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1
作者:Jeffrey Holt

108HBL/成功高中搶進複賽背後,「學術可並重」真的該是新聞嗎?

在以體優生為班底,並按照一般高中生作息的成功高中進入HBL甲級的十二強複賽後,不少人開始談論「學術可並重」的問題;但這真的該是個新聞嗎?本文從高中甲乙級,和前職籃球員林正達等人的看法切入,去探討現今與過去的學生運動環境,和在籃球場內外的一些問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十一月二十四日,成功高中和東泰高中兩支於108年HBL預賽前兩戰皆吞敗的球隊在台北體育館碰頭,爭搶最後一張通往高雄巨蛋的門票;兩支球隊在今年都從資格賽打起,東泰高中在經歷大幅陣容動盪後重新整軍,成功則是在滿場球迷加持下,期盼拿下隊史在預賽的第一勝。

 

三年前,成功同樣在台北體育館追尋自己在高中甲級預賽的第一勝,當時對戰新榮高中一役可能是成功最為接近目標的一刻。一路和新榮纏鬥至末節的成功,在高三前鋒紀豪開啟無雙模式連砍八分之下一度追至一分差,全成功主場的聲浪差點直接掀翻台北體育館的屋頂;無奈最終新榮仍略勝一籌,拿下勝利。

 

三年後的比賽又好像歷史重演,在比賽大半時間都打的有些掙扎的成功終於在第四節慢慢追上;和三年前不同的是。這次開無雙的不再只是一個人,而是成功的整個團隊,他們更沒有讓勝利再從手中溜走,並成功拿下等了三年的預賽首勝。

 

 

比賽結束當下,一路帶著成功成長的蔡君豪教練止不住臉上的笑意,襯著加油團瘋狂的聲浪,宣告著成功高中在HBL的歷史上寫下新的一頁;有人說,成功高中證明了學術可以並重,升學名校也可以會讀書,也會打球.....

 

但其實在台灣基層籃球的另一個角落,「會讀書,也會打球」並不是需要去「證明」的事。

 

高中乙級聯賽相較於甲級可說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儘管近年來,越來越多乙級學校開始招收運動績優生和開設體育班,但在總報名隊數多達兩百七十八隊的乙級聯賽,絕大多數還是由一般高中學生所組成的校隊。

 

而最知名者,當屬近幾年多次打入乙級全國賽,甚至曾在104學年度摘冠的彰化高中;而同樣也是縣市勁旅的桃園武陵高中和台北內湖高中等校,儘管沒有如彰中那樣耀眼的成績,但實力卻也不容小覷。

 

會用上述三所學校舉例,是因為他們都是在該地區排名前段的高中,武陵高中更是全國知名的升學名校。而在現今許多人心目中台灣第一學府—台灣大學的校隊中,隊長許致銓就來自彰化高中,前任隊長趙品鈞和大一後衛游柏仁則是來自武陵高中,大二後衛王奕中則來自內湖高中。

 

(圖:游柏仁來自武陵高中)

 

上述四人能進入到台大就已經是課堂表現的證明,而且無論在高中或者是大學,他們在球場上都有著不錯的表現,許致銓更是彰中在104學年度奪冠的重要功臣之一;更別提剛進入從台大醫科畢業後選擇進入SBL的劉人豪,今年在瓊斯杯入選中華白隊的台師大前鋒蘇士軒,和不久前才宣布回到台啤效力的成力煥,都是從一般高中走出的優秀球員。

 

但在高中乙級籃壇,即使有著這些人的親身證明,在乙級將近四千五百位的參賽球員中,仍有人受到「運動會影響課業」的觀念影響。

 

除了和刻板印象有關,這種現象其實也關乎個人選擇和個性,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生,確實不是每個人都有強大的自制和規劃時間的能力;也因此我們會看見學生以練球為由出外玩樂,又或者顧此失彼,在加入球隊後課業成績出現下滑。

 

但即使是先前提到的武陵高中,在去年仍有球隊主力遭到家裡反對參與校隊,必須瞞著家人才能出來比賽;某些學校的球員在因比賽而必須請假時,仍會遭到學校老師的阻攔和冷嘲熱諷;甚至許多高中,球員只會在高中的前兩年參與校隊,還沒能等到最成熟的時期,就先卸下球衣。

 

儘管如此,在高中乙級仍有不少球隊一直努力;可能大多數關注高中籃球的觀眾朋友比較少接觸到乙級相關的資訊,但各位不知道的是,乙級複賽裡吞下兩場敗仗便準備打包回家,其賽況之殘酷其實不亞於甲級。

 

像是常常在北市預賽徘徊的內湖,並不強制要求高三學長出席每次練球,但三年下來所累積的經驗和實力,讓有學長在陣的內湖成為北市全一般生球隊中實力最為穩定的一支隊伍之一;武陵高中和彰化高中則是早就建立起球員必須參與完整三年訓練的傳統,實力自然不在話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