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從零開始的職籃商業模式,歐洲小市場成功經營之道

富邦勇士正式成為第二支台灣職籃球隊,領隊蔡承儒口中的「商業模式」到底為何,歐洲籃球隊又是如何在困境中經營?

作者:hunight

近年歐洲深耕最成功的例子,則是以超級黑馬之姿跨向歐洲強權之林的Zalgiris。過去立陶宛雖然籃球風氣和普及率是歐洲之最,但受限於經濟規模和人口數,一直很難有真正的頂級豪門,國內頂尖球員自Arvydas Sabonis開始都是到歐洲和NBA球隊討生活,國內球隊很難留得住頂尖本土好手。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過去立陶宛聯賽一直是兩強相爭-首都維紐爾斯的Rytas和來自考納斯的Zalgiris,21世紀初期其實是Rytas較強,曾打進過Euroleague四強,也曾連續多年擠身Euroleague八強名單之內,但自從2014年戰績下滑和經營權易主之後,雖然還是立陶宛國內聯賽強權,但跨出國門競爭力明顯差了一截,近年都排回在EuroCup層級。

 

反而是進入21世紀之後原先最多只有打過Euroleague 16強的Zalgiris趁勢崛起,他們在2015年底升任才剛退下球員生涯的球隊助教-立陶宛傳奇後衛Sarunas Jasikevicius作為球隊新任總教練,經過一個賽季磨合,他們在2017-18球季大爆發,以只有豪門球隊差不多1/4的預算,殺進Euroleauge四強,最終奪下季軍。

 

請繼續往下閱讀

Euroleague大小市場差異遠比NBA更嚴重,皇家馬德里和巴塞隆納、CSKA等豪門主力球員身價大多百萬歐元以上,球隊年預算超過三千萬歐元,反觀當年Zalgiris總預算只有850萬歐元,如果用NBA標準,全隊一整年只能買大概半個Ian Mahinmi,而且總預算還大約有20~25%必須用作球員教練薪水之外的常態支出。

Zalgiris總教練Sarunas Jasikevicius

歐洲籃球市場受限規模,強弱之間鴻溝遠比想像中還誇張,皇馬和巴塞隆納這種有足球隊當金雞母不怕虧損的球隊,一年可以賠掉三千萬歐元不眨眼,但像是Zalgiris這種小球隊只能想辦法自立自強。

 

什麼叫做小市場球隊的困境,例如Zalgiris上季打出驚人成績之後,主力前鋒Edgaras Ulanovas據傳被義大利球隊開出三倍薪水報價挖角,但其實也不過百萬歐元左右,換言之,Ulanovas年薪才35萬歐元,而他們上季被譽為全歐洲最佳地板控球的加拿大主控Kevin Pangos今年巴塞隆納150萬歐元挖走,他在Zalgiris薪水也才35萬歐元,小市場球隊很難買到頂尖甚至二線傭兵,更別提留住好手,當年Zalgiris被稱作是奇蹟一年,一點也不過譽。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Zalgiris這段奇蹟四強為球隊帶來明顯效益,他們主場進場人數從2016-17到2017-18年就平均暴增了2100人,成長幅度大約是17.8%,上季他們止步於八強,主場上座率再增加9.2%,達到14808人,以他們主場規模來看,大約是96%上座率,平均進場人數一口氣躍居Euroleague之冠。

 

而本季他們還沒開季,就已經被訂走7168張季票,光是季票持有者就可以達到主場45%滿座,上季他們光是主場收益就超過預估的1.5倍,這也讓Zalgiris預算大幅增加,一口氣提升220萬,達到隊史首度千萬歐元預算球季。

 

Zalgiris很早就建立了自己的品牌文化,Zalgiris之名來自15世紀立陶宛著名的Battle of Grunwald,當地稱做Battle of Zalgiris,Zalgiris名為綠林(green grove),球隊從創立就用綠色做為主色,每年開季主場必定要用全綠色的燈光秀做為宣示開場,成為全歐洲籃球隊形象最鮮明的主場。

Zalgiris主場開場

一個有籃球文化和支持基礎的球隊,能夠一口氣點燃球迷支持,Zalgiris的成功不僅僅是小市場典範,更重要的是球隊爆發的軌跡,無論戰力層面或是凝聚球隊品牌的支持力,都值得許多國家參考。

 

聲量能否取代在地凝聚力?

隨著網路和社群時代來臨,職業運動中能不能跨過城市之間的鴻溝?理論上或許有讓過去屬地主義為主的職業運動更擴大一步機會,但從NBA來看,要真正達到如足球界皇馬、巴塞隆納這樣到了歐洲之外,甚至從體育跨進文化與生活層面都有一定影響力的球隊,仍然有很高難度。

 

網路聲量能否變成實質收益,這是很有限的,光從社群來看,皇馬籃球隊社群(包含twitter和FB等),合計追蹤人數超過1830萬,巴塞隆納則以330萬名列第二,但兩隊根據估算上季合計共賠掉超過六千萬歐元,顯然從創造品牌形象到真正建立讓消費者願意買單的籃球隊品牌,中間仍有比想像中更遠的路要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