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9
作者:Thomas Kao

中華隊重返「世界五強」?大環境不景氣只能更爭氣

大環境不佳、現實條件已不如美日韓列強,中職和棒協卻還能為國家隊主導權鬥到今年二月才停戰,導致洪一中倉促接任十二強總教練、僅有短短五個月的備戰期,更在對所選球員不夠熟悉了解、缺乏信任的情形下上陣應戰,團隊戰力無法極大化,最後以第五名作收、無法一舉進軍東奧。儘管如此,台灣棒球仍要上下齊力、繼續提升,才真正能以「世界五強」自居。

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二屆世棒十二強賽,在日本終結者山崎康晃用拿手的指叉球讓南韓捕手砲梁義智揮空後,正式畫下句點,日隊終於報了四年前大谷翔平退場後慘遭逆轉之仇,堂堂正正地奪冠,也再度宣示明年把奧運金牌留在日本的決心。

午場的季軍戰也是精采無比,大部分時間處於落後的墨西哥隊,不但在六、九局兩度扳平比數,十局下更靠再見安打,一分氣走「棒球王國」,硬是以對戰二連勝從美國手中搶走奧運門票,隊史上首度進軍奧運殿堂。


圖源:WBSC官方粉團

這廂中華隊就顯得有點落寞,抗美關鍵戰,吳昇峰6.2局好投卻慘遭逆轉兩分砲狙擊而落敗,即使中華隊最後擊敗澳洲、以第五名戰績為這次大賽收尾,仍難掩將東奧門票拱手讓給宿敵南韓的遺憾。

第五名,是中華隊過去參加一級國際賽所熟悉的名次,大概都落在美古日韓之後:2004雅典奧運是第五名、2008北京奧運也是第五名(也是洪一中領軍);但近十年來先有職棒假球、市場緊縮陰霾纏身,後有荷蘭、拉丁美洲墨西哥、多明尼加、波多黎各等新興強權在經典賽崛起,這次重回第五名,比上屆十二強賽的第九名進步不少,已算很不簡單了。

但網友仍不免心碎提問:明明在亞洲大洋洲區的「三腳督」,台灣對南韓和澳洲都打贏了,為何晉級的依舊不是台灣?

總教練洪一中在出戰澳洲賽前給了答案:「這批中華隊挑出來,再挑第2隊就差很多。」「所以我們只能偶爾贏球,要一直贏很困難,所以帶中華隊很痛苦,大家的期待都想贏,偏偏難度又很高,這是事實啊。」(引自《三立新聞網》)

他的重點在於,職棒是一個國家棒運的金字塔頂端,但中職始終無法突破4支球團規模,比起南韓10隊、日本12隊,棒球菁英人數相差甚多,遑論人才庫更豐厚的美國。

說穿了,還是大環境不佳、現實條件不如人

這番話說得還算婉轉了,明明大環境條件已經比不上日韓美,台灣棒壇的「大人」們(中職、棒協)還能為CT主導權無止境地鬥爭,從兩年前經典賽兵敗高尺洞後,一直吵到今年二月,才與體育署簽訂三方協議,確認一級賽事國家隊的「組、訓、賽」未來由中職專責,即使如此,中職確認由隸屬Lamigo桃猿隊的洪一中兼任十二強賽總教練,還是再拖了整整四個月才正式定案。

意思就是洪一中從上任到十二強賽正式開打,只拿到短短五個月的準備時間

反觀南韓早就在2017經典賽失利後,當年七月就宣布由國寶級明星教練宣銅烈接掌奧運系列賽兵符,即使宣銅烈在去年底亞運奪金後因故請辭,今年一月底就請出京奧金牌教頭金卿文復出領軍,新國家隊醞釀時間超過兩年;連澳洲隊都在去年6月,就選定前大聯盟球員暨澳職俠盜隊總教練Dave Nilsson在奧運系列賽和後年經典賽執掌兵符,備戰期是洪一中的三倍多。

以最重要的投手群而言,其他主要對手國可以完全不看外國球團臉色、在自家職棒各隊中仔細觀察挑選,中華隊卻長期苦於「旅外叫不回來,中職養不出來,業餘還得進來」,卻還是高度仰賴旅外戰力的窘況。

然而組訓工作嚴重落後、籌備時間和人力都嫌不足,教練團除了中職球員外,根本來不及作全面性的掌握了解,旅日球員只能看電視轉播了解狀況,旅美投手的親身觀察工作也只靠王建民一人獨撐,業餘球員還得等到十月看了亞錦賽後才能確定人選,如何做縝密的規劃和佈局?

加上舉國沉重的期待和龐大的求勝壓力,到頭來就只能以看來最保險,卻也是最保守、欠缺變通的方式,來做國手名單的挑選和更替、賽前先發投手的安排、臨場牛棚的調度。

國際賽經驗豐富、剛被西武獅釋出的郭俊麟因而淪為遺珠,旅美優質新秀鄧愷威因球團不放行,只能打亞錦賽,中職的陳禹勳、黃子鵬近況不佳,仍需硬著頭皮選進,最後還得靠劉致榮(辭退)、吳昇峰、王宗豪等業餘好手彌補戰力缺口,每個都是不完美卻不得不的艱難選擇。

====

對選進球員了解掌握度不足、不夠熟悉,也就談不上信任,這或許也是中華隊教練團無法將整體戰力極大化的因素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