳晉笑著說道。

認為「不同領域只要認真投入其實都是專業」,在褪下獸醫白袍後,有了更多時間經營跑步,除了鑽研訓練,從醫的背景與好文筆,也讓他在閒暇時間開始執筆分享專業文章與自我經驗(Jimmy運動生理分享區),「看到別人對自己寫的東西感興趣,對我來說也是另一種成就。」

日本菁英賽事的洗禮——防府讀賣馬拉松

回憶起最印象深刻的一場比賽,謝佳晉說,2017 年底曾到日本參加一場被當地跑者視為波馬層級的菁英賽事——防府讀賣馬拉松。位在日本山口縣中南部的防府,對許多人來說可能有些陌生,但這場防府讀賣馬拉松來頭可是不小,除了是 IAAF(國際田徑總會)、JAAF(日本陸上競技聯盟)認證賽事,早年更需有全程馬拉松 3 小時內的成績才能報名參賽。雖近年放寬至 4 小時內,但往往一開報就額滿,由於賽事水平甚高,因此又有著「若手の登竜門」的美譽,意指「素人跑者的登竜門」。

之所以難忘,謝佳晉回憶,除了因為是第一次有女朋友相伴參賽外,也是第一次在比賽中跑出 Negative Split(負分段,代表後段成績比前段快) 的成績。

「當時訓練跟身體狀況都不太好,好不容易調整之後得以參賽,後來整場賽事跑起來不僅鬥志都很高昂,還跑出後段比前段快的成績,即使後面很痛苦,但看手錶速度愈來愈快,感覺就很過癮,最後如願得以把當時的 PB 推進 8 分鐘,正式跨入 sub 250 的領域,那是我至今跑過最滿意的一場比賽。」回想起當年的情景,謝佳晉眼神中微微透露著光,能感覺到好勝的他對於突破成績的渴望,以及歷經低潮後為自己奮力一搏的感動。

跑者的夢幻殿堂——未竟的波士頓馬拉松

「雷米」是朋友給予謝佳晉的外號,而「雷」字正是來自於他「每逢賽事必遇怪事」的命格。「跑台北馬那年是史上最熱、長野馬也是史上最熱,而波馬則是史上最冷,甚至從來沒想過會這麼慘。」他無奈地說。

謝佳晉會用「慘」字來形容波士頓馬拉松不是沒有原因,因為 2018 年的波士頓馬拉松,恰好遭逢 30 年來的最低溫天氣,這也讓向來怕熱不怕冷的他吃了一頭挑戰失利的悶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