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5

百年甲子園之後-在台灣開啟新篇章的沖繩球兒,藤木琉悠

日本高校棒球部的日常都在做甚麼呢?撿垃圾、一分鐘演講、怕遲到猛嗑飯?這幾年有越來越多台灣中學球員選擇到沖繩高校就讀,一邊學習日語,一邊挑戰日本高校棒球生活。另一邊,去年興南高校的1號王牌左投,在甲子園登板過的藤木琉悠,畢業後來到高雄,展開人生新篇章....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日本,不管打電話到公司還是住家,日本人大多會用最基本的禮儀開頭作為回應,沖繩也不例外。不過呢,若是夏天8月的白天,打電話前最好看一下夏季甲子園的賽程,盡量避掉沖繩代表高校的比賽時段比較好,電話另一頭的人可能會不太想理你,甚至會有點火。

 

「诶~~現在嗎?」

 

你可能會得到這樣的回應,因為大家正在關注沖繩高校在甲子園的比賽,沒空。

 

這就是沖繩縣民對於自家高校棒球的狂熱,特別是全國大賽階段。

近年有越來越多台灣中學球員選擇到沖繩高校就讀,一邊學習日語,一邊挑戰日本高校棒球生活。另一邊,去年興南高校的1號王牌左投,在甲子園登板過的藤木琉悠,畢業後來到高雄,展開人生新篇章。

 

藤木琉悠

 

控球是我的生存之道-百年紀念夏甲的興南1號

 

這是我第二次見到藤木。第一次是在2018年的沖繩高野連招待賽上,是對上高知縣強校明德義塾的賽事。藤木用他精準的控球力,徹底玩弄了明德義塾打線9局,是招待賽中唯一打贏明德的沖繩高校。

 

 

 

「我還記得,高一剛進棒球部的紅白戰,我上去投球,被學長們修理了一番。我的直球大概就能投到130km左右,對付中學打者是綽綽有餘,但對興南球員完全不管用,很容易被打安打。」

 

因為喜歡棒球,國中都擔任校隊投手的藤木,畢業後決定就讀興南高校,加入這支曾在內地創下春夏甲子園連霸的傳統強隊。很多人會說,高中時期的投手盡量嘗試多投直球,盡量去挑戰自己的直球極速。但這時藤木很快就決定了自己這三年與打者周旋的武器-控球。

 

經過那次震撼教育後,我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在這舞台上生存,就得把控球練好。

 

藤木提到,大多數他都是用7-8分力投球,學習運用手腕與手指最後的扣球力道,讓直球產生獨特的尾勁與幅度,加上變化幅度大的滑球/曲球,一步一步成為我喜屋監督信任的投手。

 

說到興南,大家總是會連想到「左投」這兩個字。80年代的仲田幸司、2010年的島袋洋獎、2015-16年的比屋根雅也&川滿大翔,今年歐力士的第一指名宮城大弥等。這支球隊總是能培養出一夫當關的左投手,近幾年還出現隊上一二號投手都是左投的狀況,讓外人有種「興南左投手養成很有一套」的印象。

 

「其實沒有特別做甚麼耶(微笑)。興南沒有所謂的投手教練,我那時候隊上要練投的有16個人,只有4個人是左投,大家都是做一樣的訓練,彼此之間也會互給建議。投手群都是由學長帶著學弟練習。我一年級時運氣很好,球隊的王牌投手是比屋根雅也,因為剛好都是左投,學長教了我很多東西,才能越投越有信心。」

 

我的球好像能對付外縣打者-甲子園的回憶

 

2017-2018期間,興南連續兩年拿下縣大會優勝,獲得前往甲子園的門票。2017年,高二的藤木,已經成為正式登錄名單的一員,也在首戰迎來自己的甲子園初登板。

 

9局上1出局,藤木站上投手丘後援,丟了1分。

 

「賽前就知道智辯和歌山實力很強,他們的加油團應援也很有氣勢。去牛棚練投時就能感受到一些壓力。實際站上投手丘時,那種全場在震動的氣氛,原本很普通的動作,都會變得沉重許多,真的很難投。體驗過一次,隔一年我就比較習慣甲子園的氛圍了(笑)。」

 

4-6月期間,沖繩高野連、沖繩市都會有邀請許多縣外強校來到島上,安排交流賽。有意強化戰力的沖繩高校也會安排球隊遠征九州、關東地區打練習賽。不管是哪種競技,沖繩人在面對「內地」的球隊時,大多會明顯感受到身體條件的差距。說到棒球,沖繩投手最常說道內地打者很有POWER,揮棒和球速都比較快,球都被打得很扎實。

 

「外縣打者揮棒速度真的很快。但要怎麼說哩,我的球對這類打者好像比較吃得開。」「沖繩人打擊大多以擊球點為主,我球速不快,遇到很會打的打者比較難投。但外縣打者普遍揮棒快,加上不熟悉,反而會被我的直球影響節奏,也能用變化球解決他們。」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