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5
作者:猫霜

太空人確實作了弊,但在數據上給了太空人什麼幫助呢?

在諸多的爆料之下,太空人利用電子器材偷暗號似乎已成定局,目前僅存的問題大概就是這個弊做的多大?持續多久?而大聯盟方又掌握了多少證據。不過這些都不是今天要討論的重點,就如同廣大鄉民、reddit反覆在做的,這些行為實際上產生了什麼效果?

請繼續往下閱讀

11/14時,知名記者Ken Rosenthal發出了一則消息指出,太空人在2017年季初開始執行偷暗號,他們分別建立了兩套系統來執行,第一套就是利用主場裝在外野的那支"攝影機""即時"取得暗號,在以休息室製造聲音打給打者知道這球是不是breaking ball;而本文的作者Ben Lindbergh取得ESPN的協助,既然是製造給打者聽得到的訊號,那我們也理所當然地聽的到,調查的結果發現在5/28、首打席的是George Springer,在沒有壞球一好球的情況下響起了某種聲音。

根據Rosenthal的爆料以及隨後的調查結果,沒幾個太空人隊的打者在此之前陷入低潮,但是遭指控的起事者Carlos Beltrán確實在5/28之前僅僅繳出了.235/.277/.389 (78 wRC+)的打擊成績,然而在這位陷入低潮的打者在獲得理應可以完美猜到球種、並爆打對方投手的訊號後,這位打者在日後的出賽繳出了......230/.286/.380 (76 wRC+)的打擊成績,呃......幾乎沒差?

別急,我知道此刻鄉民在想什麼,毫無疑問的已經40歲的老將很可能根本地退化到了就算知道對方要投什麼球也打不到的地步,那太空人整隊呢?從5/28之前的.268/.335/.447 (111 wRC+)到了之後的.288/.350/.491 (126 wRC+),wRC+上整整15個百分點的進步,看起來是有足夠顯著的進步了...嗎?

謹慎一點的角度來看,整個聯盟總共有6隻球隊在5/28前後的wRC+進步了至少15個百分點,太空人隊進步的這15個百分點竟然還主要來自於客場的表現,而休息室的太鼓達人只讓他們的主場打擊成績從121wRC+進步到了126wRC+。

球隊

wRC+(開季~5/27)

wRC+(5/28~球季結束)

wRC+進步幅度

太空人

111

126

15

小熊

91

106

15

教士

72

87

15

巨人

70

88

18

印地安人

91

111

20

皇家

73

93

20

 

這邊重新聲明,太空人至今受到的指控、被透露的消息來看,我們並不需要再用數據來證明太空人有沒有作弊,不如說我們就只是滿足好奇心而已,太空人真的作弊了,但是效果如何呢?從上面的例子來看15%的大幅進步確實還是很難單單歸咎於作弊,也許作弊貢獻了一些,但似乎沒有大到我們以為的那麼難以想像的。

另一個被拿出來大幅度討論的數據是三振率,去除掉投手打擊太空人在2016年的被三振率是23.4%、全聯盟第四差的表現,而來到2017年時全聯盟的這個數據提高了0.6%,太空人卻逆勢下降到了聯盟最低的17.3%,這其中的下降幅度破了大聯盟的紀錄,因此我們很容易地作了連結:知道對方投手的球種有利於我們去碰到每顆球,這貌似可以作為證據一刀斃命?

圖片取自:https://www.crawfishboxes.com/2019/9/4/20845123/strikebreakers-inside-the-houston-astros-league-low-strikeout-rate-linear-weights

我們冷靜下來思考一件事:2016跟2017年的太空人基本上已經是不同球隊了,讓我們重回2017年8月Jeff Luhnow受訪時談到,他們那年就是以能夠製造contact來隊投手造成傷害的打者為標準補強,當然你也可以懷疑那是Luhnow"預知"到幾年後作弊被抓時三振率會被挑出來打而作出的"合理"解釋。

但我們在把時空往前來到2017年的年初、沒有人知道太空人會作弊甚至太空人也還沒決定要做弊的時候,1/31Jeff Sullivan在FanGraphs 發表了一篇文章,根據根本不會知道太空人將會作弊的Steamer預測系統,該年的太空人隊三振率就被預測為17.7%、比2016年低上5.7%的破紀錄成績。該篇文章提到2016年太空人有11名打者獲得至少250個打席、2017年也被預測將會有11名打者,其中有5個人是從2016年留下來的並在那年被三振了20%、2017年也被預測為20%,關鍵在於另外的6個2016年合計被三振了27%的打者將被新的6名打者取代,而這些人合計被預測將會只有16%的被三振率;Jason Castro被Brian McCann取代、Colby Rasmus和Carlos Gomez離開並補上Josh Reddick和Nori Aoki、加入的老將Carlos Beltran也許衰退但也不是容易被三振的類型、從小聯盟就有頂級contact能力的Alex Bregman以及在前一年出賽不多但137個打席只被三振12次的Yulieski Gurriel。

