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4
作者:Dexter

納達爾:不放棄算不上什麼榜樣,你本來就該繼續戰鬥。

  梅德韋傑夫(Daniil Medvedev)在美網的表現是一個很好的起頭,三巨頭的時代終歸要結束,喬科維奇、費德勒和納達爾三人目前當然還能牢牢握著大滿貫不放,但是對於一般公開賽、大師賽、總決賽,他們今年就無法保持那種誇張的勝率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梅德韋傑夫(Daniil Medvedev)在美網的表現是一個很好的起頭,三巨頭的時代終歸要結束,喬科維奇、費德勒和納達爾三人目前當然還能牢牢握著大滿貫不放,但是對於一般公開賽、大師賽、總決賽,他們今年就無法保持那種誇張的勝率了。

  道理也很簡單,對於年紀大的選手來說,他們會放棄某些比賽去調整狀態,雖然在五盤三勝的大滿貫依然能靠著自己的穩定和經驗來贏球,但在三盤兩勝的賽事中,老化和偶然性就有可能可以在他們全面的球技中找到破綻。

  費德勒、喬科維奇在年終總決賽輸給蒂姆(Dominic Thiem),納達爾輸給茲維列夫(Alexander Zverev),都很正常。江山代有才人出,網壇需要新血注入頹廢之軀,除去舊染、重啟新機。

  費德勒現在體能已經無法讓他在年尾仍然保持活力,喬科維奇自述受傷的肩膀「已經感覺不到疼痛」,納達爾更是在本屆賽事開打前一周都還不確定能否參加,三位老將的亮起紅燈健康狀況,未來只會更常出現。

  納達爾是所有偉大男單選手中週期最好預測的一個人,由於他特殊的打球方式,造成他身體不可避免的比其他人磨損的程度都還要大。每一年底他會開始進廠大修,然後在隔年初開始恢復高強度的練習。這也是為什麼四大滿貫賽他在澳網的成績最差,有其道理在。隨著紅土賽季的到來,納達爾的狀態會進入到這一年的最高峰,然後隨著捧起火槍手盃後消退,短暫休息後會在美網燃燒最後的餘燼。

  不過今年納達爾身體比以往都還更早出狀況,這也很好理解,在美網逆轉戰勝梅德韋傑夫後,他全身出現抽筋情形,據說賽後還需要有人幫忙才能穿上牛仔褲。這種巨大的消耗對於老將來說本來就難以在短時間內恢復,之後他在巴黎大師賽四強又因為腹部肌肉拉傷而退賽,本月七日才在倫敦第一次恢復發球訓練。再加上婚禮等外務勞心,在年終賽的成績出現落差是很正常的事。

  但他還是硬生生的在次輪對戰梅德韋傑夫的比賽再次重演了美網戲碼,在決勝盤以1:5落後的情況下,最終以逆轉以6:7(3)、6:3、7:6(4)取勝,也為自己保下晉級的一線生機。

  納達爾逆轉並不稀奇,事實上西班牙蠻牛可能是史上最會打翻盤賽的選手。可是他這次比賽的狀況誠如他自己所說並不算好,事實上這場比賽的可看性也很一般,因為最後時刻看起來更像是梅德韋傑夫「自爆」了,太多失誤和誤判,並不是納達爾打了什麼神仙球。

  當然梅德韋傑夫今年為了擠上世界第四,參賽率高的驚人,一點也不輸自己的前輩大衛登科,堪稱勞模第二。這次輸球也不代表他就是抗壓力不足、不懂得怎麼贏比賽,也可能只是累了、判斷下降了。

  不過這也值得我們深思,同樣是狀況不好,納達爾能打出這樣的內容,但梅德韋傑夫也好、茲維列夫也罷,甚至是今年火的不行的「7784」齊齊帕斯,這些年輕人卻一到逆風就不會打球?

  賽後一直謙稱自己只是運氣好的納達爾,仍然在記者會上透漏了一些東西。「當時我想還有5分鐘我就能回更衣室了,這樣想那你就不會有什麼壓力了,很快就要輸了。」對於在決勝盤1:5落後時,他表示自己當下是這麼想的,「賽點上我打出了精彩的一分,之後保住那一局,但即便是2:5,你也很難想到會逆轉,因為對手是丹尼爾(梅德韋傑夫)。如果是紅土場,可能還有一點點機會。」但當追到了3:5時,局面開始不一樣了,他開始相信自己可以逆轉,「只差一個破發了,為什麼不試一下呢?」

  在這種情況下,Nadal說自己就是試著把壓力丟給對手,「他肯定也會犯錯的,不是嗎?」

  而重點是這一句,「這種不放棄也算不上什麼榜樣,你當然要留在那裡,繼續戰鬥。在我看來,更重要的是讓他們(年輕選手)看到哪怕在決勝盤1:5的時候,也不該去砸拍子或者完全失控。因為你必須接受有時候對手就是發揮比你好,而你其實並沒有那麼優秀…。」這位19座大滿貫得主表示,即使在最劣勢、看起來毫無勝機之時,也該心如止水的繼續奮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