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4
作者:小鐵

台籃》意義重大卻進度停滯 不見蹤影的下一個歸化

2013年,戴維斯成了台灣第一位歸化球員,但六年過去,戴維斯年事已高,卻遲遲沒有出現第二個歸化人選,明明是立竿見影的幫助,如今進度卻嚴重停滯,論陣型、客觀戰場、時機,台灣對歸化的需求,都是迫在眉睫。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週末,11月16日,今年加盟東南亞籃球聯盟ABL的富邦勇士即將在和平籃球館舉行本季開幕戰,在這整個夏天,ABL的消息都遠大於SBL,其中與台北市簽下冠名的台北富邦勇士,和早已在彰化落腳第三年的寶島夢想家,這兩年有三位洋將很引人興趣,一個是富邦的Charles Garcia(賈西亞),一個是夢想家今年簽下的Liam McMarrow(李恩),一個是去年夢想家的主力洋將Will Artino。

 

這三個人,都是近年曾經進入「歸化」討論的人選。

 

對於「歸化」,台灣直到近年才真正有所接觸,但其實在21世紀初,亞洲就已經有歸化球員的概念,只是當時包括南韓的文泰鍾、文泰英兄弟,黎巴嫩的Jackson Vroman和Matt Freije等使用「歸化」概念進入國家隊的「外籍」人士,其實都還是和該國有血緣關係的身分,後來真正給亞洲籃球衝擊、也多次讓台灣在國際賽上嘗到苦頭的無血緣歸化,應該是日本的櫻木JR(Milton J. Henderson Jr.)和菲律賓的Marcus Douthit,無可避免的,世界籃總(FIBA)給國際籃球的這個加分手段,真正讓亞洲籃球起了變化。

 

除了中國和伊朗兩個一來實力夠強、二來國籍取得困難的國家以外,最近十幾年內,歸化已經不是少數國家的特例,即使看起來籃球實力要和亞洲競爭還有一段差距的印尼,都在近年預備了Jamarr Johnson這個歸化球員。日本的歸化球員前仆後繼,從櫻木JR換成Ira Brown再到去年世界盃資格賽在台灣大發神威的Nick Fazekas,菲律賓從Douthit換成Andray Blatche,南韓更在當年多以血緣關係開始的歸化後,去年也終於讓毫無血緣關係的Rucardo Ratliffe成為國家隊一員,若再加上西亞如卡達、黎巴嫩、哈薩克、伊拉克等這些年輪番替換,歸化球員不只要預備,還要精益求精,不斷尋找更好的人選。

 

明明顯而易見的是,歸化球員對於亞洲球隊如此重要,但回到台灣、這個照理來說根本沒有立場自恃強大而可以無視加分效果的海島小國,卻在禁區先後被肆虐多年、連讓「黃金世代」提早上前線都擋不住的時候,還遲遲等到2013年,「大換血」政策都過了12年以後才使用了第一位歸化球員戴維斯(Quincy Davis),而且在近年戴維斯因舊傷所苦,屢屢退出戰線、或是戰力下滑之後,仍每年只能把賭注押在戴維斯的健康狀況上,前述曾與多支SBL球隊合作過的李恩、一度能幫助台銀寫下佳績的賈西亞、曾真正自願加入中華白培訓的Kyle Barone或是去年連他自己都表達過意願的Artino,最終都無疾而終。沒有一個真正簽約,就連曾經登錄在瓊斯盃名單上、至少穿過瓊斯盃國家隊球衣的,都只有Barone和兩度來台測試、卻明顯不符使用的John Florveus。

John Florveus(圖片來源:特約攝影沙拉)

也就是說,台灣不只使用歸化的時間比別人晚,已經白白葬送當初提早給「黃金世代」登場時機的期待,也浪費這批菁英球員的大半生涯,在使用歸化球員後的調整與應變也始終沒有出現,於是當別人求了有以後不斷求更好,替國家隊出征做了萬全準備的時候,台灣卻是嘗了一點甜頭之後就不斷吃老本,歸化球員的加分效果在台灣籃壇只出現短暫一瞬,接下來就是不斷的挫敗以及人手空缺。

 

於是,回到歸化議題上,我們才驚覺,籃協各種舉動,各種說法,竟然成了各種牛頭不對馬嘴,也許籃協真的有預備,無奈找來測試的Florveus戰力不足,今年也有來台的Dexter Pittman更在還沒披掛上陣時就受傷,但是除了這兩人以外,籃協一邊說有月薪4至6萬美金的預算,卻在希望歸化洋將可以打SBL的情況下,規定SBL單隊雙洋將薪資上限為25000美金,籃協一邊認為歸化球員身高需要在208公分以上,卻在希望歸化洋將可以打SBL的情況下,規定SBL單隊雙洋將身高上限為400公分,籃協一邊說會積極尋找技術、機動性能配合國家隊的洋將,找來測試的卻是Florveus和Pittman。

 

戴維斯當初和籃協的合作,或許是天時、地利、人和,當時戴維斯的確需要一份更穩定的工作,來確保在SBL洋將限制更改時他能夠生存,籃協也的確在國家隊停滯多年後,由於一些政治考量讓當時的理事長丁守中有必要有所作為,初次使用歸化的台灣沒有開出太高的價碼,但初次以這種方式求職的戴維斯也沒有更好的行情,因此兩造就以在歸化球員行情而言相對價碼較低的月薪2萬5000元成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