Steamer告訴我們這不是不可能,他們預測的17.7%三振率跟實際的結果17.3%只有不到0.5%的差距,這是用過往的成績就可以預測出來的改變;不過單看Steamer的預測還是有些差錯,這些差錯來自於實際上打席的分配,如果以Steamer的預測分配太空人將會有9.2%的三振率,顯然太空人隊在打席的分配上讓他們在被三振率上表現得更好,但總之很難將這些改變歸咎於作弊。

圖片取自原文

如果太空人偷暗號造成了影響,還有哪些方面可能顯示出其成果?現在把主客場的紀錄再次拿出來檢視,扣除先前討論過的偷暗號前後的總體成績以及預想可能影響較大的三振率,其他預想較有關的本壘板紀律如揮空率、追打壞球率都沒有想像中的差異,另外設想一種可能就是跑者可以藉由辨認球速較慢的變化球來提高盜壘成功率嗎?依然是客場優於主場。

也許是我們錯估了太空人使用偷暗號的程度被我們高估了,才導致那些數據影響被控制在產生顯著差異的範圍內,就像在季後賽太空人贏的21場球裡,他們可能只挑了幾場、幾個打席或者"特殊情況"才作,但是就如同眾人尋找的一樣,越來越多的"怪聲"影片被翻出來算帳,這邊反而要說他們作的弊不夠多顯然不太合理,又或者他們精選作弊的時刻特別精準,才能同時影響戰局、樣本數又低到不影響整體數據。

圖片取自原文

高低張力的表現差距或許會是一個可能,例行賽只在關鍵時刻偷暗號也是很合邏輯的選擇,然而再次看到的是結果並不如預期的差異,就如全聯盟一般太空人在低中張力時表現較好,而在5/27後差距更是顯著,顯然沒有受到作弊幫助。

如果我們假設偷暗號真的有效,那很顯然數據上來看我們還完全無法掌握太空人使用的時機,單純的主客場表現、高低張力的關鍵時刻表現差異,除非我們將所有例行賽的打席挑出來用聲音去篩選、將數據篩選為怪聲有無的分組,我們又將如何判斷這個打席是不受偷暗號監控抑或單純的這個打席沒有出現變化球?於此之間有太多的問題需要判斷,而我們僅存的最後一個選項就是季後賽。

從邏輯上,季後賽無非是作弊成功後獲得的回報最大的場合,而這次終於太空人隊在2017年主客場打擊成績的差距又來到了史上第六的紀錄(至少打了10場的隊伍中),與指控有些矛盾的是季後賽時並沒有聽到那麼多"怪聲",也許是季後賽比平常更吵也許是其他指控說太空人隊在季後賽用其他方式傳遞暗號,但如果太空人隊有其他系統來進行偷暗號也不怎麼令人訝異。總之又是驚奇的差距但又是同樣的結果,裡是上有其他五隻理應沒有做弊的隊伍達成了更大的差距,甚至當年落敗的洋基都有更大的主客場打擊差距。

在這麼多的數據驗證下,我們還是只有眾多的可能性,就像達比修有說的有些簡單的設備就能在客場也作弊,也許太空人打從一開始就不只在主場才偷暗號,但也許如果主客場不同的偷暗號系統並沒有顯著的數據差異下,太空人選擇在主場用了沒有特別有效卻會留下更多證據的系統;又或者如同許多名人堂球員或其他球星說的偷暗號其實沒用甚至有反效果,又或者這只是想降低自己偷暗號的罪惡感的片面之詞,又或者一隻走在數據分析前端的球隊會使用沒辦法幫助球隊卻違反規則的方法。

在諸多的猜測中,我們至今仍無法確定偷暗號本身帶來的影響,但我們很容易因為看了一個出了怪聲便打出全壘打的影片產生錯誤因果,即使一個認知心理學家告訴我們一連串看到球、辨識球、選擇揮擊的動作在一個成功的運動員身上幾乎都是自然反應,追加的一個動作並無法輕易地融入。但即便效果的有無,作弊成為事實,懲罰就該隨之而來,而值得我們做的不是落井下石的猜測,而是偷暗號這件事被進行的多廣泛?有多少偷暗號也是以違反規則的方式進行?或者最根本的偷暗號該不該被禁止?以及沒有答案的:偷暗號這件事被執行得多好、效果如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