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0

「我討厭這間公寓,只希望她能夠好起來...」Ricky Rubio親口述說籃球人生,與對媽媽的真情告白 Ep.1

我們的心態是保持正向、樂觀的,我們知道她能夠渡過難關。至少我必須這麼相信。我看過她怎麼養活我們這一家子,我看過她如何地努力工作,並在之後騰出時間,接送她兒子去每一次的練習,足球也是,籃球也是。然後,她就會戰勝癌症,然後,我爸就會說,「我們一起戰勝它了,我們這家人一起辦到了... ...。」 你懂吧?她可是我的媽媽啊,她是我的超級英雄啊... ...。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年,我搬進了Minneapolis當地的一間新公寓,我很喜歡那裡,它離灰狼隊的所在地也不算遠 。當陽光升起,晨霧散去之時,我甚至可以俯瞰密西西比河,美景盡收眼底。

那間公寓很大,但也不算太大,不過也足夠讓我清出兩間臥室,讓我爸媽來美國看我的時候有地方睡。各自有各自的房間,那是他們向來的習慣。

那個夏天,爸媽從西班牙來看我--自從2011我搬來美國之後,他們每一年都會來個幾次。通常他們來的時候是要看我打球,或是跟我一起慶祝節日。

「mississippi river view from minneapolis morning」的圖片搜尋結果

我們還會在Minneapolis和St. Paul附近,走一下觀光客行程,像是帶著他們逛逛美術館啊,或是幾間我很愛的餐廳。Mall of America也是我會帶他們去的地方,大概是這樣。他們每一次都玩得很愉快,就像我們是真的在渡假一樣。

在這樣特別的旅行中,我們會離開市中心,並且開車開好一段路程。這些路途跟大部分爸媽曾經跟我度過的road trips一樣,他們整個路上都會播音樂,告訴我老家那邊親朋好友的一些八卦,然後就突然安靜下來,維持好一陣子。

在那之後,爸爸就會開始講一些我小時候的事,無論如何,每一次都會。他很愛這麼做,很愛講一些關於我的小故事,特別是那些我其實已經一聽再聽的。 

只是這一次他講的是我當初怎麼在足球與籃球間兩難最後做出選擇的故事

他說,當時我才10歲,媽媽要我在兩項運動之間「擇一」,而我選擇了足球。那是當年最受歡迎的運動,而且兩者相較之下,我其實足球踢得比較好。但老爸的最愛,卻是籃球--事實上,爸爸是個籃球教練,在我的家鄉執教一支女子籃球隊。

所以呢,"hoops was his game",籃球才是屬於「他的」運動。我知道這件事讓他有那麼一點失望,因為我正準備要放棄籃球,投向足球的懷抱。不過,在接下來的幾週,我漸漸發現足球... ...似乎跟我不是那麼對盤。我開始想念籃球了。

於是,我決定找媽媽談一談。

我告訴她,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錯誤的決定,還有我想要回去打籃球的念頭。

記得她當時跟我說,如果真的要這麼做的話,其實並不容易--因為,他們已經把錢繳下去了,花在足球上面。

而且現在球季在進行中你是沒辦法隨意轉換跑道的,」她這麼跟我說。

那時爸爸工作的地方,是 El Masnou當地的一個體育俱樂部,所以他向工作人員詢問,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加入他們的任何一支籃球隊。 畢竟要在球季開打後加入一支隊伍,通常在規則上是不被允許的。

但是他們告訴我爸,如果他願意為俱樂部多工作幾個小時,他們會同意這件事,讓我有球可打。想也知道,我爸想都沒想就立馬點頭答應了。對於我想要再度投身他所熱愛的運動,他非常為我高興、非常自豪。

就算他手邊已是滿滿的事情,他還是接了這些額外的工作。至於本來要一起負擔的那些家務,媽媽也沒有多說什麼,妥善地接手處理,好讓爸爸可以專心在外奔波。

媽媽、爸爸,還有我的家人,只要有他們的地方,就是我所在的隊伍,是屬於我的Team。一直以來都是如此,而我也為此深愛著我的家人。

而在我決定告別足球,選擇了籃球的15年後,我和這支隊伍開啟了新的road trip。我們就沿路順順地開著,開呀開、開呀開,結果哎呀一個不小心--就開到了明尼蘇達去了(笑)。

相關圖片

在2009年的NBA選秀會上,Ricky Rubio以首輪第5順位被明尼蘇達灰狼選中,但他選擇先留在歐洲,幫助所屬球隊奪冠,直到2011-2012賽季才正式踏上美國的土地,開啟了他在為灰狼效力的第一個賽季。

時間回到2015年,爸媽跟我的的美國行,幾個小時後,我們到了我們這次的目的地,Mayo Clinic,一間位於Rochester的診所。

我們在一個小房間等待醫生進來。不過,這不是什麼對我們來說太陌生的情景--3年前,媽媽被診斷出罹患了癌症。病發的位置在肺部,2012年就開始了。

我們的心態是保持正向、樂觀的,我們知道她能夠渡過難關。至少我必須這麼相信。畢竟,她可是我的媽媽啊,你懂我的意思吧?她是我心中的超級英雄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