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11/21

Aron Baynes走了一條合適、有挑戰性的道路,故事還在繼續

「我的鼻子看起來還是很漂亮,我老婆仍然三不五時在我臉上親一下,只要她仍然覺得我很帥,那對我來說就夠了。」

作者:josephhou

Aron Baynes正站在Jarrett Allen的面前,舉起手臂攔住他的去路,當時這位籃網長人正接到Kyrie Irving的傳球,並且在向籃框進攻的過程中和Baynes產生肢體接觸。

Baynes馬上示意他認為Allen給了他一肘,但是在他第一節還不到一半就領到第二次犯規退場時,他對裁判Ken Mauer大吼大叫。

「你是想害我再破相一次嗎,兄弟?」Baynes說。

這不是誇飾法、也不是在開玩笑,Baynes在訓練營的時候撞傷了自己的鼻子,讓他馬上就被迫離開球場用毛巾按住傷口,在稍後回來投關門球的時候臉上有個令人困擾的明顯傷口,而11月10日對籃網的比賽,累積過快的犯規數並沒有阻止Baynes的腳步,在第三節Joe Harris的一次三分球投籃中,Baynes直接把他送到地板上,甚至一度看起來摔到恍神了。

這種兇猛球風是Baynes的招牌,他粗野的動作,尤其是用自己的身體設立掩護或者倒地製造進攻犯規的表現,已經贏得了太陽球迷的信賴,並且為他的Twitter粉絲團提供了大量的素材,這也為太陽帶來了一種前衛時尚的領導風格,總教練Monty Williams開玩笑說,他不會搞到讓這個6呎10吋、還留著灰紅鬍子的男人,掏出維京人的武器,然後說『你最好聽我的,不然....』。

不過最近這段時間,32歲的Baynes正用他堅韌的打球風格、和職業生涯的最佳數據表現,幫助太陽打出驚豔的開季成績,當DeAndre Ayton被禁賽25場的時候,這正是太陽隊需要的。

在週一面對老東家塞爾蒂克之前,Baynes場均15分、5.5籃板、2.9助攻,每場出手4.3次三分球並且命中率高達46.8%,這樣的數據已經引起全美注意,不但讓Baynes出現在年度最佳進步獎的討論中,甚至有些人開玩笑說他根本可以去參加三分球大賽了,而根據Athletic記者Shams Charania的說法,Baynes目前為止的表現足以讓他在球季結束進入自由市場之後拿到千萬以上的合約。

這是Baynes非典型籃球之旅的最新轉折,故事始於一名十幾歲的昆士蘭少年,當時他只想成為像他哥哥那樣的人、甚至打敗他,這個信念把他送進華盛頓州大Pullman校區,隸屬於NCAA的Pac-10聯盟,不到四年去了四個不同歐洲國家打球,這些經歷讓他成為澳大利亞國家隊的一員,也讓他在NBA找到打工的機會。

那些早期就認識Baynes的人,對他的經歷都感到驚奇,但也不覺得特別意外,前華盛頓州大教練Tony Bennett說Baynes是個『不懈追求進步的人』。

前NBA長人Luc Longley(譯按:他也待過太陽),現在是澳大利亞國家隊的助理教練,他說Baynes有著『瘋狂想讓自己變得更好的欲望』。

他的哥哥Callum Baynes也再三強調,Baynes在嬰兒時期就很難搞。

Baynes也說,他不知道還有什麼其他方法來面對、或者感激他的工作。

「一旦我踏進了NBA的大門,我就不想輕易的讓它從我身邊溜走。」Baynes說:「所以就是努力把碰到的每件事都做對,並試著變得更好,絕對不能忘記當初我是為什麼會被找來這裡,但也不能安於現狀,必須學習新的技術。」

Baynes兄弟在孩提時代的爭吵,常常會自然而然演變成全武行,比如說15歲的Callum經常用手臂把11歲的Aron壓在地上,但Aron會不停的扭動身體直到Callum放手。

「不管發生什麼事,他就是死不放棄。」Callum Baynes回憶說:「他知道我會累或者感到厭倦,不然就是會找到其他更好玩的事情去做,到時候他就會覺得是他打贏了。」

Aron Baynes說這就是所謂的『弟弟病』,他們在Mareeba長大,一個陽光明媚的農業小鎮,人口大概才一萬人,距離大堡礁大約一小時車程,他們經常在後院打橄欖球,而當Callum開始打籃球時,他整天在Aron頭上灌籃。

「我老是被他打。」Aron Baynes說:「但這是一種很好的愛,讓我堅強起來,我從不向任何人讓步,感謝哥哥總是願意讓我當跟屁蟲,和他的朋友一起玩。」

那個時候,Aron Baynes對籃球還一無所知,甚至連Michael Jordan都不認識,但是Callum Baynes大學時,在一次教學活動中遇到了Brad Burdon教練,Cairns州立高中籃球卓越中心的負責人,他想要看看當時15歲、6呎6吋的Aron Baynes,在一次會面之後,Burdon要求和Baynes的父母聊聊能否讓他們的兒子轉學到他的高中就讀,車程要一個半小時。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