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11/13

飆風玫瑰 Derrick Rose 自傳《I’ll Show You》感想(下)—最好的復仇,是成功!

上篇介紹過 Rose 的成長過程和職業生涯,下篇則是個人感想,我想這本傳記出中文版的機率很低,僅把這兩篇文章獻給公牛隊和 Rose 的球迷,還有動過膝蓋手術的球友們,試著感受和學習 Rose 的「I'll Show You」奮戰精神!

作者:Ryan / 小凱



我光左腿就開過四次刀,包括腳踝韌帶撕裂、脛骨植入和拔除鋼釘,以及側韌帶修復手術,加上後十字韌帶也受傷,由於不是前十字韌帶,並沒有開刀。每一次手術完成之後,要穿戴護具或打上石膏,並撐拐杖走路,加上日復一日的復健,慢慢讓肌力和活動性恢復,重新適應新的身體,才能開始練跑、投球,甚至切入。

這就是為什麼我看 Rose 的傳記特別有感觸,他的左右膝蓋各動過兩次大刀,加上其他部位的大小傷勢,職業選手真的是拿命在拚。而且我們能自行決定恢復時間,他們會受到來自球團、球迷和媒體的壓力,有些人甚至因為隊醫誤診,提前葬送球員生涯。

身為球迷,只能多一點同理心,沒有球員希望自己受傷,雖然有專業設備和醫療團隊,可是骨頭、韌帶或身體的恢復期是固定的,不可能大幅縮短,而且戰績是一時,健康是一世,他們也希望退休之後,還能陪兒女散步或打球,更何況我們應該不想看到抱傷復出的低迷表現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幫助更多的孩子】

Rose 的父母親很早離婚,他不知道父親是誰,從小在單親家庭中長大,深感出身貧困的孩子要出頭有多難,因此他決定在教育方面盡一己之力,除了修建老家附近的 Murray Park 球場,讓孩子們有更好的環境打球,也捐了幾百萬給芝加哥的 After School Matters 非營利課後輔導組織。

另外,他還成立 Rose Scholars 獎學金,來自不同州的學生分別得到一萬到二十萬美金的補助。Rose 相信不光這些孩子能受益,或許某天他們同樣能回饋社區和幫助別人。

Rose 甚至會包辦別人的葬禮費用,身為最小的兒子,參加過不少葬禮,他知道沒錢處理喪事的辛酸,所以默默地負擔相關開銷。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很欽佩 Rose 這種「讓自己的不幸變成孩子的幸福」的大愛精神,他大可以跟某些球星一樣,開名車、買豪宅、辦遊艇 party,卻反而把錢花在更有意義的事物上面。


【最有價值球員背後的女人】

Rose 拿到季賽 MVP (最有價值球員獎)之後,沒有草稿,發自內心說出對媽媽的感謝:

Brenda Rose, my heart, the reason I play the way I play, just everything. Just knowing about the days when I didn't feel like I wanted to practice, having all the hard times, waking me up, going to work and just making sure I'm alright and making sure the family's alright. Those are hard days. My days shouldn't be hard because I love doing what I'm doing and that's playing basketball. You keep me going every day and I love you and I appreciate you being my mom.

Brenda Rose,妳是我的心,也是我能打球打出名堂,以及達成任何成就的理由。在我不想練球時、遇到困難阻礙時、叫我起床、去練球,並確保我和家人生活無虞,那些日子真的不好過,比起來,我的人生不應該太難,因為我熱愛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打籃球。有了妳的鼓勵,我才能每天抱著更加進步的動力,我愛妳,也很感激妳是我的媽媽。

激發 Rose 不斷進步的原因之一,是怕媽媽太早過世,尚未看到自己的任何成就。另外,他後來替媽媽買了房子,在公牛的每一場比賽前,也一定送上飛吻給坐在包廂看球的媽媽。

我看過不少本 NBA 球員的傳記,許多人都很感謝媽媽的養育之恩,Rose 在多次受傷、前途茫茫、心灰意冷時,多虧媽媽的好言相勸,才決定繼續打球。對他來說,有媽的家,永遠是最溫暖的避風港,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會全心接納他的地方。

請繼續往下閱讀


【無可避免的種族歧視】

Rose 就讀 Memphis 大學時,某天正走回宿舍,有一輛搭乘四位白人的車子一路跟隨,跟他說了一句:"What's up, my nigga? / 怎樣,我的黑奴?"然後全部大笑。Rose 假裝沒有聽到,繼續往前走,直到某一個人提高音量繼續講,才回頭看對方一眼。

即使是現在,已經有足夠的錢到商店買東西,但可能長髮有點嚇人,他能夠感覺到身旁的白人店員很害怕,難怪有白人會因為黑人接近自己的房子,而打電話報警。

另外,有時候練習結束去商店時,店內保全會一路跟隨他,監視有沒有想要偷東西,直到認出他來才說:"D-Rose, that you?"

Rose 不能改變別人的看法或態度,只能控制不要讓這些負面情緒影響自己。

我覺得類似的種族歧視很難避免,尤其對方人一多,專門會找落單的人挑釁。Rose 的做法是正確的,尤其身為運動員,身體就是自己的生財工具,要是吵架甚至動手,免不了到警局一趟,浪費無謂時間,更慘的是萬一受傷,還不能上場比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