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初遇

已故的阿根廷作家波赫士不相信每天即時報導的大眾媒體,他說真正影響深遠的大事情都開始於不起眼的角落和樣子,甚至你當時在現場目睹它恐怕都認不出來。波赫士用的例子是耶穌的誕生,在兩千年前人類文明邊陲的某一個貧窮木匠人家的某一個晚上,例行也似地生了個小男孩,居然會是歷史驚天動地的開始? 而對網球迷來講,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用費納兩人做例子?他們的首次相遇,是2004年的邁阿密公開賽,比賽最終以Nadal連下兩盤作收,當時可能連在現場親眼目睹的人也認不出來,但它卻是兩個當代傳奇那驚天動地般對抗的開端!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愛與和平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我不要愛,也不要和平?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兩隻貓熊

在Federer生涯的早-中期,許多人很輕易地便將Nadal視為Federer的壞消息,畢竟,西班牙人是個威脅,是他在2008年秋天擺脫自己連續三年世界排名第二的困境,拉下Federer成為世界第一;但另一方面,Nadal對Federer來說也是一個好消息,因為接下來的網球年代將會被定義為Federer-Nadal era(或者Roger-Rafa era),而不僅僅是Federer ea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在運動世界中,令許多球迷趨之若鶩的,是對抗(rivalry),這在職業網壇也不例外,人們津津樂道於1980年代Borg對抗McEnroe,或者是Evert對抗Navratilova,而ATP或媒體更極盡所能地想要在1990年代塑造Sampras對抗Agassi的戲碼。精力旺盛、熱情洋溢,擁有驚人球技和海盜般造型(及肩長髮、近膝球褲、無袖上衣)的Nadal橫空出世後,讓費納兩人成為2000年中期以降,最傳奇的網球對抗。就Federer而言,Nadal的出現不僅僅是讓他的競技水平提高,更久遠的來看,若後世的評論家要給出Federer在網球史上最終的評價,那麼曾有Nadal這麼一個對手存在的事實,無疑會讓他的生涯地位更往上提,或者,更永垂不朽!

就統計數字上來說,這對組合是網球史上最偉大的rivalry。當然自從Novak Djokovic在2011年正式崛起後,Nadal對抗Djokovic或Djokovic對抗Federer,其賽事的張力並不遜於Nadal對抗Federer,但費納對決的特殊之處,不僅是在於他們”先出現”,更在於他們之間大部分的比賽,他倆都是頭兩號種子選手,意即他們都是在冠軍賽的舞台上對決的。Nadal在2005年7月攀上了世界排名第二,而直到2009年8月Andy Murray衝破Nadal因膝傷而讓出的缺口為止,這中間約4年的歲月,都是費納兩人佔據世界男單排名前兩強,其中大部分的世界第一都屬於Federer,Nadal則是如前所述,在2008年奧運到2009年溫布頓期間短暫拿下世界第一。

請繼續往下閱讀

沒有其他任何球員能像費納兩人般對男子網壇有如此長的宰制時間,雖然說電腦排名系統在1973年以後才問世,但1973年前網壇也沒有這樣子的對抗關係出現,你可能會想起Rod Laver和Ken Rosewall,他倆在Laver於1963年轉入職業後對抗了許多次;或者是1920年代Bill Tilden對抗Henri Cochet或者Rene Lacoste,但別忘了那個時候的網球世界還很小,很多事物都還沒有名字,都還需要用手去指,跟2000年的網球完全無法同日而語。

已故的阿根廷作家波赫士不相信每天即時報導的大眾媒體,他說真正影響深遠的大事情都開始於不起眼的角落和樣子,甚至你當時在現場目睹它恐怕都認不出來。波赫士用的例子是耶穌的誕生,在兩千年前人類文明邊陲的某一個貧窮木匠人家的某一個晚上,例行也似地生了個小男孩,居然會是歷史驚天動地的開始?

而對網球迷來講,我們是不是也可以用費納兩人做例子?他們的首次相遇,是2004年的邁阿密公開賽,比賽最終以Nadal連下兩盤作收,當時可能連在現場親眼目睹的人也認不出來,但它卻是兩個當代傳奇那驚天動地般對抗的開端!而他們的第二次相遇,很巧的也是邁阿密公開賽,2005年的男單決賽,這次足足鏖戰了有五盤,Nadal先拿下兩盤,在第三盤也以4比1的局數領先,但Federer開始反撲了,他連拿三盤逆轉戰局,拿下冠軍。這個戰況震驚了當時只有18歲的Nadal,但也點燃了他的競爭意識,在兩個月後,在一個更大的舞台上,他將會擊敗Roger Federer(四強),登上全球最隆崇的紅土賽事寶座,並連續4年拿下冠軍(生涯總計12座法網冠軍),成為名符其實的紅土之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Federer呢,2005年他拿下了溫布頓和美網男單雙料冠軍(過了十幾年到現在,我怎麼還是感覺他當時拿下冠軍所散發的輕鬆程度,跟我現在寫這段文字的時候相差無幾?!)。著名的網球記者Bud Collins曾寫過一篇文章描述Federer在該年溫布頓的統治,他說Federer好像在玩著牧羊人剪羊毛的遊戲(而在遊戲裡,Andy Roddick是那隻綿羊),他運用著各種工具,在剪毛前呢,讓綿羊先這邊跑跑,那邊跳跳,他有各式各樣的方法讓網球朝球場的任何一個方向飛去,多如繁花的旋轉跟速度,Roddick所能期望的,僅僅是趕上其中部分的來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