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1

以職業為重 中華職棒不需乘載台灣的奧運幻夢

亞洲棒球強權對於奧運棒球有一種莫名的憧憬,我不知道是歷史共業還是潛在自卑感作祟的因素,似乎都被「世界一」這個光環給束縛,但我想反問的是 競技並非最高級、不能帶來職棒票房助益、選手須冒高風險(失去獎項、紀錄甚至受傷影響後續職涯發展)的奧運美夢,除了虛無飄渺的榮譽感之外,到底有什麼理由需要職業運動球隊和聯盟去全力配合競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在亞洲則不然,奧運棒球之於日本、韓國和台灣,仍不同程度的被國族主義束縛,韓職在12強之前就率先宣布停賽配套,而日本則因身為主辦國不得不然;至於連奧運資格都還沒有取得的台灣,則是陷入更尷尬的境地,在旅外所屬聯盟都以職棒為重不開放借將的情況下,更為嚴峻的奧運幻夢到底要拚還是不拚?職棒到底要不要配合這個大夢影響日常作息?

 

 

很可惜,在靠國際賽「揚威國際、撫慰人心」的迷思尚未褪盡的情況下,社會輿論基本上仍然瀰漫著要職棒全力配合圓夢的輿論氛圍,少數報導甚至以中職「勢必」、「必須」「絕對」要停賽的字眼來趕鴨子上架。

 

或曰:「為何故步自封,力求參加頂級國際賽事的競爭有助於球員進步、環境進步啊!」

 

答,奧運金牌當然殊榮,但奧運棒球是世界最頂級的棒球競賽嗎?顯然不是,試問一個隨主辦國不同就可能隨時消失的項目,此競賽能被稱為該運動的最高競技殿堂嗎?此外,在職棒賽季間進行並讓隸屬大聯盟各隊緊鎖頂尖球星的奧運,這樣的水平會是最高等級嗎?大聯盟為什麼不停賽、為什麼暫停職棒比賽去打奧運?因為他們知道何為根本,職業聯盟主導下有世界棒球經典賽,國際棒總主導下有世界棒球12強賽,這些錯開職棒賽季,讓選手能無後顧之憂參與的比賽,才是方今真正的最高級別棒球賽事。

 

我想反問,

競技並非最高級、

不能帶來職棒票房助益、

選手須冒高風險(失去獎項、紀錄甚至受傷影響後續職涯發展),

如此美夢,除虛無飄渺的榮譽感之外,到底有什麼理由需要職業運動球隊和聯盟去全力配合競逐?

 

 

職業為重的觀念,並不僅侷限於選手,還有教練。

 

洪一中總教練為何在歸國後辭退國家隊主帥之位,檯面上「辜負球迷期待」這樣的理由內行人看在眼裡都知道並非事實,12強賽打進複賽並列名前5,這已是十年來最好的成棒一級賽事成績,辭退主因除了不想再被一日專家謾罵之外,另一方面當然是臨危受命後已達高標,一洗北京奧運的失敗,歷史地位與口碑再造完成,自然不想另接一個更麻煩的燙手山芋—奧運6搶1。

 

如果是已然晉級,直接帶隊打奧運也還罷了,但台灣還要在旅外回歸困難的情況下,犧牲原有職棒賽季的正常作息調整去打資格賽,這對任何一個有「職業為本」意識的總教練而言都是燙手山芋,更何況新東家樂天甫接手,來年賽季的職棒成績對於洪總更為重要,雖然以他過去的赫赫戰功不需擔心飯碗,但會想給新東家一張亮眼的成績單作為碰頭彩,強化良好賓主關係是可以想見的目標。

 

或許有人還記得,當初沒有人願意承接12強總教練的情況下,是洪一中勉為其難的接受,而他接手後也完成的很漂亮,沒有愧對任何人了;在旅外選手借將(抱歉我就是不喜歡用徵召二字)困難的奧運6搶1中,要有圓滿結果的機率更低,而且卡在本職工作的職棒進行期間,會想拒絕才是正常,這是一個職業棒球教練的職業道德,因為他的本業是職棒總教練,而不是專任的國家隊教練。

 

對於職棒球員亦然,被國族至上和為國爭光的詛咒所束縛,在球季中冒著高風險去打國際賽,最後影響到職棒生涯發展的人數不勝數,除了上面提過的陽建福外,還記得北京奧運因腰傷轟然倒地的陳金鋒嗎?

對於中職聯盟而言,當然更要慎思,國際賽只是一時激情,職業賽才是不拔之基,不應為了奧運去延後開季或暫停賽季,為少數參賽者影響到全體球隊、球員以及球團工作者的日常運行。

 

我的想法是,不分業餘與職棒,不管抱持「榮譽至上」還是名聲、獎金、兵役解套等利益導向都可以,願意去打6搶1的選手就去響應,如牽涉到職棒球員入選國手、進而影響職棒該年度獎項爭奪,可以比照日職放寬當年職棒的出賽、打席、投球局數等入榜標準,但職棒本身無須配合延後,也不需要中途停賽。如果真的打進奧運,就讓6搶1奪取到資格的原班人馬繼續揮軍東京,不需另外再找既有的職棒選手加入;如果沒拿到資格?阿彌陀佛,我始終認為沒進奧運對於職棒是好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