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6
作者:hunight

台籃風雨之秋,CBL空包彈與從何借鏡日本經驗

日本成為近年籃球改革與發展最成功的國家,羨慕之餘,我們該從哪一點借鏡日本?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籃壇從暑假到秋天風風雨雨不斷,先是SBL分家,CBL籌備處宣布有三支球隊加入,推動台灣籃球職業化,儼然成為鬧雙包的兩個聯盟,接著又有上季SBL總冠軍富邦轉投ABL,從SBL開打16年至今,第一次終於有除了球隊易主之外的經營壓力。

富邦第十六季SBL奪冠瞬間(圖/運動視界)

從當下角度回顧,換湯不換藥的CBL已經成為職籃空包彈,即便籌備處的秘書長唐旭鴻宣布明年會繼續努力,但如果不推出真正吸引SBL球團的條件和真正職業化應有的章程,實務上很難吸引SBL球團加盟,甚至也有當初被CBL宣稱加入的四支球隊,其實沒有答應加入,只是觀望,夏天熱熱鬧鬧了一場,實際上什麼也沒做成。

 

CBL和SBL鬧雙胞看職業聯賽改革

 

但如果CBL和SBL同時成立,會對台灣籃球產生什麼衝擊?最讓人擔心的莫過於CBL始終自己走自己的路,會不會有同時讓台灣存在兩個聯盟的狀況?但根據當時詢問過中華籃協的說法,如果CBL當初順利成立,CBL將會成為台灣最高等級的職業聯賽,SBL則退居甲組性質,兩個聯盟不會鬧雙胞。

 

由於FIBA很早就公布過「一國家一頂尖聯盟」的規範,鬧雙胞在世界上最有名的案例並不多,最有名的當然是2014年日本被FIBA禁賽,原因是日本籃協當時同時承認JBL和BJ Leauge兩個籃球聯盟,且不分甲乙級升降關係。

 

最後FIBA打著整頓大旗伸手進入日本籃協,日本請出過去改革過日本足球J聯盟的川淵三郎擔任日本籃協改革工作小組的負責人,隨後兼任日本職業籃球會長,接著又再被選為日本籃協會長,一連串改革讓日本籃球迅速起死回生,不僅整合兩個聯盟,讓B聯盟順利一年內誕生開打,國家隊搭上八村壘和渡邊雄太的新生代,很快就達到前所未有高度,男籃順利取得2019年世界盃和2020年東京奧運的參賽門票,同時也成為2023年世界盃的三個舉辦國之一。

 

川淵三郎

但其實川淵三郎從日本宣布禁賽到就任負責改革,前後只花了一個多月的左右,熟悉任何國際事務,尤其體育相關的人應該都知道,除非是早有安排,否則任何國際組織的重大人事計畫絕無可能這麼短時間就拍板定案。實際上他的職務就是由FIBA直接插手進入日本籃協安排,所幸川淵三郎確實是讓日本籃球起死回生的改革者,否則一旦所託非人又讓人短時間內改革大刀握在手中,任何一個國家單項體育發展都很難承受這種大地震。

 

很多人會認為日本籃球的改革是從FIBA禁賽之後的餘燼中起死回生重新站起,但其實看過FIBA從警告日本可能禁賽到B聯盟成立,不難發現日本籃球真正成功的原因和FIBA以及禁賽根本無關,實際上禁賽就是虛晃一招,過去包含黎巴嫩、巴西和俄羅斯都曾被FIBA禁賽過,FIBA也曾迫使這幾個國家籃協做出改變,但實際上效果從沒有日本來得明顯;同樣的,FIBA在2014到2015年也曾插手介入主導多個聯盟,包含近年相當受到矚目的亞德里亞海聯賽在FIBA強迫下,被迫從塞爾維亞的貝爾格勒,改到克羅埃西亞的札格瑞布重新註冊,FIBA也沒讓插手後的亞得里亞海聯賽升級蛻變。

 

誰來推動改革?

 

如果懂得看門道的球迷讀者都知道,日本籃球雖然有著大批新生代天才,但長遠來看日本籃球的提升絕對不在於有了多少混血下一代,而是有個可以讓這批球員能夠全心投入的舞台,混血天才只是表徵,職業聯賽才是根本。我們都希望借鏡日本經驗讓台灣籃壇真正有了改變,但如果有人問到誰在日本籃球近年改革中的角色最重要,絕對不會是拿刀威脅的那個,而是站到第一線的改革者。

日本籃協從鬧雙胞被警告開始,一直都是FIBA演的一齣戲,日本從被警告到禁賽時間點,差不多和過去幾年FIBA和Euroleague的歐洲豪門對著幹一樣,主因在於FIBA想整頓所有看不順眼又有市場潛力的國家,而他們介入的方法都如出一轍,先喊禁賽威脅接著要求插手改革,整個過程荒謬又違反程序正義。但FIBA先是因Euroleague強烈反彈而碰了一鼻子灰,插手進去的其他國家也不見效果,但日本之所以成為唯一介入後有明顯提升的國家,關鍵不在於禁賽或是FIBA插手,而是剛好找到了改革方向清晰有效的川淵三郎,而且日本有足夠資源和共識進行改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