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1

在復古與革新之間:馬刺盛世落幕前的難解矛盾

在過去 20 年左右,Gregg Popovich 領導了全 NBA 最先進的球團之一。然而,當時間來到了 2019 年,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卻彷彿是還活在上一個世代?我們該怎麼看待他們未來的發展?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過去20年左右,Gregg Popovich領導了全NBA最先進的球團之一。然而,當時間來到了2019年,聖安東尼奧馬刺隊卻彷彿是還活在上一個世代?我們該怎麼看待他們未來的發展?

在截稿之前,馬刺隊的戰績5勝8敗,-1.7的淨效率值是全聯盟排名第18名,讓他們在聯盟中處於算是平均接近後段的位置。在西區強敵環伺的情況下,馬刺很可能會在23年後首次與季後賽絕緣。但目前為止,馬刺並沒有展現為了LaMelo Ball或是James Wiseman等可能的大物新秀而想要「坦」到底的跡象。然而,馬刺隊仍舊是值得探討的球隊。從他們身上,我們看到了不同球風哲理之間的衝突。換句話說,馬刺隊現在面臨了維持自己傳統以及接納現代籃球的理念之爭。

在一方面,DeMar DeRozan和LaMarcus Aldridge兩人的存在,就有如馬刺隊對於現今籃球數據革命的最後反動。在所有至少投籃次數達到1000次的選手當中,只有Ben Simmons、Montrezl Harrell和Andre Drummond三人的三分球出手比這兩人還少。當所有的球隊漸漸接納三分革命時,Gregg Popovich和馬刺隊卻仍然堅持走自己的道路,彷彿他們與世隔絕。我們不禁懷疑:Popovich自己是不是到現在還在用錄音帶聽音樂?(搞不好還真的是如此!)

看著現在的馬刺隊,有如走上一趟時空旅行。如下面動圖所示,這些DeRozan和Aldridge出手的轉身跳投,似乎是在2009年遺留下來的產物。

via GIPHY

但大家先別急著把馬刺隊當作活化石。讓我們來看看DeJounte Murray這球,這一球又展現了我們現在常見的戰術操作,也讓我們重新回到了2019年。

via GIPHY

馬刺隊在Popovich的統領下,適應能力一向都是他們的強項。無論今天陣容有什麼變化,Popovich都有辦法將球隊系統調整,以發揮各位球員最大潛能。因此,現在的馬刺隊既有令人回味的傳統打法,也涵蓋了現代籃球的影子,更有了放眼未來的遠見。

然而,現在的馬刺隊卻處在了十字路口上。儘管來到馬刺隊後的表現可圈可點,DeRozan在聖安東尼奧的日子大概隨時都可能會結束。如果他決定在本季結束後拒絕行使2770萬元的球員選擇權,他就會成為自由球員。而在本季開打前,根據Sam Amick的報導,DeRozan和馬刺隊雙方對於續約的條件看法相去甚遠。因此,馬刺隊可能會選擇在交易大限之前將他交易,才不至於會平白讓他在自由市場離去。根據目前聯盟各方消息,急需得分高手的魔術隊已經對DeRozan表達興趣。

所以如果DeRozan被交易,這也不算是什麼大新聞。而坦白說,DeRozan現在也其實成為了年輕球員上場吸取經驗的阻撓者。這並不是他的錯,但這就是現實的情況。當Kawhi Leonard在兩年前離開馬刺隊時,當時的馬刺隊未來朦朦朧朧,而且讓人感受不到希望。然而,馬刺隊的制服組仍然很有效率地挹注了心血進入銀黑軍團。無論是Murray、Derrick White、Bryn Forbes和Lonnie Walker IV等選手,都讓人很難不期待。然而,DeRozan的存在現在卻成了這些球員在場上並肩作戰的路障。Murray和White在十場比賽中只同時出賽了兩分鐘;Murray、White和Forbes一分鐘都沒有一起打;Walker更是被冷凍在板凳的某處。所以,如果馬刺隊把DeRozan交易出去,那麼自然就可以給這些球員他們所需的上場時間。

但我們必須說句公道話:馬刺隊的問題不是進攻!或許在許多人眼中,馬刺隊的中距離跳投聽起來像是應該被禁用甚至淘汰的得分方式。但巧的是,中距離跳投卻對馬刺隊格外有效果,他們也因此在上季和本季都成為了聯盟中第七好的進攻體系。而即使DDR和LMA都是以中距離維生,他們傳出去的球卻往往都是替馬刺製造符合現代數據派思維的三分出手或是籃下上籃。而除了他們之外,剩下的馬刺隊球員都是以三分進攻為主。自從上季,在沒有LMA和DDR兩人在場時,馬刺隊有35.9%的出手來自外線,而這恰好就是聯盟中第十高的頻率。

「我們有個很好的搭配:我們這些第二線的球員在場上有很多球的流動。我們當然還有兩位頂級的單打高手。所以我們的進攻手法很多。」Forbes日前在洛杉磯球隊練習時表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