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2

「The Next 5,下一個五年」洋基傳奇Derek Jeter談The Players’ Tribune創業歷程

我們創建此平台的原因,是為了讓運動員以真實的方式與世界聯繫,甚至為社會帶來積極、正面的影響。不僅僅是個能讓運動員發聲的平台,而是逐漸成為一個真正的、全球性的,屬於他們的社群。至於我的夢想嘛,我想,就是從現在開始的五年後,無論運動員身處這個世界上的什麼地方,如果他們想分享自己的故事… …「我們,將在那裡聆聽。」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短短五年之內發生的事情,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在為紐約洋基隊效力的最後一天,我不得不把儲物櫃中的所有東西都打包好,裝進那些大到不能再大的紙箱裡。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準備要搬離宿舍,在我生活過20年的「夢想」之後。

終於,最後一個箱子用膠帶封好了。那時的我,就只是想在我們的休息室裡再逗留一會兒,花個幾分鐘,環顧這個屬於我們的小天地,當作離開前的最後一次。

那個時刻撼動了我。因為我知道,自己即將邁入人生的下一個篇章。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第二天早上,我、Jaymee Messler,和我們團隊的其他成員,擠在曼哈頓市中心的一台筆記型電腦旁,按下名為The Players’ Tribune網站上的“publish”按鈕。

這個idea其實很單純。我們希望為運動員提供一個開放的平台以自己的語言,述說自己的故事。但說個實話,我們當時還不曉得是否能真如預期,讓這個idea經營得長長久久。特別是作為一個重視隱私的人,我不確定到底有多少運動員,會願意以他們的方式,公開自己在球員休息室、晚餐時光或公路旅行中的生活,也就是那些他們「做自己」的時候。

我確實是有跟好多運動員談過,這些對談很充分,足以讓他們理解到「他們講的故事真的很棒」,不過我們還是不清楚,當中有多少人會真正信任我們。

我們很清楚,若我們無法贏得他們的信任這個平台即使創立了,也不會達到我們最初想要達成的真正意義

按下了“publish ”之後,The Players’ Tribune正式成立了。在成立的頭幾個月,我們發表了兩篇故事,而這些故事,也確實讓我們對現況有所改觀,看見了更多可能。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首先,Blake Griffin寫了一份內部人士才知情的記事,寫下了為Donald Sterling的快艇隊打球是什麼樣的體驗。接著, Andrew McCutchen也撰寫了一篇文章,解釋「為什麼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會因為青、少棒(youth baseball)的高昂開銷而落後」... ... 這些故事不僅吸引了讀者,更開啟了聯賽和球隊的真實對話,同時,這也是我們開始意識到本平台功能的契機。

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為我們這裡付出、做出貢獻的運動員們,不斷地以一種令我們打從心底感到驚訝的方式,變得更自然而真誠,更願意在這裡敞開心胸。

最令我引以為傲的一件事,是我們的貢獻者們,將這些對話的內容,推展到了心理健康的範疇。Corey Hirsch撰寫了有關強迫症的文章,這個症狀差點讓他在NHL期間了結自己的性命;Liz Cambage 述說了自己與憂鬱症的拔河,那段時光迫使她與WNBA賽季的某部分脫節;Mardy Fish 講述了他在美國網球公開賽上面臨的焦慮症狀來襲;Kevin Love 則是告訴大家,他在NBA比賽中恐慌發作的經歷,並分享了一個我自己也真的很喜歡的觀點--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在經歷著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everyone is going through something)。 

超過200萬人閱讀了Kevin的著作,但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這其中還有超過6,000人,親自透過email向Kevin談談這篇文章的事,以及他寫下這些經歷,對他們而言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延伸閱讀:「那天,我倒在地上吸不到任何一絲空氣...」 - Kevin Love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