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09

12強/ 不只最後一里路-從臺日大戰的「態度問題」談起。

所謂態度和拼勁,經常在球場上是決定勝負的最後一里路,不過我會想問一個問題:我們跟日本的差距真的只差那最後一里嗎?常常說日本職棒很細膩,到底細膩在哪裡,而中華職棒又到底為什麼彌補不了這個差距,讓我為你從11月7日的比賽說起……

請繼續往下閱讀

開宗明義,我們來談談對日戰吧。

我知道很多人已經檢討過,或說明過一局下王威晨的跑壘,比如說棒球貴賓狗的這篇「實力已能一搏 從第一局play看中華隊」就很好地說明了為什麼王威晨停在三壘並沒有部分球迷說的這麼糟糕,他就算衝回來也不見得就是輕鬆踏過本壘得分。

那我想說什麼呢?

我想說的是……請我們把時間倒轉一下,具體來說是倒轉到2018年的2月28日。

2018年2月28日,Lamigo和日本火腿鬥士在札幌巨蛋進行交流戰,比賽進行到二局上半,在兩出局之後林承飛獲得四壞球保送站上一壘,劉時豪補上一支三不管地帶的安打,讓林承飛推進到二壘,接著藍寅倫擊出一支中外野落地安打,林承飛從二壘直衝本壘,然後……

然後死在本壘。

具體狀況大概是長這樣:

 

 

心急的朋友請從16秒處開始看。

影片來源:Lamigo Minor youtube 頻道。

 

當我看到林哲瑄衝三壘差點被抓到的時候,我第一時間其實是想起林承飛在本壘出局的瞬間,為什麼呢,因為類似場景在這幾年對日戰一直反覆上演。

不管球迷第一時間對此有什麼反應,我還是要重申一年前就說過的話:這就是兩國職棒的真正差距,在中華職棒,這個可以跑而且不會死,在日本職棒,跑了就死了。

球員的經驗和判斷來自日常累積,所謂日常累積,自然就是職棒比賽。

日本職棒一年打143場比賽,一個常勤打者一年可以拿到550到600個左右的打席,臺灣一年打120場比賽,一個常勤打者一年大概可以拿400個打席,一年差150個打席,打完三年以後臺灣打者得到1200個打席的養分,日本打者則得到1650個打席的機會。

也就是說,即使強度相同,臺灣打者需要四年才能得到的經驗,日本人三年就達標,而且這個差距隨著時間過去只會擴大不會縮小。

更別提強度跟隊伍數還有比賽數是成正比的,那我也很認真的問各位:在以上幾個層面上,大家覺得我們在哪裡有贏過日本嗎?

我想答案很清楚,那事情就是這麼回事,指教態度是最容易的,可是也是最沒有幫助的。

 

林哲瑄
這就是關鍵的撲壘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特約攝影師沙拉

 

在這裡我想提一下在守備上發生的兩個案例,來說明日職和中職的差異。

第一個案例發生在六局上,日本隊分佔一、二壘,一人出局,打者輪到松田宣浩,松田打成一個高飛球,林立接殺以後往二壘傳想刺殺離壘過遠的丸佳浩,結果沒傳好讓球飛向三壘,還好沒有造成額外的推進。

第二個案例是九局上半,陳禹勳讓吉田正尚擊出滾地球,結果球傳到一壘的時候投手陳禹勳和一壘手朱育賢兩個人卡在一起,從原本的雙殺變成只殺到一個,然後下一棒就被擊出兩分打點的安打。

一樣碰到失分危機,日本隊的守備表現還是一如往常的處理得當,中職選手在這時候就容易出包。有些球迷可能會認為,難道不能看清楚狀況再傳嗎?那我必須要告訴這樣想的人:等看清楚再傳已經來不及了。

在這裡要先說明一下:即使是看似簡單的「一壘手接球小拋給補位的投手」,一壘手實際上不是傳球給投手,而是傳球給空氣--更正確的說,是傳球給「預期投手手套會在的位置」,默契越好的球隊越不會發生「怎麼感覺投手接近一壘的時候減速減很大」的狀況。

現代棒球在爭奪的都是零點幾秒,看清楚以後傳球出手很可能對方已經衝上壘包,可能有人常常會聽說「練習都在練默契」,什麼是默契,這個就是默契。

傳球的人要往哪裡傳球,接球的人手套要擺在哪裡,在很接近的狀況下該由誰來處理,這都是長時間練習得來的結果,所以我們偶爾也會看到野手接球以後一個甩手把球傳出去,結果是傳給空氣接。

在傳球沒有歪太多的狀況下,應該問的是:接球的人去哪裡了,而不是去問「為什麼傳球的人沒看清楚就出手」。

當然,我知道林立那球真的傳得有點歪,這也說明了另一件事情:在有壓力的狀況下,日本隊的守備一如往常的穩健,沒什麼失誤一直傳染的情形,而不要說中華隊,在例行賽裡看到各種關鍵時刻掉鍊子可以說已經是中職日常。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