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27

我只是剛好會打棒球Anthony Rendon (下)

若非蘭登(Anthony Rendon)季後賽的瘋狂表現,或許今年笑捧金盃的便不會是國民隊,然而,如果不是國民在這個十月逆勢打出奇蹟的話,或許還有很多人不認識這位聯盟最低調的巨星。 連入選明星賽都會婉拒、連拿了冠軍還是一樣冷靜,他就是蘭登,說起自己的才能,他說,自己只是剛好會拿球棒、擊得中球而已;說起棒球員這個職業,他說,我和你們沒有不同,請不要以不一樣的方式對待我。 無奈這座冠軍、以及可能即將到手的MVP,都會讓他成為休賽季最炙手可熱的自由球員之一,在蘭登生涯即將邁入新階段的此時此刻,就讓我們一起回顧其看似平凡卻散發獨特光彩的棒球路吧!

作者:Kumi

請繼續往下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要更即時接收發文訊息,歡迎追蹤《MLB星系》寫作平台 或加入《MLB星系》粉絲團!

 

上篇傳送門:我只是剛好會打棒球Anthony Rendon (上)

 

無明星特質的明星級身手

不喜與媒體打交道、甚至婉拒受訪是常有之事,待在國民隊、身為國聯的三壘手,該說蘭登是幸運或不幸呢?


在眾星雲集的國民隊,有17歲就登上運動畫刊封面、一直是聯盟代表人物的哈波(Bryce Harper)、天才投手史特拉斯堡,和每年賽揚獎都如其囊中物的薛澤(Max Scherzer)等名將,眾家媒體競逐的焦點自然不會是蘭登,這裡就成為他最好的防空洞。


而在國家聯盟,內野熱角裡有六屆金手套亞瑞納多(Nolan Arenado)、小熊當家球星布萊恩(Kris Bryant)以及極具性格的道奇隊三壘手J‧透納(Justin Turner),討論度一個比一個還高,鎂光燈也自然落不到蘭登身上。

「他絕對是聯盟過去三、四年來的前十大好手。」就連經紀人波拉斯(Scott Boras)都忍不住對客戶抱屈,「我覺得以安東尼的狀況來說,他的表現並沒有得到該獲得的肯定。」

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蘭登的表現絕不比上述任何一位明星球員遜色,而在傷病無虞的情況下,常常都能繳出MVP等級的表現,直到生涯第七個球季來臨之前、獲選明星賽的次數卻是:「零」。

年初「MLB Network」網站在新球季開打之際就前兩季在攻守兩端的傳統與進階數據、綜合專家分析,在主觀與客觀的因素皆考慮之下,進行各守位的評比:蘭登在三壘手中排名第四,僅落後拉米瑞茲(Jose Ramirez)、J‧透納以及亞瑞納多,而這三者合計共入選過7次明星賽。

去年蘭登的進階數據UZR值(比聯盟平均多替球隊守下幾分)為國聯最佳、DRS值(比該位置的平均球員多守下幾分)則僅落後給亞瑞納多,前兩季長打率5成34,與戴維斯(Khris Davis)、克魯茲(Nelson Cruz)等強打者不分軒輊,但他又在防守端有傑出表現。說來你我都不敢置信,過去兩季由《FanGraphs》網站統計的綜合貢獻指數,蘭登為國聯最佳;如果從2014年、蘭登第一個完整球季算起,在全聯盟亦只有楚奧特(Mike Trout)、貝茲(Mookie Betts)、奧圖維(Jose Altuve)、唐納森(Josh Donaldson)及高史密特(Paul Goldschmidt)的貢獻指數較蘭登傑出。

說蘭登是具有明星身手卻常不被以明星視之一點也不為過。不過錯過明星賽,恬淡如他當然也是無關緊要,「在家裡有一張床等我回去睡覺,四天會是很棒的假期。」

雖然偶會進入MVP的討論之列,蘭登卻從來不是呼聲高的競爭者,他的態度依舊故我:「你不能將一個人視為MVP,因為場上有9個人。」

圖片來源:USA TODAY SPORTS
圖片來源:USA TODAY SPORTS

善用自己的影響力
坐在費城一家飯店的餐廳裡、身著一件條紋T恤,手肘輕靠椅背,右手還是不自覺輕撫額頭,無法掩飾整個人散發出來的尷尬與不自在。去年9月初,《華盛頓郵報》好不容易讓正在進行客場之旅的蘭登點頭答應一場難得的訪問。


雖然一坐下來、這位向來不喜與媒體打交道的國民三壘手還是開門見山表示自己「愛棒球、但不愛伴隨而來的一切(指採訪)」,而這次他之所以會受訪,主要原因還是,不是要談自己。
「有時候我會告訴他,如果不想談自己,就說說棒球學校吧!」國民青年棒球學校(Nationals Youth Baseball Academy)負責人歐特(Tal Alter)是促成這次採訪的關鍵,他告訴這位「低調」的大使,若站出來稍微露面、登高一呼,對學校的募款及曝光度絕對會有顯著的幫助。


棒球學校的目的在於藉由棒球來協助華府當地弱勢族群的孩子擁有更健全的成長環境,2015年成為自由球員的戴斯蒙(Ian Desmond)是第一任大使,離隊前他指定蘭登接任、在當時出乎不少人意料。
《郵報》記者謝寧(Dave Sheinin)開始問起蘭登在與這些學童互動的程中最大的收穫,若非死忠球迷、乍看根本不知道眼前這是位頂尖球星的平凡男子緩緩說道:「我並沒有特別想要從中獲得什麼,但透過與這些孩子相處的過程中、聆聽他們的故事,並了解我可以改變些什麼,可能就是最大的收穫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